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听王圆说的有道理,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很适合丁一的性格,她鼻子一算,就流出了眼泪,伏在王圆的肩膀上,伤心地说道:“王圆,我告诉你,以后我不管你什么理由,都不许离开我和孩子。”
  王圆抱着雯雯,说道:“是的,我不会离开你们半步的。”
  彭长宜回到三源,已经是后半夜了,他不想回海后基地,也不想回县委大楼的宿舍,他心里也有些憋闷,就给吴冠奇打了电话,吴冠奇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从不关机的。
  吴冠奇被彭长宜半夜吵醒,他揉着眼,看了看表,说道:“我说,不要以为自己是书记就可以随便把人从半夜吵醒。”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在哪儿?”
  吴冠奇说:“在你们三源。”

  彭长宜说:“我去找你,给我开个房间,十分钟到。”
  吴冠奇这才认真地说:“出了什么事?”
  彭长宜说:“我没有地方睡觉,你说这算不算事?”说完,不等吴冠奇再说话,就挂了电话。
  吴冠奇赶忙拿起电话,要通总台,靠近自己的房间都没有了,他刚想再问还有没有其它的房间时,就传来了敲门声。
  吴冠奇穿着睡衣,光着脚,踩着地毯就赶紧下床给他开门。彭长宜带着满身的疲倦靠在门边,认真地说:“屋里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人吧?”

  吴冠奇说:“十分钟前你这样问我,我还会认为你是文明人,现在你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我就不认为你是文明人了,你的行为有些类似于私闯民宅的土匪。”
  彭长宜笑了,进来后,脱去外套,就一头躺在了会客室的大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的房间呢?”
  吴冠奇说:“非常遗憾,你只能在这个沙发上凑合了,靠近这边的高档房间都没了,标准间还有没有我还没来及问你就闯进来了。”
  彭长宜一听,在沙发上一翻身,就面朝里说:“好了,这里就这里吧,你去接着做你的美梦吧,我又困又累又乏。”
  吴冠中站在当中,看着他的后背,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凭彭长宜,不会没有地方睡觉,可能他不方便回单位或者宿舍,才跑到这里来了。想到这里,吴冠奇就说道:“嗨嗨,你这人怎么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说你回家了,怎么这么晚还回来了?你必须交代清,不交代清我不会让你睡觉的,万一你在外面犯了法,深夜跑到我这儿来,弄不好我就是一个窝藏犯。”
  “我回去的晚,老婆死活不给我开门,这算理由吧?”彭长宜嘟囔了一句。

  吴冠奇一听,说道:“嗯,根据我对你的了解,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你一定是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了,不然,这么晚了,老婆怎么忍心把你往出赶?”
  彭长宜懒得跟他解释,就含糊说道:“老婆做这些的时候,有时不需要理由,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哈哈。”吴冠奇笑了,说道:“我很早以前看过一句英国的谚语,曰:一段看上去再恩爱的完满婚姻,中间也有两百次离婚的冲动和一百次想杀死对方的欲望,所以,这也是我过去不想结婚的理由之一。”
  彭长宜背对着他,说道:“那是女人的想法,男人不是这样。婚姻对于男人来说,就是家,就是停泊的码头。”
  “哈哈,我说,还码头呢?那你今天怎么被拒绝停靠了?”
  “去,我困了,给我盖个毛毯。”彭长宜动了一下身子说道。
  吴冠奇一点都不困了,他说:“彭长宜,你就不怕我非礼你?”
  “别恶心我了你。”
  吴冠奇笑了,说道:“好,我去给你拿毯子。”说着,就回卧室,抱出一床毛毯,给彭长宜盖在身上,想了想说道:“我说,你别睡了,一会天就亮了,你起来,咱们俩喝点酒侃侃怎么样?”
  彭长宜说:“不喝,我晚上就没少喝。”
  吴冠奇说:“是昨天晚上好不好,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求你,别烦我了,让我睡会,今天上午还有全县干部大会呢。”彭长宜抱着头说道。
  吴冠奇想想,说道:“好,放过你。”
  很快,彭长宜便鼾声如雷。
  吴冠奇就别想指望着睡觉了,他来到洗手间,把水流放到最细,为的是不发出太大的声响。刷牙,洗脸,然后轻轻地走了出来,换上一身运动装,从卧室出来后,听着彭长宜的鼾声,他暗自说了一声:“你整个是鸠占鹊巢啊,好,让给你了。”说着,就轻轻带上房门,走了出来,他有早起跑步的习惯。

  吴冠奇来到院子中,仰头看天,还是满天星斗,这个时候自己跑步会不会被人误认为是精神病?
  他走出宾馆大门,顺着蜿蜒的山间柏油路,向山下跑去,这是他来到三源后喜欢上的晨练,他感觉山里清新的空气特别适宜跑步,跑完每天的路程后,天还没有亮。站在山腰上,活动着全身的关节,欣赏着山村的晨色景象,呼吸着一天最新鲜的空气,心血来潮,掏出手机,拨通了羿楠的电话。
  他最近和羿楠的联系比较频繁,用他自己的话说,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个笑脸就上天。尽管羿楠仍然没有明确答应他的追求,但是,对他的态度已经明显好转,最起码不再冷言冷语,
  显然羿楠还在睡梦中,她慵懒地说道:“有事吗——”
  听着羿楠慵懒的声音,吴冠奇有些兴奋,他柔声说道:“没有。”
  “没有打什么电话?困死了,挂了。”
  “别,你听我说,此时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山上,早起的鸟儿已经亮起了歌喉,开始了一天的欢唱,松鼠正在跳来跳去的开始觅食,所以,懒姑娘,你也该起床打扫庭院了。”
  羿楠打了一个哈说道:“你在哪儿?”
  “我在山上,两千米都跑完了。”
  “呵呵,这么早,没受什么刺激吧?”
  “受了,受了彭长宜的刺激了,他鸠占鹊巢,我没有地方睡觉,只好半夜就出来跑步了。”
  “这个暂时保密,你起来我再告诉你。”
  羿楠笑了,说道:“他不让你睡,你就不让我睡,真是没有王法了?”
  “呵呵,羿楠,起床吧,到我这里来,景色太美了,跟梦幻一般。”
  “那是在你们山外人的眼里看,也可以说是在你们有钱有闲的人眼里,在我们这些还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的山民眼中,就是穷山恶水。”
  “哈哈。”吴冠奇笑了,说道:“羿楠,我终于看到了你的变化!”
  “我什么变化?”
  “你原来是有幽默因子的,哈哈,竹子开花罗喂,mimi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星星呀星星多美丽,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吴冠奇居然高兴地唱了起来:“请让我来帮助你,就象帮助我自己,请让我去关心你,就象关心我们自己,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太阳出来罗喂,照亮我也照亮你,一样的空气我们呼吸,这世界,我和你生活在一起——”
  唱完,吴冠奇说道:“羿楠,相信我,我会拿出毕生的精力,跟你一块改变这里的穷山恶水,只要你愿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