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都过去了,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了。”
  哪知袁小姶却说道:“江帆,我主动提出离婚,并不代表着我已经认输,尽管你为了摆脱我费尽心机,如今又逃到了内蒙,我完全可以继续耗着你不离,但是我不想这样做了,我累了,我在里面明白了许多,除去跟你打消耗战,人生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丝毫不感到以前对你所做的一切有什么不对,更不会后悔,但有一样我明白了,到了该给你自由的时候了。这是你上次给我交的费用,现在还给你,好了,我们两清了,从此以后,不相往来,形同陌路。”

  袁小姶说着,把一个纸袋递到了江帆手里,转身就要走。
  江帆说道:“这个,还是留给你用吧,我现在花不着钱。”
  袁小姶慢慢转过身,看着江帆说道:“江帆,知道我最憎恨你什么吗?就是你总是迁就我,纵容我,让我一错再错,临了临了还想让我背着对你感激或者是悔恨离开吗?你真的是让我恨得咬牙切齿。”
  江帆的嘴角露出一丝笑,他把这个纸袋收在自己的手里。
  袁小姶又说道:“我们不需要握手了,也不需要说再见保重之类的虚伪话了,因为你我都清楚,我们遇到彼此,都不是一件值得珍藏和记忆的事,所以,希望我们尽快忘掉彼此。”说完,袁小姶高傲地一扬头,迈开大步走了,高跟鞋踩在花岗岩的地板上,发出坚硬的声音,逐渐远去…..
  后来,袁小姶带着父母,去新加坡休假去了,在她度假期间,尤增全的星光集团因为透漏国家税款,被有关部门追查,损失惨重。外界就有人传言说是袁小姶举报的他,但是又有人说,如果袁小姶举报他的话,尤增全能进监狱,同时还会进去许多贪官。所以尤增全自己也不完全相信就是袁小姶举报的他还是别的什么人举报的他,始终是个迷。
  望着袁小姶远去的背影,江帆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抬头望了望北京的天空,学着彭长宜的样子,甩了甩头,在法院附近找到了一家银行,把袁小姶归还他的钱款,用电汇的形式寄还给了远在西北城市的父母,又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和袁小姶离婚了,并且已经拿到了法院的判决书。

  电话开始是爸爸接的,爸爸讲完后又给了妈妈,妈妈接过电话后沉默了半天,才哽咽着说:“帆儿啊,你不小了,该想想自己的事了……”
  江帆也有些百感交集,这几年,他的婚姻,也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尽管他们平时很少说起,但江帆知道,父母时刻在为他操心着,想到这里,他说道:“妈妈,对不起,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妈妈声音颤抖着说道:“帆儿,我们除去心疼你之外,什么都为你做不了,如果那钱已经汇出就算了,如果还没汇出,你就留着用吧,尽管给我们讨个媳妇回来。”
  江帆说道:“妈妈,我用不着钱,再说已经汇出了,我以后有困难再跟你们要,谢谢妈妈,我现在还有事要办,等我五一放假回家再跟您详细说吧。问爸爸好。”说着,就挂了电话。
  从银行出来,走在北京熟悉的街头,这个从他上学时就已经熟悉的城市,似乎眼下已经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了,这时,他经过一个熟悉的胡同,忽然想起,里面应该有着自己熟悉的茶楼,他想起那年的一个雨天,他和丁一本想在这里喝茶,但是因为丁一的衣服淋透了,贴在身上,里面的衣服暴露无遗,她羞于见人,茶没有喝成,便钻进车里离开了。
  想到这里,江帆拎着自己随身带着的那个硬壳包,走进了这家茶楼,他要了一壶茶水,静静地喝了几口,随后,一个念头快速在脑海里形成,他掏出电话,打给驻京办主任,让驻京办给他送过一辆车来。当驻京办主任知道江帆来北京了,就赶忙答应马上来送车。

  半个小时后,驻京办主任亲自坐着车,来到了江帆所在的茶楼,这个主任是个典型的蒙古汉子,但是标准话却说得相当流利,多年的驻京生活,早就让他养成了左右逢源、见机行事的本事,他早就听说江帆和自治区丨党丨委副书记袁其仆的关系不一般,自然对这个支边干部高看一眼,说不定江帆哪天回到北京任职,这样,驻京办无形中就又多了一条人脉资源。
  江帆和他见过两次面,有些印象,他们寒暄了几句后,主任表示回去就给江帆安排食宿,并请示江帆在京期间都安排什么活动,以便他们做好服务。
  江帆笑了,说道:“我是回来处理私事的,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到时会找你的。”
  主任一听,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本来北京就是江帆的大本营,除去需要驻京办安排车辆和住宿外,还真帮不上江帆什么。所以,这名主任没过多耽误江帆的时间,而是寒暄几句后就离开了。
  日期:2017-05-2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