《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陆鸣又回过头来把跳过去的那几个音频听了一遍,倒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听上去既像是一个管教对病犯的安抚,又像是父女之间的闲聊。
  蒋竹君偶尔也会含蓄地提到财神的赃款,可都被他敷衍过去,期间还夹杂着些许暧昧的话,那感觉有点不伦不类,光听他们的对话,根本无法搞清楚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说实话,这些谈话除了证明蒋竹君暗中觊觎财神的赃款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意义,也不清楚这婆娘为什么会煞费苦心录下来。
  难道她知道财神将不久于人世,所以录下来做个纪念?或者是想做为证据保存下来,在关键的时刻要挟财神说出赃款的下落?
  好在财神已经死了,蒋竹君也肯定以为自己心愿已了,所以这些录音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所以她就想扔进垃圾堆里,只是做梦也想不到会被自己翻了出来。
  不过,一切都没有太出乎自己的预料,蒋竹君从一开始就怀疑自己和财神鬼鬼祟祟,所以才会不惜“以身相许”的代价来接近自己,并最终“骗走”了银行账号和密码,也算是没有枉费心机。

  反倒是很多事情恐怕连财神自己都没有预见到,他最不希望卷进来的人最后却卷的最深,而他最担心的事情却一直都没有发生。
  真不清楚他用那把手机都跟哪些人有过联系,想来蒋竹君的母亲肯定是其中之一,陆老闷也应该算一个,剩下的肯定就是他那些昔日的朋友了,只是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传递了什么信息。
  徐晓帆给了廖木东两天的时间来考虑是不是同意和警方做交易,结果两天过去了,廖木东却没有一点反应。
  徐晓帆除了哀叹自己的一厢情愿之外,暂时还真拿他没一点办法,总不能把这么重要的罪犯冒险送到看守所关押吧。
  所以,她只能让看守廖木东的特警加大惩罚力度,让他每天晚上都在强光照射和各种风格的刺耳的音乐声中睡觉,试图彻底摧毁他的斗志。
  另一方面通过卢源联系上了省厅的两名审讯专家,据说他们都是心理学家,对罪犯的心理研究很有一套,曾经多次摧毁顽固罪犯的抵抗意志,最终让罪犯低头认罪。
  尽管不太相信,可徐晓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毕竟,时间拖不起,陆鸣被绑架的案子毫无头绪,没有一点线索,她比较偏向于这个案子和廖木东的同伙有关,所以,急迫地需要廖木东的供词。
  没想到就在准备第二天会审的时候,一名特警突然跑来向徐晓帆报告,说是廖木东同意和警方合作,不过,有个条件,必须亲自和徐晓帆谈。
  徐晓帆顿时喜出望外,心想,自己连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的条件都许诺过了,还有什么条件不能答应他的。
  如今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让他开口,他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也只好先答应他了,至于最终是不是能兑现,就看卢源的意思了。
  徐晓帆一路小跑来到地下室,站在关押廖木东的房间门口深深吸了几口气,又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生怕让廖木东看出她迫不及待的心情。
  特警在徐晓帆的默许下打开了门上的小窗口,喊道:“一号,起来!”
  廖木东马上就从床垫上爬起来走到门前,低头看看外面的徐晓帆,然后晃动着手里的一支烟说道:“能不能先给我加个‘餐’……”
  徐晓帆没有理会他的要求,装作不在意地问道:“你找我干什么?我可没你这么闲,有事快点说。”
  廖木东似乎看透了徐晓帆的心理,嘿嘿干笑道:“徐警官,你要想让我跟你合作,那从现在起就必须对我客气点……”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看,还是你把态度放端正点,不跟我合作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可别再考验我的耐心……”
  廖木东说道:“那好,咱们就来谈谈条件……我们能不能出去说……”
  徐晓帆断然拒绝道:“没必要,我必须先听听你开的条件,如果无理取闹的话,我转身就走,如果你有诚意的话,我们才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廖木东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除了你答应的条件之外,我只有一个简单要求,我想见见我老婆和女儿……”
  徐晓帆说道:“那要看什么时候见,在你没有交代罪行之前,不可能让你们见面,只有老老实实把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我可以考虑让你们一家见个面……”
  廖木东摇摇头说道:“那不行,你根本无法保证我交代完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必须先见我老婆和女儿……”
  “怎么?难道还担心你的同伙追到这里来杀你?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可是花了血本的……”徐晓帆训斥道。
  廖木东还是摇摇头,说道:“不管你花了什么血本,我还是信不过……我就是这个条件,答应不答应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不等徐晓帆表态,就转身走进里面,倒在了床垫上。
  徐晓帆气愤地骂了一声,然后朝身边的特警弯弯大拇指,示意他给廖木东点支烟,然后转身出了地下室。
  那名特警站在那里直到徐晓帆的背影和脚步声消失,这才走到铁门前,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说道:“一号,领导同意给你‘加餐’……”
  廖木东一听,马上从床垫上爬起来,拿着一支烟跑了过来,把烟叼在嘴上,然后伸到了小窗外面。
  那名特警慢慢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递了上去,喝道:“自己点!”
  廖木东连忙抓过打火机迫不及待地吧嗒一声就打着了火,在按下去的时候隐隐觉得大拇指上有点痛感,可他并没有在意,只顾着点着了嘴里的烟。
  特警收回打火机,然后迅速关上了小窗的门,转身离开了囚室,来到地下室的进口处和另一名特警站在一起,一边还笑道:“徐队今天心情不错,竟然给一号加餐了。”
  徐晓帆回到办公室,马上给卢源打了一个电话,兴奋地告诉他廖木东准备开口了,卢源指示,可以安排家属见面,但是必须是在警方的监督之下。
  刚放下电话,只见吴淼跟见了鬼似地闯进了办公室,说道:“徐队,有人要见你。”

  “谁啊?”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蒋竹君。”吴淼小声说道。
  徐晓帆一愣,吃惊道:“她?在哪儿?”
  吴淼说道:“在下面,我让人看着她呢。”

  徐晓帆二话没说就跟着吴淼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只见一个二十六七岁模样的女人正悠闲地坐在一把椅子上,身边站着两名穿便服的丨警丨察。
  徐晓帆早就看过蒋竹君的照片,不过,她还是问道:“你是蒋竹君?”
  蒋竹君微微一笑,说道:“徐队,你们不是在找我吗?我自己来了。”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徐晓帆盯着蒋竹君吃惊地问道。
  蒋竹君满不在乎地说道:“这很重要吗,我也曾经是丨警丨察,要想找到你并不难……”
  “这么说,你是来自首的?”徐晓帆在蒋竹君对面坐下来问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笑话,我是来问问,你找我究竟干什么?我可不想让你整天跑到我妈那里问东问西,怎么?你好像特别喜欢打探别人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