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18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天的天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那我先走了。”黄丽丽哦了一声,给我说了一下外面收拾好了,然后让我走的时候别忘记关窗,在我的催促下,她还有些不太放心的样子。
  我等到五点的时候,才捻灭最后一根烟头,转身出了补习社,打了一辆车径直赶往宣传部,谁知道半路的时候,哗哗哗的下起了大雨。
  “还真下雨了。”我苦笑一声,拿出手机给冯仑打了电话,确定了具体地点,才给司机师傅说了一下,等到了饭店的时候。
  冯仑在门口等着的。
  “我说徐组长下着雨,你怎么也不开车,这车才领回来,不会又坏了吧,你这车每坏一次,对你可都是大机会。”冯仑笑着开玩笑道。
  “你还嫌事情不够多。”我苦笑道,随口说了一句,车子接人开走了。
  我看了一眼在旁边一直站着的辉子,点了点头一笑。

  “走吧,今天叫了辉子一个人过来,其他人没叫。”冯仑对我点头一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并走进了饭店里。
  我们找了一个略微偏僻的包厢里,很安静,服务员完菜,主动把门关起来。
  “下这么大雨,还麻烦你们,我敬你们一杯。”我买开车,喝点酒,至于冯仑根本不在乎是不是酒驾,每次一说喝酒,都很配合。
  “行,今天也是下雨,回去也没事,不醉不归。”冯仑扬起酒杯,包厢里飘荡着醇香的五粮液,仰脖直接喝了。
  “徐哥,我敬你。”辉子虽然是道的人,身边小弟不少,也是一个老大级的人物,丝毫没有轻视我,很是恭敬会做人,他低头笑了笑,直接一饮而尽。
  “辉子不是外人,当年他得罪了人被人往死里整,是我出手救了他,当初也是看他重情重义,没想到这一晃是四五年过去了。”冯仑感叹道。

  “是啊,当初我在杭州得罪了一个地方势力,对方伙同一个丨警丨察局的副局长,把一起杀人的罪摁到我头,让我去顶罪,我几个兄弟为了帮我活命,被他们给直接乱枪打死,事后我才逃到了海,要不是冯哥帮我洗白,换了身份,估计我现在是死人一个。”辉子说起过去的事情,神色还有些沉闷。
  “辉子做的那些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放心,没有真的杀人,那些害他的人,我也找人通过正当途径处理了,他现在做的生意都是干净的。”冯仑低声道。
  “恩。”我点了点头,虽然同情辉子,不过如果真的涉黑很严重有杀人的话,还是不能入了我们这一伙,这是底线,冯仑心里明白,所以直接给我说了。
  “徐哥您放心,冯哥有交代,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我心底明白。”辉子点头保证道。

  “冯仑的人,我放心。”我笑了笑。
  辉子从旁边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到了桌子。
  “徐哥这是你要的资料。”
  “好,我看看。”我点了点头,那过来档案袋看了一眼面关于二院的一些资料,脸色当即黑了下来。

  事情想象的更加的复杂和丑陋。
  我望着那一页页的资料,面汇集了这几年来的二院的一些贪污受贿的证据,如果不是摆在面前了,我真的没办法相信,面写的都是真的。
  只是药品渠道商给予的好处,从到下但凡他们经手的都占据了差价的八成,也是说,患者看病花的钱,近乎是八成是给了这些贪污的间人,一成乃至半成才是药品本身的价格,另外则是正常医院运转的合法收入。
  最可恶的是,像医院学校这样的国家机构,在税收是减免乃至是近乎是不收的,这间的好处没有落到患者身,反而被这些医院的蛀虫给毫不客气的拿走了。
  这只是辉子找到的一些信息,还有一些骗取社保和农保的资金,或是伙同一些黄牛买卖挂号等等,不过这些都是每家医院都有的事,也是社会发展过程制度不完善的弊端。
  但是药品进货渠道的贪腐,数目之大,却是触目惊心,明显已经触犯了刑法。
  “是不是感到很震惊。”冯仑笑着道。
  “没想到救死扶伤的机构,外表看去如此庄严肃穆的医院,背地里竟然如此蝇营狗苟。”我摇了摇头苦笑道。
  “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在宣传口这么多年,播的没播的多不胜数,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是我们国家的问题,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情况,站在国家的角度,我们只能做到相对的平等,在这一点,虽然有很多抱怨,不过我不得不说,我们国家在这一块做到已经非常好了。”冯仑认真道。

  我叹息了一声,与其祈求人人平等,不如自己做的更优秀。
  “不过医院和教育这一块,是国家最基础的机构,国家也开始立法进行约束,相信这样的事情只是个例,你也不要太失望。”冯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那档案里的资料,眼眸内露出一抹冷光,这些家伙也明显做得太过分了。
  正常的收一些红包之类的,游/走在灰色地带,这个事情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这些家伙可是明目张胆的狮子大张口,吃相有些难看,如果没人管还好,可惜,这次踢到了铁板了。
  “其他的我也管不到,不过即然让我撞到了,那这个事情于公于私,顺手一起给办了。”我沉声道。
  “你想怎么办?是直接从二院的郑院长出手,还是只抓那个秦主任。”冯仑询问道。
  “如果只是秦主任,原本打算直接约他出来,拿这些证据逼他交代一些事情,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二院已经坏到了根子了,那放手去做吧,即然郑院长是卫生部的人,那联系陈组长,走正常程序把资料交去,先双规了,我倒是想看看,接下来是哪些牛鬼蛇神会一下子跳出来。”我冷哼了一声道。
  “才搞过教育,又折腾这么大,会不会不太好。”冯仑干笑一声。
  “别人搞我的时候,可没有嫌事多。”我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淡淡道。
  “好。”冯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这些证据你交给陈组长,你这边不用出手了,还是消停一些好,海可是明城市。”我说道。
  如果对方不强行捂盖子,那自己也不愿意闹的满城风雨,当然真的强行阻挠的话,那互联的手段,看似有些撒泼卖混,可人民的呼声,有时候确实也非常管用。
  “我知道了。”冯仑点了点头。
  我皱了皱眉,希望老婆没有牵涉太深吧,不过她一个小护士,哪怕有所牵涉,应该也是被迫的,大不了到时候把赃款吐出来,民事责任有,刑事责任倒也摊不。
  不过看刚刚的那些数据,这个秦主任负责医药渠道这一块,又联系高大鹏帮助郑院长当一把手,估计间会有不少内幕交易。
  还好,高大鹏和赵丽莎已经离婚,哪怕烧到对方身,赵丽莎那边也没什么影响。
  不过我还是给赵丽莎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没事,你放手去做,早点解决你的事。”赵丽莎好似知道我的用意,直接回了一个信息,让我放手去做。
  我定了定神,没再回信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