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羿楠说道:“咱们走吧,去看看那位尊敬的官匪先生。”
  吴冠奇看了看表,说道:“让他睡吧,他也就是刚睡了两个小时还不到。唉——为了让他睡觉,害得我跟女朋友在山里瞎转悠。”
  “谁是你女朋友?”羿楠反问道。
  吴冠奇故意吃惊地说道:“这个问题还用问我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呀?”
  羿楠急赤白脸地说道:“咱们把话说明白,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答应你。”
  “哈哈,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肯见我,啃让我吻你就行了,至于你答不答应,那是早晚的事情,我决定,从明天开始给你送花,向全世界的男人宣布,这丫头是我吴冠奇的了,太公在此,诸神退位!”吴冠奇看着羿楠,很有信心地说道。
  羿楠瞪着他说:“这么俗气的事你也做得出来,而且这么大的一个人?彭书记一句话,这活是不是经常练?而且早就驾轻就熟,而且常常是效果明显,立竿见影。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我送花,我就永远都不理你!”
  吴冠奇一听,赶忙举起双手投降,随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他从羿楠的这几句话中,已经听出了希望,看到了曙光,就真诚地说道:“羿楠,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的过去很在意?”

  羿楠挣开他的怀抱,不屑地说道:“笑话,我为什么要在意你的过去?”
  吴冠奇看出来了,她很在意,总是一句半句地用话刺激他,就说道:“来,到我怀里来,我把我的过去告诉你……”
  “别,我对任何人的过去都不感兴趣,尤其是一个单身男性奸商的糜烂过去。”羿楠说道。
  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我怎么听出这话里有一股酸味呀?”

  “是不是有钱的人就该自我感觉良好?”羿楠对吴冠奇嗤之以鼻。
  “哈哈。”吴冠奇笑得更开心了,笑过之后,他走到羿楠面前,双手揽住她的腰,说道:“羿楠,我的确经历过许多女人,因为我是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但是我发誓,自从喜欢上你以后,没在染指任何一个女人,你可以去调查。”
  “笑话,我为什么要去调查你?”
  “因为你是我的太太,将来的。”吴冠奇笃定地看着羿楠,又想去吻她,羿楠轻轻地躲过了。
  此时,红日,已经跃上山巅,红色的霞光弥漫在天空,崇山峻岭便有了一种特有的暖色调,羿楠从吴冠奇的怀抱里转过身,背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看着眼前的景色,眼睛竟然湿润了……
  再说彭长宜,他醒来后,已经到了上班时间,他匆匆地进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后,从衣架上摘下外套,急忙出门。今天上午还有干部大会,他可是不能迟到。他顾不上吃早点,直接就来到了办公室,此时,离八点半的会议还差五分钟。
  他和康斌、赵建业等简单交流了一下便走上会场,会议刚开始,副书记赵建业正在传达县委有关文件,他兜里的手机就传来了震动的声音,他悄悄掏出来,低头看了一眼,是小许,他给旁边的康斌写了一个字条,告诉康斌他出去接个电话,然后便起身离座,走出会场,来到旁边的一间临时休息室,他回拨了小许的电话,小许立刻说:
  “彭哥,小丁不见了?”

  彭长宜心一紧,急忙问道:“哪儿去了?”
  “我也不知道,本来我过来想跟她告别后再去上班的,服务员告诉我她一大早就走了。我还以为是你送她回去了?”
  彭长宜听了这话就有些来气,心说,我知道你小许对市长的感情,但是也不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我呀?想到这里,就没好气地说:“昨天晚上我就说了,我今天上午三源有会,我怎么去送她?”
  小许歉意地说道:“是,我想起这茬了,对不起。”
  彭长宜总归不会跟小许计较这些的,毕竟都是不错的朋友,况且小许护主也是没有错的,他又问道:“是不是雯雯他们送她走了?”
  小许说道:“服务员说没有,他们王总刚送雯雯上班回来,在楼上呢。”
  “那你马上上楼问清王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等你电话,快点,我还开着会呢。”
  小许干脆地说道:“好,我马上去。”
  扣上电话后,彭长宜的心就有些乱,想起昨天的沈芳搅局,自己也没再进一步做丁一的工作,也有些知难而退了,江帆的确给他留了一个大难题,如果换成自己,也会拒绝的,何况是丁一。
  不过想想也不能完全怪沈芳搅局,丁一已经把话都说绝了,就是自己再怎么劝说,她也不会接受江帆的馈赠的。这一点,他早就看出来了。唉,市长啊市长,你真是成心难为兄弟了,把这么难做的工作交给我,我恐怕真的有负您的期望了,长宜能做的的,只有替您临时保管这个房子和租金了,等见面的那一天,一并交给您,别无它计了……
  这时,手里的电话传来了震动,彭长宜看都没看就接通了,是王圆。王圆说:“彭叔儿,小丁一大早就走了,我们本来是赶过来跟她吃早餐,然后再送她回去的,可是到了房间后,她已经走了,只给我们留下一张字条。”
  “字条?”彭长宜皱着眉问道。
  “是的,这张字条就在我的手里,我念给您听吗?”
  “念!”彭长宜果断地说道。
  王圆在电话里念道:“我亲爱的朋友们,我走了,这次回来,我带给你们的除去麻烦还是麻烦,对不起,我一直在索取着你们的关爱,却无力偿还,你们都有各自的工作,所以就不麻烦大家了,坐公车回去很方便的,谢谢大家,我会把你们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当王圆刚念“我亲爱的朋友们”的时候,手里拿着电话的彭长宜就背过脸去,心里就有了一种揪心般的疼痛,想想昨天沈芳在电话里大呼小叫,一定是让丁一听到了,而自己返回后,也没有再去敲她的门,更没有跟她解释什么,多愁善感的丁一,肯定会自责的,所以,她才选择悄悄离去,带着她的市长酒,离开了她生活工作了几年的亢州,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
  “我带给你们的除去麻烦还是麻烦,这话,显然是说给他的。他举着电话的手,慢慢地放下,王圆都说了什么,他听不太清了,默默地合上了电话,仰起头,闭上了眼,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小丁,一路平安,科长祝福你……
  紧闭着眼睛,慢慢就湿润了……
  此刻,在亢州通往阆诸的高速路的巴士车上,丁一正坐在后排的座位上,眼望着窗外,腿上,放着她用过的采访本,上面有自己抄写的《越人歌》,在《越人歌》的后面,是江帆写下的一句话:让我拥着你走向未来。
  记得,当初还是雅娟发现她笔记本上的这句话,当时雅娟追问她是谁写的,其实,第一眼她就知道是江帆的笔迹,刚劲,有力,但是她跟雅娟说不知道是谁写的,后来,这个采访本她没有再拿出来,而是锁进文件柜里,昨天晚上回单位,她把两个用过的采访本拿了回来,其中,就有江帆在上面写过字的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