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大,大副,希,希,希”卡带还在继续努力恢复说话的功能。
  “哎呀呀,西什么?西瓜?”大厨实在不能忍受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打哑谜,而且他从卡带的语气里听出来我们面前的应该是惊喜,他猛的以为我们看到了食物,而且还是北极冰镇大西瓜,为了防止我们吃独食,所以他忍着肚子,胳膊以及小腿的,一咕噜爬起来。
  “哎呀呀,西瓜,西瓜,西,希特勒!”大厨终于把卡带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不错,老九的手电筒正直照射着面前墙壁上的一面旗子,旗子上面印的正是纳粹的万字符!
  “九哥,我们是不是穿越了?”按照正常的套路来说,我们如果碰到这么稀奇的事情,只能是不小心穿越了,我们刚才经过的那个洞口应该是遭受过了巨大的磁场,是一个时光隧道的入口,我们其实是不小心掉进了时光隧道里,然后穿越到了二战时期。
  “嫩妈老二,扯什么犊子,嫩妈别说没穿越,就算嫩妈穿越了,就这个破逼岛,穿不穿越有啥意思。”老九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往前走几步,怜爱的盯着这里。
  老九的话让我紧接着变的颓废,我以前曾经梦想能有一把无限发子丨弹丨的机枪,然后穿越到秦朝,拿着枪称霸整个秦朝,夜夜做新郎,一天换三个,喜欢谁就把她弄到皇宫里来,吃喝都要大秦国库里最好的,当然这些也都只能是低俗的表现,我还会加上精神文明建设,给秦始皇陵兵马俑里的那些石头人身上都添加上枪支,等后来人挖掘出来以后一定会惊讶道他妈的这是外星人干的。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人工开凿出来的洞,差不多有三十几个平方,中间是一张很普通的木质桌子,上面铺着一张紫色的桌布,由于这里气温足够低,空气干净无尘,所以看上去一切都和新的一样,桌子正中间的墙上是那张纳粹标志的旗子,从小接受这个标志是恶魔象征的我们看到后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看来这里应该是德军二战时期的一个基地。
  “大,大副,我记得以前听历史老师讲过,希特勒当年被打败之后再北极建立了新的基地,就是为了能反攻大陆,我估计这里就是当年他建立的基地。”卡带对大厨抢了自己的话有些不满,转而变成了历史学家。
  “反攻大陆的不是蒋介石吗?”我疑惑的问道。
  “欧洲大陆,欧洲大陆。”卡带咧着嘴,不好意思的回应道。
  老九把手电转移到了别的位置,搜索着房子里有没有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左手边的角落里堆着十几个煤气罐,煤气罐旁边是堆房整齐的十几个木箱,在蓝宝石轮上经历过木箱的惊喜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几乎变成了开箱狂魔,要不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早就把它弄开了。
  “哎呀呀,这箱子里是不是希特勒留下来的葡萄酒?”大厨总是在吃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就想到要去享受精神文明,他的伤也好像已经好了一大半,他冲过去试图徒手把箱子弄开。
  “刘叔,你别乱动,万一是德国人的病毒武器我们就全完了!”我故意吓唬大厨道。

  “哎呀呀!”大厨的手像触电了一般猛的缩了回来,自从上次在泰国找了一次病毒标本之后,大厨对生物化学之类的东西都十分的敏感。
  老九没有说话,拿手电继续扫射着,另一边的角落里是一台老式的发报机,孤零零的座落在那里,老九小跑过去,摆弄了一番,不过这毕竟是78十年前的老东西了,能不能用暂且不说,关键是我们都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用。
  无线电发报机的旁边摆放着几个巨大的铁桶,老九用力推了一把却没有反应,看来里面应该装满了液体,卡带已经连续两次没有得到我们的赞许了,他抢在所有人前面把鼻子伸过去。
  “大,大副,里面装的是柴油。”卡带扭回头,兴奋的看着我。
  “汽油?九哥,我们发啦!”我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了。
  从我认识大厨那天起,他就没有做过一件好事儿,没想到他意外的一次小便竟然给我们搞到了一处能遮风避雨的住所,虽说房子小了一点,南北也不通透,但在这个荒无人烟鸟都不**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地方就已经弥足珍贵了,况且这里还有足够多的燃料,一台看上去还能用的无线电发报机,甚至还有一张餐桌,天无绝人之路啊!
  “嫩妈老二,肯定不止这一间房子,嫩妈仔细找找,应该还有一间。”老九也把鼻子凑到铁桶跟前,用力嗅了一下。
  “还有别的屋子?”我愣了一下,对呀,德国人建造基地最少也要10几个人,他们肯定要有卧室呀。
  “水,水头,这里有地下室!”卡带听完老九的话之后立马就加入到寻找其他房间的行列中去,没想到第一时间就在脚底下发现了一个木质人孔门。
  “哎呀呀,是地窖吗?外国鬼子地窖里面都藏着好酒!”大厨狂奔了过来,精神文明没有满足的他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嫩妈不用看了,底下是发电机。”老九自顾自的敲打着墙体,眼睛上下打量着。
  “发电机?”我从老九手里拿过手电筒,大厨已经把人孔门掀开了,手电筒的光垂直射进去,一小段楼梯延伸过后,底下正是一台老式的MAN牌柴油发电机。
  “我擦,九哥你这么牛逼,你怎么知道底下是发电机?”我心底对老九的崇拜已经达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他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嫩妈?那不是写着呢吗?”老九指了指无线电发报机旁的墙上,上面贴着一张警示牌,上面用英语和德语写着发电机,还有一个朝下指的箭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尴尬的笑了笑。
  “嫩妈老二,这堵墙后面是空的。”老九没空嘲笑我的无知,攥起拳头用力捶了几下墙壁。
  “咚咚咚”的声音传过来。
  “九哥,我听不出来。”我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记得以前电视里演的那些破案剧集里面,男主人公也像老九这样用手去敲墙壁,通过声音判断墙壁那头的具体,从而获得一桩密室杀人案的重大线索,而我每次看过电视之后也会偷练此功,尝试学习他们用力拍墙,得到的除了“啪啪啪”就是“嘭嘭嘭”,手敲肿了也判断不出另一端的虚实。
  “嫩妈门在哪里呢。”老九顺着墙走了20多遭,急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九哥,你先找门,我先把箱子弄开。”老九来回的踱步搞的我心烦,角落里的箱子又好似几个少女在朝我招手,让我有些控制不住。
  老九已经沉浸在了墙壁的研究中,根本无暇搭理我,我也知趣的逃开,来到箱子跟前,招呼卡带过来帮忙。
  “大,大副,你猜这里面是不是罐头?”卡带的口水已经流了一地。
  “卡带,即便里面装着罐头,但都已经70多年了,那可是僵尸罐头啊,根本就不能吃了。”我摆摆手,鄙夷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