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呀,罐头没有保质期的,放多少年都能吃,再说了70年前的罐头里面的东西都没有污染,多鲜美啊!你们不吃我吃,反正我阑尾已经割了。”大厨脸上的热情向往比见到元首的纳粹士兵还要严重,箱子还没打开,就已经想到自己已经割掉的阑尾了。
  “行了,行了,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呢,想办法弄开。”我无奈的说道。
  箱子顶上的木板钉的很紧,三个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却也无法将木板掀开,哪怕是搞一个小缝出来都没能成功。
  “要是有个撬棍就好了。”我愤怒的踢了一脚眼前的箱子。
  “嫩妈老二,底下不是发电机么,发电机那里肯定有工具,嫩妈我下去找个炮锤,给墙干开,嫩妈我非得看看后面是什么。”老九寻觅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他只能是想到使用暴力了。
  老九话音还未落,大厨的半个身子已经钻到了人孔门里,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刚割完阑尾的病人,我把手电交给卡带让他负责照明,自己则跟在老九的身后爬到了地底下的发电机室里。
  不出所料,在柴油机的旁边堆放着几个箱子,最外侧的是一些扳手套筒之类的工具,因为长时间暴露在空气里,已经锈的不像样子。工具旁边的箱子里应该存放的是柴油机的备件,大都用黄色的油纸包裹着,从外部的轮廓看上去应该是活塞和缸套。
  “九哥,你说这玩意儿还能不能启动起来?”借着手电的光,我开始小心的观摩起这个岁数比我爷爷都要大的机器。
  “哎呀呀,这柴油机都那么老了,肯定起不来了。”大厨边说话边看了一眼自己的**,估计联想到了自己不中用的生理,语气里透着凄凉。
  “九哥,你看柴油机竟然一点锈都没生,好几十年了怎么保养的呀!”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柴油机的机体,对德国人的技术忍不住大加赞扬。
  “嫩妈找到了!”老九忽然欣喜的惊叫起来。
  “九哥,找到什么了?撬杠?”我都快要忘了我们下来是要开箱子了。
  “嫩妈老二,我找到去那边的门了。”老九兴奋地指着头顶上。
  我这才发现在我们下来的人孔门不远处还有一条木质的楼梯,而木质楼梯的上层正是墙壁的另一端,真搞不懂德国人怎么会设计这样一个山洞,这玩意儿能牢固的了么。
  “嫩妈卡带,给手电筒拿下来。”老九朝上喊了一句。
  “九哥,箱子我们不弄开了吗?”我提醒老九道。
  “嫩妈老二,箱子等会再弄,照我跟德国人多年的交道,上面肯定有好东西!”老九的眼睛在手电筒余光的反射下冒出了绿光,像一只饥饿的野狼。
  “九哥,你什么时候跟德国人打过交道?”说话间,老九已经走到了楼梯底下,上面就是他向往的那堵墙后面的天地了,老九还忍不住有些激动,全自动腰带开了三次。

  “嫩妈老二,我以前跑的船全是70年代的德国船,那质量真嫩妈牛逼,比国内2000年的都抗造。”一向爱国的老九竟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看来也是被国产货坑怕了,
  “九哥,那跟德国人有什么关系?”我还是有些疑惑不解。
  “嫩妈德国船不是德国人造的吗?”老九斜瞧了我一眼,快步的爬上楼梯,随着咯吱一声,头顶的人孔门轻易的被他打开。
  我还没能理解老九那种独特的思维方式,他已经一跃进入了二层。

  “嫩妈!”老九的惊呼声又传了过来。
  “九哥,上面有什么?”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想着风流成性的纳粹军会不会给我们留几个花姑娘。
  “哎呀呀,有没有吃的?”大厨又抢在我前面钻了进去。
  “我去,这是宿舍?”满怀希望的我把头伸进了人孔门里,透过老九和大厨两腿之间的缝隙,老九敲了半天墙的另一面风光也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上下铺,六张床,一副高中宿舍的即视感,床的旁边还有木质的一人多高的柜子,看来这里应该是德国人的寝室。
  “哎呀呀,床,哎呀呀。”大厨不知道心底的哪根神经被触动了,竟然有些泣不成声。
  “刘叔,有床了,有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忽然间想起来自己也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在床上睡觉了,撸管都只能他妈的站着跪着偷着,想到这里,我的眼角也微微有些湿润了。
  我擦了擦眼睛,完全爬了上去,又发现右手边还有一个洞,不知道是通向哪里的,由于这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老九已经钻进了洞里。
  老九本来计划着墙壁另一端是香烟美酒充气娃娃,没想到竟然是几张70多岁的破床,心灰意冷之际竟然又发现一洞,根据我们这几年悲催的经验来说,好与坏总是结合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洞这边是宿舍,洞那边有可能就是,
  “嘿嘿嘿。”我竟然**的笑出声来。
  他妈的事情竟然出乎了我的预料,洞的那一边竟然还是一个卧室。

  不过这个卧室是个精装版本,一张比外面宿舍的上下铺大了一倍的床,一张写字桌,甚至还有一把躺椅,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长官的卧室。
  “九哥,原来这里是个主卧呀,晚上你在这里睡吧。”我虚伪的说道。
  “嗯”老九答应了一声,一点谦让都没有。
  “嫩妈不对啊,嫩妈不对。”老九忽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九哥,有什么不对的?”我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嫩妈老二,你没感觉缺点什么吗?”老九翻动了一下写字桌上的一些本子后转头问我。

  “少东西?九哥,少什么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哎呀呀,少厨房,少仓库,这么多床,这么多人,他们怎么着也得有粮食储备吧!”大厨也走到了我们旁边,毫无收获的他心情也有些不太爽。
  “嫩妈老刘你摔聪明了。”老九赞许的看着大厨,基情四射。
  大厨说的有道理呀,从床位上来说这里最少也有7个德国人了,他们每日的饭菜储藏在什么地方?做饭用的厨房在哪里,而且底下还有好几个煤气罐,有煤气罐的话肯定就有煤气灶呀,那一定还会有别的房间。
  “九哥,没有用了,都70年了,就算我们找到了他们的仓库,里面的东西也不能吃了呀。”我打断还在惺惺相惜的两个人。
  “嫩妈老二,去试一下柴油机能不能启动,嫩妈我们要在这里定居啦!”老九敲了敲墙,确定墙的那一面不是空心的,完全死了心。
  重新回到柴油机间,我们这才发现柴油机的油门处在正常工作的位置,柴油机旁边的配电盘也是合闸的状态,老九又检查了柴油机的日用油箱,竟然是空的,这也就是说这台柴油机是在燃油消耗干净了之后自己停止的,而不是被人为关掉的,我们开始猜测这帮人肯定是出去考察碰到了什么事情,挂掉了,又或者是碰到了什么紧急的事情直接逃离掉了,但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到这里来取东西,所以留给了我们一个平静祥和的两室一厅加地下室。

  我们从上层的柴油桶里取了半桶油倒在了日用油柜里,将高压油管的接头打开,开始放气,德国鬼子的机器密封性做的很完美,油底壳里的机油几乎没有损耗,机油标尺上的油位处在正常偏上的位置,老九在柴油机附近的箱子里又找到了燃油及机油滤芯,分别将它们更换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