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1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他用自己的一张银行卡支付了软件的使用费,然后就按照软件上面的提示开始搜索电脑上的三个驱动器,几秒钟的功夫,所有恢复的文件列表就出现在了面前。
  陆鸣兴奋的直搓手,一边点上一支烟,一边嘴里还嘀咕道:“这下跑不掉了……看你还往哪里跑……”
  在陆鸣看来,凡是被蒋竹君删除的文件都有可能隐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所以,他一个都不想放过。
  当然,对他最有吸引力的首先是那些后缀为.JPG的图片文档,已经被恢复的这种文档差不多有七八张。

  陆鸣没想到偷窥别人的**竟然如此令人兴奋,以至于握着鼠标的手直打哆嗦,当第一张照片出现在屏幕的上的时候,能够听见自己咚咚心跳。
  他忍不住跳起身来跑出去给房门上了保险锁,然后又拉上所有的窗帘,这才坐在电脑前,一边紧地盯着那张照片,一边颤抖着点上一支烟。
  照片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和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合影,女人很陌生,可她身边那个男人上次已经在蒋竹君的影集里看到过,不用说就是财神陆建民,而那个女人不用猜肯定是蒋竹君的母亲了。
  没想到蒋竹君的母亲年轻的时候确实挺漂亮的,要不然也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儿啊。只是她母亲和财神之间的关系对自己来说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有必要删掉这张照片吗?

  陆鸣疑惑地打开了第二张照片,把脑袋凑到跟前看了好半天没看明白,因为这张照片和那天在蒋竹君出租屋里看到的差不多。
  就是财神跟她小时候的那张合影,可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别扭,首先蒋竹君站的位置不对劲,和财神分的太开,周围还有一些黑乎乎的阴影,就像是没有涂抹干净似的。
  妈的,这是一张合成图?
  这个念头在陆鸣脑子里一闪而过,他马上接连点开了五六张照片,结果发现每一张都差不多,都是财神和一个小女孩的合影,只是有的看上去自然一点,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是合成图。

  这个死婆娘。
  陆鸣嘴里咒骂了一声,然后又点开了一张照片,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单独照片,跟那张合影一对比,马上就知道这是用来做合成图的素材。
  尽管知道自己被蒋竹君的一张合成照片给骗了,可陆鸣倒也不怎么气愤,因为蒋竹君自己也已经承认接近他就是为了那笔钱。
  并且,从那天母女俩的对话可以听出来,蒋竹君一直以为自己是财神的私生女,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就伪造了这张照片拿来给自己看,倒也不是骗的太离谱。
  也许合成这张照片对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安慰,毕竟,一个女孩没有一张和父亲的合影本身就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只不过,搞了半天,财神和她根本没关系。

  不过,最后的一张身份证复印件终于让陆鸣对蒋竹君算是有了一个基本了解,身份证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发的,上面显示蒋竹君出生于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家住东江市紫竹园10栋605室,算算年纪应该二十八岁了,比自己大了两岁。
  陆鸣怏怏地删掉了那些照片,随手点开了一个文件夹,等他看清楚里面的东西的时候,顿时激动的叼在嘴上的烟差点掉下来,没想到这个文件夹中竟然有十几个音频文件。
  天呐,应该是录音文件,不知道她偷偷录下了什么东西。
  陆鸣迫不及待地点开了第一个,好半天没有听见声音,接着是一阵噪音,隐约混杂着脚步声和几个人同时说话的噪音,然后忽然安静下来。
  “你躺下来……”女人的声音。
  声音很小,不过能听清楚,陆鸣马上就分辨出这是蒋竹君的声音。
  她这是让谁躺下来?妈的,这婆娘该不会把自己和男人的幽会都录下来了吧?可听那语气不像是干那事,她每次跟自己一起的时候可是很疯狂的,不可能这么理智。

  “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又是蒋竹君的声音,伴随着其他的一些响动。
  终于,只听一个男人说道:“你最近没上班……”
  陆鸣只听了一句,一颗心差点跳到了嗓子眼里,他不用再听第二遍,马上就能确定这个说话的男人是财神。
  虽然他和财神已经有了一种特殊的关系,可猛然间听见一个死去的人说话,还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身子忍不住一阵微颤。
  明白了,肯定是蒋竹君在给财神做治疗的时候用手机偷偷录下了两个人的对话,地点应该就是监管医院的那间拍片做X光的那个房间。
  如果是星期天或者节假日,蒋竹君应该有机会单独给财神做护理,这些录音可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录下的,只是不明白她录这个干什么,难道生怕别人不知道?
  “前几天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蒋竹君小声说道。
  财神没出声。
  只听蒋竹君小声问道:“怎么?想我了?”
  陆鸣吓了一跳,因为他似乎从蒋竹君这句简短的问话中听出了一丝暧昧。
  不可能,也许,这只是父女之间亲密的问候。
  “倒是有点想你妈了……”只听财神说道。
  “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蒋竹君娇嗔道。
  “正因为这样才想得厉害……”财神含混不清地说道。
  妈的,原来财神也和自己一样啊,在那种地方除了想女人之外,确实也没有什么好想的。
  “我真担心被人知道……说不定会把我调走……”蒋竹君小声说道。
  “不会……我和你妈的关系除了老四,没人知道……”财神说道。
  “你就这么肯定?”
  说到这里,忽然外面传来说话声,好像有人过来了,只听蒋竹君急促地小声道:“我下个星期天的班……”

  到这里音频结束。
  陆鸣把这段对话细细回味了一番,心想,看来财神在里面的时候一直和蒋竹君之间有交流,只是做的隐秘没有被人发现。
  听财神的意思,好像他和蒋竹君母亲之间的关系非常隐秘,可他们来往这么多年,难道除了陆老闷之外就没人知道?这真是个奇迹。
  陆鸣准备打开第二个音频文件,这才发现每一个音频文件的编号竟然就是日期,大概看了一下,发现这十几个音频文件的时间跨度竟然差不多有两年左右。
  而刚才听的那个音频时间最早,算算日期,应该是财神到监管医院不久就和蒋竹君有了第一次秘密接触。
  第二个音频文件的录制日期并不是蒋竹君说的“下个星期天”,也许,那天虽然是她值班,但是没有机会,而是在半个多月之后才有了第二次接触,查看了一下日期,确实是个星期六。
  “感觉怎么样?”蒋竹君问道。
  “好多了……那药挺管用……”财神说道。
  “上个星期是李护士帮你做的?”蒋竹君问道。
  “嗯……”
  “你不能要求太多,否则让人怀疑……小心王院长取消你这个特殊待遇……”
  “这有什么怀疑的……就剩下这点乐趣了……要不然非憋死不可……”
  “不知道你在这里能待多久?”蒋竹君问道。
  “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看你能的……”蒋竹君嗔道。
  “别看我坐牢,他们必须听我的……”
  “别吹牛了……还不是因为你有钱……”蒋竹君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