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劝你,今后少跟徐晓帆搅和在一起,她一心只想破案子立功,哪管你的死活……不管好坏,最后吃亏的总是你,她肯定说过会派人保护你吧?
  结果怎么样?我不是轻轻松松就把你绑来了?你想想,这次如果绑架你的是其他人,会不会像我这么心慈手软……”

  陆鸣想想不免也有点心有余悸,嘴里却没好气地说道:“那我谢谢你绑了我,还给我挠痒痒……万一被徐晓帆破了案的话,你可就犯下了绑架罪……”
  蒋竹君笑道:“到时候你就说是自愿被我绑的……哎,说了半天,你是不是该把那封邮件的地址告诉我了?”
  陆鸣犹豫道:“可我身上火辣辣的疼,心里还没有找到平衡呢……我看,还是明天再说吧。”
  蒋竹君站起身来,恶狠狠地说道:“好,你这死东西,你等着,我马上就让你找到心理平衡……”说完,就走出了卧室。
  陆鸣一阵惶恐,心想,该不会又要对自己严刑逼供吧,这婆娘的脸可是三月的天,说刮风马上就会下雨,说不得兑现承诺,把密码给她算了。
  正自惶恐,忽然卧室里的灯突然熄灭了,只见一个白花花的身影走了进来,然后倒在了床上,幽幽说道:“你不是脊背疼吗?过来,趴在人家身上……”

  陆鸣搞不清楚蒋竹君的意图,颤声道:“你……你什么意思?”
  蒋竹君拉着陆鸣的手臂,一边微微喘息道:“只要你……不担心自己的伤口……人家……人家今晚随你折腾……”
  陆鸣一听,顿时就有了反应,一瞬间好像脊背上也不疼了,立马就扑了上去,那一阵温香软玉马上让他不知身在何处。
  嘴里哼哼唧唧地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哎呀,别碰我的脊背……”说完,就不顾一切地开始在女人身上拼命想找回那点心理平衡。
  陆鸣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虽然脊背上的伤痕仍旧隐隐作痛,可经过昨天晚上在蒋竹君身上淋漓尽致的释放之后,被鞭打的“仇恨”早就烟消云散了。
  躺在那里正自迷糊,忽然听见外面传来蒋竹君的歌声。
  “……阿娇摇着船,唱着那古老的歌谣,歌声随风飘啊,飘到我的脸上……”
  妈的,这婆娘心情怎么这么好?肯定是昨天晚上把她弄舒服了。
  陆鸣暗忖道,一边爬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穿上衣服,走出卧室一看,桌子上竟然还摆着早点,分明是替他准备的,探头看看,发现蒋竹君正在书房里摆弄着电脑,嘴里一边哼哼唧唧的唱着小曲。
  “先吃早饭吧……”蒋竹君好像背后长了眼睛,就像招呼刚刚起床的丈夫似地说道。
  陆鸣顿时有种居家的感觉,坐下来刚刚把一只鸡蛋塞进嘴里,又听蒋竹君似随意地说道:“把那封邮件的地址和密码告诉我……”

  陆鸣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直着脖子硬生生吞下了那个鸡蛋,然后无比顺畅地说出了邮件地址和密码。
  说完以后,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瞻前顾后、反反复复、疑神疑鬼、患得患失地守护着的秘密,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了,那感觉就像是告诉穿着睡衣的老婆自己的QQ账号和秘密。
  只听书房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键盘敲击声,等陆鸣恍恍惚惚地喝了一口牛奶之后,传来蒋竹君的一声惊呼。
  “哎呀,怎么回事啊……只有一封信……哎呀,不对,还有一个软件……”
  陆鸣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过财神的第二封邮件,原本以为里面只是银行账号的密码,或者破解方式,没想到还有一封信。
  顿时一阵后悔,生怕财神在第二封邮件里提到第一封邮件的事情,那样蒋竹君就会知道自己隐藏了一大笔钱。
  “一封信……写的什么……”陆鸣再顾不上吃早餐,赶紧推开饭碗跑进了书房。
  “一个电话号码?难道密码是电话号码……”只听蒋竹君嘀咕道。
  陆鸣把脑袋凑过去,几乎贴在了蒋竹君的脸上,说道:“我看看,写的什么……”
  这封邮件和第一封差不多,上面有一个下载的附件,下面是一封信,只是比较短,只见财神写道:
  先下载上面的附件,这是一个类似于彩票的摇号软件,一次只能输入十一个基本数字,点击开始便会按照设定的规则产生十五组号码。
  当然,如果你输入的十一个基本数字正确,那么产生的十五组号码旁边都会亮起绿灯,这十五组号码就是对应银行账号的密码。
  如果你输入的十一个数字不正确,所产生的十五组号码旁边会亮起红灯,如果你输入错误超过三次,软件报废,游戏到此为止。

  特别提示:那正确的十一个数字是指一部手机的号码,如果你不知道的话,说明这笔钱不属于你,游戏到此结束。
  陆鸣接连把这封短信接连读了两遍,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财神的这封信就像是写给任何人看的,不但没有提到第一封邮件,甚至都没有提自己的名字。
  “手机号码?你不会不知道吧?”蒋竹君一脸期盼又一脸担忧地盯着陆鸣问道。
  陆鸣其实也没有完全理解财神这封信的意思,茫然道:“会不会是你偷偷帮他带进去的那部手机的号码,我可不知道啊……”
  蒋竹君一听,差点哭了,沮丧道:“可那部手机号码谁知道啊……那张卡又不是我办的……”
  “难道你不知道是谁办的?”陆鸣问道。
  蒋竹君嗔道:“废话,我都不知道谁带进去的……”
  陆鸣也是一头雾水,似自言自语道:“难道财神骗了我?”
  蒋竹君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见他不像是装出来的,沉思了一下说道:“不可能,离开了这个软件,就算知道那部手机号码也没用……
  他既然把这封邮件交给了你,密码肯定只有你知道的一部手机号码,哎呀,他不是给过你一部手机的号码吗?”
  陆鸣疑惑道:“你是说财神让我交给辩护律师的那部手机号码?”
  “是啊,我们先试试……你该不会忘记那部手机号码了吧?”蒋竹君边说边下载了那个附件,打开一看,果然就是一个模拟的摇号软件。
  陆鸣把这部手机号码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当时这个号码关系到他的缓刑大事,就算他记不住,辩护律师韩玲那里肯定还有。
  “快说啊,号码是多少……”蒋竹君催促道。

  陆鸣神思恍惚地说了那部手机号码,然后盯着蒋竹君运指如飞输入了那十一个数字,尽管他已经放弃了这笔巨款,可心里还是紧张的一阵咚咚乱跳。
  没想到财神的软件竟然还带有音响效果,只见那十一个数字在方框里一阵滚动之后,随着一阵刺耳的警报声,生成的十五组数字旁边顿时红灯闪烁。
  “哎呀,不对啊……怎么办?”蒋竹君似乎真的有点急了。
  陆鸣摆摆手说道:“别吵,别吵……让我冷静想想……”

  蒋竹君顿时就不敢出声了,屏声静气地盯着陆鸣,那模样好像她人生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陆鸣想了好一阵,说道:“我离开看守所之后,知道的手机号码只有刚才那个……你说,会不会是我的辩护律师韩玲的手机号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