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的时候,生活中总会有这样的玩笑出现,你期待什么,什么就会离你越远;你执着谁,就会被谁伤害得最深。那个要“拥着自己走向未来”的人,那个口口声声要自己当他小妻子的人,此时在哪里?那天,她被贾东方用刀子抵住喉咙的时候,他在哪里?她夜夜哭醒,茫然无措的时候,他在哪里?这一切,他是否能在千里之外感知得到?曾经,他们是那么的心心相印,如胶似漆,为什么说走,就一句话都不肯说就走了,难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残酷地狠心的抛下自己,只身支边去了?这一切的一切,她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既然他这么无情,自己也不妨忘记他,就像那天夺冠时跟爸爸说的话:放下对过去的眷恋……

  昨天晚上,科长唱的歌曲,又让她心潮澎湃,勾起她无尽的回忆,“朋友别哭”,也许是科长最想跟自己说的话了,是啊,她以后不要再流泪了,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她这样憔悴下去,最担心的莫过于爸爸,她时刻感到爸爸对她的担心,甚至有时候,爸爸想尽一切办法在讨好她,为的是让她快乐起来,振作起来,她有些于心不忍,本来自己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惹是生非喜欢添乱的孩子,何苦要让年迈的父亲为自己担心?

  下周,自己就要到阆诸电视台上班了,等待她的将会什么?她无法预知,阆诸电视台,是地级市单位,那里,肯定会是人才济济,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半路出家的电视人,能否适应更激烈的职场竞争?这些,她都不知道。她的确没有时间也没有理由停留在对过去的回忆中。
  所有的道理她都明白,但是,当车厢内传来一首歌曲的时候,她的眼泪还是无声地流下了……
  “爱一旦结冰一切都好平静,泪水它一旦流尽只剩决心,放逐自己在黑夜的边境,任由黎明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想你的心化成灰烬……”
  歌声,低回婉转、如泣如诉,又如讲述者的娓娓道来……她没有听过这首歌,但是刚听了开头,就跟她此时的心境产生了强烈共鸣。
  “真的有点累了,没什么力气,有太多太多的回忆哽住呼吸,爱你的心我无处投递,如果可以飞檐走壁找到你,爱的委屈不必澄清,只要你将我抱紧。如果云知道,想你的夜慢慢熬,每个思念过一秒,每次呼喊过一秒,只觉得生命不停燃烧,如果云知道,逃不开纠缠的牢,每当心痛过一秒,每回哭醒过一秒,只剩下心在乞讨你不会知道……”
  这首歌,简直就是为自己写的,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和自己的心境是那样的一拍即合。是的,记得自己前两天回来的时候,刚见到亢州的时候,也是泪流满面的,那个时候,她就想,如果此刻见到他,什么也不说,只要还爱就行。是的,是的,简直就是自己的写照。
  本来,刚刚发过誓,不再流泪,不再伤心,此时,万千中心绪又被这动容的歌声带动起来,激荡起来,眼泪,和着一种哀婉、悲情的气息,默默无声地流下……
  哭吧,尽情地哭吧,再哭最后一次,永远,永远都不再哭了……

  就在丁一在车上听着那首悲情歌曲黯然神伤的时候,她可能不知道,此时,远在千里之外仍然苦苦爱着她的江帆,已经强烈地感知到了。
  最近这两天,他是那么的莫名其妙,心情烦躁不安,但是,他绝对想不到的是,他的小鹿,正游走在鬼门关,几乎丧命。
  江帆前两天刚从自治区委汇报工作回来,原来,原中央党校副校长袁其仆,到这个边远的自治区来任职,担任自治区委副书记,他上任后,第一站视察的就是江帆所在的最偏僻的盟,袁其仆也是在车上听秘书介绍的时候,才知道这里有个支边干部身份的盟委副书记,名叫江帆,他当时就跟在党校学习时,那个写了两篇县域经济论文的江帆联在一起。因为,江帆报名去支边的时候,给袁副校长打过电话,他当时的支边理由就是想锻炼自己,当时袁其仆听完后大加赞赏,并积极鼓励他要好好向少数民族干部们学习等等。等袁其仆到内蒙古自治区任职后,在接下来熟悉基层考察工作的路线安排中,是由远及近的,第一站就是这里。当袁其仆到达考察目的地刚一下车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站在盟委书记身后的江帆,尽管蒙古高原的太阳,把他的脸晒成了古铜色,但是江帆独有的风度和气质丝毫没变。

  当江帆和袁副书记的手握在一起时候,两人彼此都心照不宣,没有特别的寒暄,但是袁其仆却出乎意料地使劲地捶了一下江帆的肩膀,只说了一声:“江帆,好样的!”周围的人就都明白这个新来的自治区委副书记和支边干部江帆的关系不一般了。果然,十多天过后,自治区委办公室来电话,要支边干部江帆到区委去汇报工作。
  江帆带上秘书巴根,一早出发,开着吉普车,行驶了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赶到了自治区委招待所。刚到招待所登记好房间,袁其仆从北京带来的秘书就来到了招待所,告诉江帆,说袁副书记指示,先让江帆好好洗个澡,然后到餐厅就餐,特地为他安排了北京风味的午餐,并且袁副书记特别指示,江帆中午不许喝酒,让他吃完饭后,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晚上袁副书记来跟他共进晚餐,那个时候再让他喝酒,还要好好聊聊。

  江帆笑了,他知道袁其仆喜欢跟他探讨一些基层的问题,他在党校的时候,他们经常彻夜长谈,从基层干部人员的构成,到干部队伍的建设,甚至探讨执政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甚至有的时候,在政策的制定中甚至是不完善的,基层干部们在实际工作中又是怎样执行这些不完善的政策的,等等。袁其仆感觉江帆是基层中最出类拔萃的干部,他有文化,有高知学历,有思想,喜欢研究问题,尤其喜欢研究基层的问题,是不可多得的优秀干部,所以,江帆的基层理论和实践经验,给了袁其仆许多灵感,使这位始终处在参与制定一些政策的高级干部,有了更多的理论依据和基层实践依据,也促成了他被中央放下去任职的诸多理由之一。

  江帆痛痛快快地洗了澡,吃饱喝足之后,秘书巴根给他倒了一杯水后,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江帆换上自己带的睡袍,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当地的电视节目,又看了一会自己带来的书,这才有了倦意,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睡梦里,他梦到了他的小鹿,这是来到内蒙以来,经常在睡梦中出现的影像,那纯净的清澈如水的双眸,那干净的脸庞,那羞涩甜美的笑靥、那一头彭松柔顺的短发……几乎无一不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伴随他度过了边塞孤寂、漫长的深晚。
  当初,他没有跟任何人告别,更没有跟丁一说上一句话,见上一次面,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支边,这对于深爱着丁一的江帆来说,也是极其残忍的折磨,所以,在离开的当天,《锦安日报》登出了那首凝聚着他对亢州、对丁一全部感情的叙事诗,也表达出了他许多未竟的心愿。还有就像丁一感到的那样,他也隐约地向丁一表达出了自己的某种希望和期待。
  他之所以隐约地表达自己对丁一的希望和期待,是因为自己答应了丁乃翔的要求,不能出尔反尔,但是,那种强烈的爱,早已经渗入到了骨髓,融入到了血液里了,他不忍放弃,他相信他能够和丁一牵手,只是时间的问题,因为,只有时间,才能让他处理好自己的事。但是,除去丁一,没人肯给他这个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