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4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辉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刀片,划开了自己的动脉,然后他坐在了椅子上,身体向后靠,很舒服的姿势。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解脱的笑容。
  “我好高兴,终于离开这个世界了,诸位,再见了!”
  我看着李辉的手腕血流如注,我看着李辉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很愤怒。
  说好要救李辉的,我食言了。

  可是这事没这么简单。
  李辉哪里来的刀片,这个地方应该没有这种危险物品吧。我跟李辉对话也不太对劲,应该有工作人员在场的,更不对劲的是李辉又求死意愿,工作人员全部消失了,这些人干什么去了,故意不出现的吧。
  我现在离开不了,我马上打电话给了齐语兰,齐语兰一听也很诧异。她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人搞鬼。
  随后便有人来处理残局了,我没有留下,我觉得恶心,在这里应该查不出什么来,对方既然敢做,便一定不会给我留下把柄的。
  临走之前,我看了一眼李辉,他的双眼失去神采,不过嘴角有一丝笑,或许,这样也不错。
  刚刚坐在车上,我浑身不舒服,手机铃声想起,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接了起来。
  “你好!”
  “你好!董宁!”

  我连忙踩了刹车,我没想到竟然是变态给我打的电话,他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你似乎听到我的声音不是很高兴。”
  废话,这样一个人,我怎么可能高兴。
  我说:“我还忙,挂了。”
  “礼物还喜欢吗?”
  我一愣,说道:“原来是你搞的鬼。”
  变态笑了笑,说道:“没错,就是我搞的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喜欢吗?”
  我说:“喜欢个屁!”
  变态说:“那真是可惜了。”
  我的眼前闪过李辉的脸,还有那触目惊心的红。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变态笑笑,说道:“为了让你时常保持警惕啊!太放松了这样可不好,这个世界上可是有很多危险的,比如李辉,突然就想不开,死了,没准。你也承受不了压力,自寻短见呢。”
  我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

  我没什么话好讲,李辉死了,我有些情绪,可是我知道,变态的目标是我,我不能被他击垮。
  变态继续说道:“其实。李辉有点像你,你的性格也有些懦弱,只不过比李辉要强,还有你也有暴力倾向,我觉得,如果你亲近的人离你而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你会崩溃的,变的跟李辉一样。”
  我说:“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就挂了。”
  变态说:“别着急啊!我可是下了很大功夫,李辉的父母出车祸,那都是我精心安排的。”
  听到这里,我控制不住了,我说:“变态!”
  变态笑笑,说道:“谢谢你的夸奖,之前,我觉得李辉可以培养一下,就逼迫了他一下,不过他不够强,没有你强,所以我现在的目标是你,希望你好好的把握机会,不要让我失望,我会持续的给你压力,请你做好准备,董宁。”
  变态的话是威胁,我心中却没有起半点波澜,我很平静,比我想象的要平静。

  或许我知道,无论我什么态度,变态都不会放手吧,与其这样,激动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半点用啊!
  你要来考验我,那么你就来,我,等着,咱们分个高下。
  可能经历了白子惠的事,让我心态有所变化,不再逃避,直面面对。
  当有人要杀你的时候,躲没有用处,只是早死晚死罢了,勇敢一点,没准能反杀,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这不是赌徒心理。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事实上,变态打电话过来,说了这几句话,让我模模糊糊抓到一点点重点,曾茂才,血手,杀我。变态是否操纵了这件事,因为这很符合变态对我的态度,考验我,让我紧张起来。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可我不敢往下去想。
  白子惠的爸爸跟变态有联系,算是变态的一个棋子,那天的局,白子惠的爸爸安排的,血手就选了那么一个时间伏击了我。
  细思极恐啊!

  如果白子惠爸爸真的这样做,他实在是太可怕了,那是他女儿的命,难道在他眼里,都不重要都可以舍弃吗?
  另外,还有血手。
  她的话,很放肆,可我有一种感觉,这是变态传达给我的,我想,变态想让我也变成变态吧,或许,这样他特别的满足。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这样关心我,我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
  变态笑了,说道:“董宁,不错不错,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见!”
  挂了电话,放回口袋,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缓缓的抽着。

  抽完一根烟,开车,回去。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想的太多,没意义。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过得比较平静,没什么波澜,事务所也走向了正轨,接了一些小活,大部分还是查偷情,我们这边设备比较好,跟官家关系也不错,这种事手到擒来,另外还有别人介绍过来一点小活,还挺忙碌的,赚了一些辛苦钱。
  韩鹏一般跟偷情,他有体力,也有精力,其实我也能跟。只不过我还可以处理其他的事,比如公司里面丢东西了,重要的文件没了,这种一般都是内鬼干的,我处理这样的事还算顺手,找人谈一谈,提一些问题。回答我都不听,我只听心,心是不会骗人的。

  工作之余,我跟韩立闻有过讨论,怎么样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不考虑钱权问题,有两个途径。
  一种。家族式培养,从小便训练,忠诚度高。
  另外一种,花钱找人卖命,一般退伍兵是主要招募对象,可是忠诚度不高。
  各有利弊,成本都不小。我现在只能畅想一下。
  很快便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特别的炎热,人不想出去,外边潮湿,不动便一身的汗,还是在房间里吹空调舒服。
  齐语兰找我,给我介绍了个活,说是活,实际上是不拿报酬的,算是帮齐语兰私人一个忙。
  齐语兰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对方是一名丨警丨察,帮他解决一件案子。
  案子不是普通的案子,是三年前的一起凶杀案,悬而未决,具体情况,齐语兰没跟我说太多,她让我直接问那位丨警丨察。
  “你好,请问是郭天瑞吗?”

  郭天瑞,就是那位丨警丨察。
  “你好,请问你是哪一位?”
  “我是董宁,齐语兰让我联系你。”
  “知道知道,给你添麻烦了。”
  郭天瑞很客气,声音有点沧桑。
  我问了一下在哪里见面,郭天瑞想了想,让我去警局找他,他解释了一下,有些资料不能外带。我过去可以查阅,这个理由够充分,我没意见,可就算没有充分的理由,人情往来,我也不会拒绝。

  郭天瑞,不认识。我是给齐语兰面子。
  况且,我相信,齐语兰介绍的人不会为难我。
  到了警局,车停在了外边,我给郭天瑞打电话,不一会,郭天瑞出来了,他五十多了,头发半百,眼神有些锐利,可也有些浑浊,这听起来挺矛盾的,实际并不矛盾,你看他。眼神是浑浊的,似乎没睡醒的样子,不过偶有一瞬间,眼中透出来万丈光芒。
  日期:2017-05-2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