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姿势使他们两人脸对脸嘴对嘴了,羿楠的脸通红,她刚想扭头,不想就被吴冠奇逮住了唇,又被他吮吸住了。半天,吴冠奇才不舍地放下了羿楠,胸腔激动地狂跳着,喘着粗气,说道:“宝贝,谢谢。”说完,再次低头,盖住她被自己吻得有些红肿晶亮的唇上,随后探入她的口中,和她再次纠缠在一起……
  出于本能,羿楠开始生涩地回应着他,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的,尽管她在心里无数次地幻想和自己钟意的白马王子亲吻,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和自己讨厌的奸商吻在一起,但是,这个奸商的确是太老练了,他太会吻女人了,自己居然被他陶醉了,只是,不知道他吻别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深情和缠绵,想到这里,羿楠用力挣开他的唇,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话:“你的吻技太高超了,以至于险些让我陶醉,你也是这么吻别的女人的吗?”

  羿楠到底是羿楠,不会轻易就范的。
  吴冠奇听了她这话,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双手一松,刚想说话,失去重心的羿楠就惊叫了一声,再次险些栽倒,吴冠奇赶紧又把她抱进怀里,伤心地说道:“这么投入,这么心甘情愿、这么激荡我心的吻,还是第一次,信不信由你,你该感觉得到。”
  羿楠的脸全红了,她嘴硬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比较,所以感觉不到。”
  从羿楠生涩的反应中,阅人无数的吴冠奇已经知道了羿楠对接吻的陌生或者是不熟练,这就说明,羿楠的确还是一块璞玉,一块没有被雕琢的璞玉,面对异性,面对自己喜爱的异性,男人那种特有的征服欲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他说道:“那好,你再比较一次。”说完,不由分说,又霸道地吻上了她。

  羿楠试图躲过他,但是没有成功,她再次被吴冠奇深深地吸住了舌头,逃不开了,直到吴冠奇把她的舌吸疼,她发出一声呻吟,他才松开了。
  “这次有感觉吗?”
  “吴冠奇,你混蛋!为什么欺负我!”
  “我爱你!爱,你懂吗?”吴冠奇红着眼睛,皱着眉头,痛苦地看着她。

  “当然懂!因为我爱过。”
  “哦?你爱过?”吴冠奇看着她。
  “当然爱过,但不是你这样的。”羿楠嘴硬地说道。
  吴冠奇渐渐地平静下来,说道:“你爱过谁?”
  羿楠脸红了,说道:“干嘛告诉你!”
  “那你告诉我,有人像我这样吻你吗?”
  羿楠的脸更红了,她摇摇头,说道:“如果有人像你这样吻了我,今天就轮不到你了。”
  “哈哈。”吴冠奇突然开心地笑了,这个倔丫头,总是能调动起自己收服她的野心,他捧着她的脸,说道:“傻丫头,你搅得我寝食不安,我恨死你了,恨不得把生吞活食,你没有爱过,否则你就不会对我的感情无动于衷了,我已经做好了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交给你的三源的准备了,缴枪不杀,请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吗?”说完,又把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生怕一松手她就逃掉。
  被吴冠奇抱住的时候,羿楠有了那么一刻的恍惚,说真的,还从来都没有哪个异性这样抱过自己,吻过自己。眼前这个男人,除去感情生活太过随便外,还真是没什么可指摘的,尽管她口口声声叫他奸商,不奸的商人恐怕这个世上找不到,他们就是靠着自己过人的聪明才智,才赚得丰厚的利润,才能像彭长宜说的那样,真正地造福一方,造福社会。
  但是,她不忍心说出夜玫这个名字来打击他,就直接说道:“可你是奸商,我们不是一个道上跑的车。”
  “哈哈。”吴冠奇笑了,松开她,拉起她的手,说道:“你知道吗?最早奸商的含义不是这个意思,不是奸诈的奸,而是冒尖的尖。这里有个传说,中国的财神爷赵公明是卖米的,当时卖米是用斗量的,他的店从来都是给足量,让米高高地堆起来形成一个尖、他临终前,交代他的子孙,卖米要给足量,无尖不成商。后来被人们演变成‘无奸不成商’了,你和彭长宜跟我叫奸商,实在是冤枉我,首先,我不是‘商’,好歹也应该算个企业家吧,企业家是有一定责任在里面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羿楠甩了一下长发问道。
  吴冠奇说:“当然有区别了。简单来说,商人追逐的是短期利益,看重的是个人的得失、个人的富有;而企业家注重的是长远效果,关注的是更高层面上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具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
  “但是,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商人和企业家共同的目标。”羿楠说道。
  “你说得没错,企业家是理想主义者,他的目的不止是建立一个成功的企业,不止是为了得到某种利益,他是为了实现自己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梦想,这个梦想不仅仅是拥有一个成功的企业,更通过企业的发展为社会谋福利,从而给他带来内心的宽慰和价值的实现,他甚至会为之奉献自己的生命。商人,是既得利益者,他的目的始终停留在利益的泥潭,他的思想始终得不到升华。这样说吧,商人和企业家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他们的思想境界不一样。也许商人有一天可以变成企业家,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世界商人很多,但企业家很少。”

  羿楠扬了一下头问道:“这么说来,你是商人还是企业家?”
  吴冠奇自豪地说:“显而易见,有我这样的商人吗?有我这样的奸商吗?”
  羿楠不屑地说道:“油头滑脑,一看就是奸商。”
  “你呀,受彭长宜的毒害太深了,他说我是奸商,你就认为我是奸商,其实我完全可以给他起个代名词。”
  羿楠听吴冠奇这样说,脸就有些红,说道:“我干嘛听他的?什么代名词?”

  吴冠奇看着她,说道:“你说呢?”
  “贪官?”
  “NO,我告诉你,谁都有可能成为贪官,但是彭长宜是不了,因为,这个家伙是有政治野心的,有政治野心的人,怎么会在利益和女色面前跌跟头呢?”
  羿楠有些不自然了,但是吴冠奇不像是有意冲她说的,就说道:“所以,他也会是个人情淡薄的人,跟奸商一样。”

  “NO,如果彭长宜人情淡薄,或者他是个职业官僚,我不会跟他走很近,更不会交心,看来,你还是不能了解你们县委书记啊?我接触的大大小小的官员,没有一个能像彭长宜那样有人性、重情义的。”
  羿楠说:“那他是什么?”
  吴冠奇笑了,神秘地说道:“我想了一个词,可能不准确,你别告诉他,有的时候我观察他的行为做派,言谈举止,就像一个土匪,尤其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更像土匪。应该说是官匪,对,就是官匪。呵呵,千万别告诉他,不然他要是跟我耍起匪气来,我可是惹不起他。”
  “官匪?我一定要告诉彭书记,就说你给他起的绰号,叫官匪,呵呵。”羿楠笑了,想想彭长宜有的时候的确是这样,说话办事,亦正亦邪,亦官亦匪,比如跟牛书记故意拼酒,跟海后基地政委耍懒,跟邬友福、葛兆国的斗智斗勇,但是,彭长宜的匪气,也是在正气的前提下发挥的,也许,基层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吃得开吧。
  这时,天已经亮了,满山的鸟儿一下子出来集合,开始了每日一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