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1438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话一出,柳家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们都知道柳致已经死了,在他们看来死人是无法复活的。
  相反赵小宁几人的表情很平静了,他们都不是普通人,都知道蛊术的神。柳致之所以死亡,无非是灵魂被蛊虫给吞噬了,若是让那只蛊虫把吞噬的灵魂还给柳致,想要让他复活并非难事。
  “柳老爷子,这是我们这边的态度,你们柳家是什么态度?”赵小宁看向柳锦程。他本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公平,但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那么仁义。如说今天这事,他无法保持绝对的立,毕竟黄粱都称呼他祖师爷了。
  柳锦程眼神平静的看着黄粱:“年轻人,我深知铸成了无法弥补的过错,若我的死亡能消除你心的恨意,我愿意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不仅如此,我还会散尽柳家所有家产造福社会,这笔钱虽然让很多人认为是一笔巨款,可是在我看来它们是不义之财,数字越多让我心的罪孽越发深重,它们像是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在病床这两年柳锦程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深知自己年轻时犯下了滔天大罪,他心里也早做好了赎罪的准备。毫不客气的说,他已经能坦然的面对生死了。
  这一切多亏了赵小宁,若非是赵小宁,不仅是他,连整个柳家也会惨遭灭门。
  相一无所有,活着却是件更加宝贵和奢侈的事情、不是吗?
  “这位小哥,我能替家父赎罪吗?”柳致远紧张的看着黄粱,作为人子,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父亲送命。
  柳致刚道:“大哥,你是集团的董事长,你不能倒下!让我来,我来替父亲死。”
  柳锦程静静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兄弟俩不要争了,算你们替我赎罪,你们认为我的余生会快乐吗?死亡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解脱,作为人子,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忍受折磨和痛苦?”
  听到这,柳家俩兄弟的眼眶变得湿润起来,他们很想替父亲赎罪,可是他们却无法眼睁睁看着父亲忍受内心的谴责和痛苦。
  正如他所言,或许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吧!
  柳锦程忏悔的眼神和求死的心并没有博得黄粱的原谅,因为他从小到大的梦想是为亲人们报仇。在口袋取出一个血红色的蚂蚁,黄粱将其放在餐桌,淡淡的说道:“待柳致的尸体运回来之后,你们将这只蚂蚁放入他口,三日之后他自然会醒来,七日后我会登门取走欠我的东西!”

  “谢谢,谢谢!”
  柳锦程连连道谢,他知道黄粱对他已经很仁慈了,没有立刻杀掉他,反之还留给他七天的时间和亲人团聚,而这一切肯定是看在赵小宁的面子了。
  眼看事情已经有了完美的解决方式,赵小宁放下手的餐具,看向刘黎:“刘姐,我吃好了,先在外边等你!”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赵小宁都走了,穆宁师徒俩和老十九自然不会留在这边,当即跟了出去。至于刘黎却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赵小宁和穆宁三人有话要说。
  别墅外,穆宁忍不住问:“少主,您什么时候来的啊?”

  赵小宁眉毛扬:“你不是知道我回来么?”
  “呵呵!”穆宁顿时尴尬的笑了起来,如果他知道赵小宁回来,也不会有之前那操蛋的相逢了。
  看向黄粱,赵小宁道:“你的心境过于浮躁了,这段时间不要修炼了,没事做点义工什么的,让内心平静一下,这对你百利而无一害。还有一点,想办法查找到那十个保镖的身份,尽可能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算是赎罪吧!”
  黄粱恭敬的说:“谨遵祖师爷教诲!”
  “少主,您现在居住在哪里?要不要让兄弟们过去给您请个安啊?您这一走是十多年,很多兄弟们都想念您啊!”老十九在一旁说道。洪门的普通弟子或许不知道赵小宁,但是一些了年纪的骨干成员却都没有忘记他,尤其是七十二地煞仅剩的十三人。
  赵小宁摇了摇头,道:“我回来的消息不可声张,你们当没有见过我吧!”
  穆宁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少主肯定是想微服私访,想要亲自了解下洪门的近况!”
  赵小宁差点没有把晚饭吐出来,他成为洪门掌门本身是被迫的,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肯定会把洪门掌门的位置让出去。说句难听的话,洪门的发展是什么样的他一丢丢都不关心,又怎会微服私访?
  他之所以不让穆宁声张,主要还是想过自己太平和消停的生活。
  “小宁,咱们能走了吗?”
  这时候,刘黎领着桃桃走了出来,佣人早已经将桃桃的衣服和玩具放进了车里,柳家人也都跟在后面出来送别。
  赵小宁嗯了一声,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里,待刘黎娘俩坐进后排,赵小宁降下车窗,看向穆宁三人:“不要试图寻找我,更不要影响我现在的生活,时机成熟后我会去洪门一趟。”
  “谨遵少主吩咐!”穆宁和老十九恭敬的说道。
  该交代的都交代过后,赵小宁发动本田车,向着外面驶去。正如他说,他迟早要去洪门一趟的,当年他成为洪门掌门是受了母亲所托,如今洪门早已经稳定下来,他也该把洪门掌门的位置传授给别人了。
  夜有点深了,路的车辆也很少,车厢里很是安静。
  虽然不知道赵小宁的真正身份,可是他现如今的身份也让刘黎无法向之前那样在他面前谈笑风生了,毕竟这可是个社会大哥啊!
  “谢谢你!”

  许久之后,刘黎打破了安静。
  赵小宁笑了笑:“你不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刘黎不解的问。
  赵小宁道:“我有能力保下柳家所有人都毫发无损的。”
  刘黎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冤有头在有主,时间并不能抹去一个人年轻时犯下的滔天大祸不是吗?我应该谢谢你,若非是你,柳家也不复存在了!”
  刘黎虽然是女人,但也识大体。知道赵小宁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他,不仅柳锦程,哪怕自己的女儿也得惨死。
  “行了行了,不聊这个话题了。”赵小宁岔开话题,道:“刘姐,你吃饱了没有?咱们一起吃点东西去吧!”
  “你刚才吃了那么多,难道没吃饱吗?”刘黎被打败了,她可是见到赵小宁像个饭桶一样大快朵颐,哪成想刚刚放下碗筷没多久这货又饿了。
  “我饭量大点。”赵小宁尬笑着说。
  刘黎想了想,道:“时间也不早了,桃桃快该睡觉了。要不这样吧,咱们回家,我给你做些吃的,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日期:2017-11-01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