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到内蒙没有多长时间,江帆回过一次北京,是为了妻子袁小姶回去的。当时袁小姶的哥哥袁小民给江帆打电话,说是妹妹吸丨毒丨,被警方收容了,要家属出面,毕竟他们目前还没有离婚,江帆还是袁小姶的法定丈夫,所以才向江帆求救。
  江帆当即决定会北京,当他坐晚班飞机赶到北京一家强制戒毒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袁小姶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地出来见江帆,江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妻子。袁小姶呆呆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他们俩足足对视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最后还是江帆先开口说的话,他说:“我来了,你放心吧,好好配合治疗,我相信你会从这里焕然一新走出去的。”
  袁小姶没有说话,仍在呆呆地看着他。

  江帆以为她会冲自己撒泼、大骂,但是没有,许久,许久,泪水,从袁小姶呆滞的双眼中流出……她转过身走了,一句话都没有和江帆说。
  江帆不知道袁小姶到底怎么走上的这条路?他找到医生和警官,了解到,袁小姶是在一个俱乐部被集体抓获的。抓获她的时候,她只是说出了自己是星光集团的职工,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单位。后来,警方找到星光集团董事长尤增全,尤增全说他们单位没有这么一名员工,拒绝前去探望和辨认,但是警方却在星光集团管理层的专栏里发现了袁小姶的照片,后来尤增全只承认她是兼职顾问,并告诉了警方袁小姶的真实单位。当警方找到袁小姶单位的时候,单位领导只得找到袁小姶的父亲,告诉了袁小姶的情况,袁父听说后,当时就病倒了。无奈,哥哥袁小民才给远在内蒙古的江帆打了电话。

  据负责袁小姶的女警官介绍,袁小姶进来后只提出要见一个人,那就是星光集团董事长尤增全,但是此人拒绝前来探望,为此,袁小姶有一段情绪很不稳定,不配合治疗。后来,当警官告诉她,你的丈夫江帆就要来了的时候,袁小姶出奇地安静了下来,她一句话也不说,就静静地等着。
  江帆跟父母筹借了一笔钱,给袁小姶交上了强制戒毒期间所需的昂贵费用。等江帆办理完一切手续后,头离开戒毒所的时候,又见了袁小姶一面,这次,袁小姶精心梳理了一番,精神状态也比第一次见到江帆的时候好了许多。但是她的话依然很少,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等我出去后,就把钱还你。”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不需要,你只要安心治疗,好好配合,我相信袁小姶还是那个风光无限的袁小姶。”
  袁小姶看着丈夫江帆,她从他的眼睛和脸上,看不出嘲笑她的意思,就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也许,她认为自己已经对江帆说了许多,也做了许多,现在反而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望着这个自己曾经钟爱现在仍然在爱着的男人、这个当年大学校园里的诗歌王子、这个被自己折磨的千疮百孔的丈夫,她再次留下了眼泪,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那次回京,江帆哪儿都没去,办完戒毒所的事后他就赶回了内蒙。尽管亢州近在咫尺,尽管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就在不远处,但是,看到后又能怎样?
  那次从北京回来后不久,江帆收到了从北京强制戒毒所发来的一份快件,是袁小姶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
  望着这张自己曾经耗费了好几年的精力,付出巨大代价的离婚协议书,江帆没有一点的惊喜。他明白袁小姶的意思,他当即给戒毒所警官打了电话,负责袁小姶的那名女警官说,江帆走后,袁小姶表现的很积极,也非常配合治疗,尽管有的治疗很痛苦,但是她的表现非常好,女警官说,袁小姶只说自己对不起丈夫,别的什么都不肯说,才写了这么一张离婚协议书,尽管离婚是你们夫妻双方的事,但是为了有利于袁小姶顺利戒毒,还是建议暂时不离婚的好。

  江帆坚决表示,他目前不会跟她离婚的,之所以给警官打电话,也是想让警官把这个意思转达给袁小姶。警官建议,这个意思由江帆亲口说出效果会好上百倍。
  江帆挂断警官的电话后,想了想,拨通了戒毒所的电话,电话就转到了袁小姶那里,当话筒里传出袁小姶的声音后,江帆一度沉默了。这么多年以来,袁小姶给自己打电话,从来都是大呼小叫,从来都没有这么平静地“喂”过,难道,人,非要经受到精神的重创才能平静地面对一切吗?
  当袁小姶又重复了一句“喂”后,江帆才说话。
  “是我,江帆,你还好吧?”
  袁小姶愣了会说道:“我寄的东西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事,你暂时好好接受治疗,其它的都不要想。”
  袁小姶半天才说道:“江帆,好几年了,这张纸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吗?”
  江帆说:“是的,的确是我一直都想要的,但现在不是时候,等你出来后再说吧。”
  袁小姶说:“我现在只需要治疗,不需要同情。”

  江帆说:“不急,反正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了,再等等无妨。”
  这句话,让袁小姶百感交集,她流出了眼泪,哽咽着说了声:“江帆,对不起……”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帆也是百感交集,是啊,这么多年了,他的人生经历了太多太多,他做成了许多事,但是只有离婚这一件始终做不成,就是等不到这纸协议书。但今天却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等来了。
  那几日,江帆翻来覆去的睡不好觉,时常半夜起来,袁小姶同意离婚,对他来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有一点他清楚,那就是为了不刺激袁小姶,他暂时不能离婚,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不对。一想到遥远的丁一,想到她无怨无悔地爱着自己,他就有如刀割般的难受,小鹿,为他受了太多的委屈,遭受了太多的磨难,他不敢想象他走后她的日子,不敢想,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心如刀割。

  边塞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只是这两三天江帆的心情莫名其妙地烦躁不安,他的失眠症又犯了,为了强制矫正自己的失眠,江帆白天拼命地工作,不让自己有片刻的清闲,不是调研就是深入牧区,为的就是劳其筋骨,以便夜间能睡个好觉。
  这两天夜里,他几乎没怎么合眼,刚一睡着,总是被莫名其妙地噩梦惊醒,前天夜里,他梦见丁一在游泳,是在万马河里游泳,丁一游累了,便采用仰泳的姿势,躺在水面上闭着眼休息,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游过来一条长长的水蛇,缠住了丁一的脖子,丁一拼命挣扎,被蛇咬住了颈部,鲜血喷涌出来,等他反应过来后,丁一已经沉入了水里,水面上呈现出一片血红色的河水,他大叫一声后就惊醒了。昨天夜里,他仍然梦到了丁一,还是梦见游泳,似乎仍是万马河,游着游着丁一叫了他一声就不见了,他拼命潜入水底,去救丁一,但是,水太深了,水里漆黑一片,他憋气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不得不被迫张嘴呼吸,但是随之而来的水顷刻就把他的肺呛满,他被生生憋醒,出了一身的冷汗,醒来后依又是一夜无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