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1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尤其是把自己那天晚上的英雄事迹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听得蒋竹君脸上一副惊讶的神情,一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那感觉就像是听天书一般。

  “哎呀,我听说不是一帮村民们和你一起抓的吗?”蒋竹君听完陆鸣的话惊讶道,仿佛已经忘记了刚才对他实施的暴行了。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村民赶来的时候,一个被我打伤以后根本动弹不得,另一个受伤逃到后山藏了起来,村民只不过是帮着我把他找了出来……”
  “你确定这两个人就是在宾馆袭击你的人?”蒋竹君问道。
  陆鸣嘶嘶吸着凉气说道:“当然能确定……他们就是动了那个账户里的钱才被徐晓帆发现的,好像是打死了一个丨警丨察之后没地方躲,竟然跑到了我家里,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
  蒋竹君站起身来哼了一声道:“这只能说你的运气太好了一点……”
  说完,从一个瓶子里拿出一粒药丸往陆鸣的嘴里塞。
  “这是什么药?”陆鸣警惕地问道。
  蒋竹君笑颜如花地说道:“让你恢复记忆力的药……”说完,一只手捏着陆鸣的下巴强行让他吞了下去。
  陆鸣狐疑地抬起头瞥了一眼那个瓶子,这才知道蒋竹君给自己吃了一片止痛药,原来她刚才出去是给自己买药去了。

  “哼,你既然把我打成这样,可别又来假惺惺……”陆鸣就像个怨妇一般抱怨道。
  蒋竹君凑近陆鸣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平衡,等一会儿我把鞭子拿来……你就狠狠抽我两鞭子,咱们就算扯平了……”
  陆鸣不信地哼哼道:“你说话算数?”
  蒋竹君吹气如兰地说道:“当然算数……要不,人家把衣服脱了让你解恨……”
  陆鸣一想到女人那一声细皮嫩肉,顿时就作声不得,他知道,就算蒋竹君说话算话,到时候自己肯定下不了手。
  蒋竹君见陆鸣不出声,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居然在他脸上波的一声亲了一口,晕着脸说道:“要不然,人家晚上想办法补偿你还不行吗?男子汉大丈夫别斤斤计较了……”
  说着,眼波一转,轻笑道:“不过,这一顿鞭子倒是考验出你的骨头还是挺硬的……这样我以后就不用担心你会轻易出卖人家了……”
  陆鸣哼哼道:“你不是骂我贱骨头吗?”
  蒋竹君嗔道:“怎么?骂你一句就记下了,你刚才骂我什么来着?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陆鸣想想刚才自己怒火中烧的时候骂的确实够难听的,并且好像连她母亲都一起骂过了,单从口舌上来说,还是自己占了便宜,这样一想,马上就闭上嘴不出声了。
  “哎,你那根鞭子是哪来的?该不会是专门找来对我行凶的吧?”陆鸣对蒋竹君恨不起来,只好对那根鞭子耿耿于怀。
  蒋竹君嗔道:“我哪有这个闲工夫,那是煤气灶上的皮管子,我为了好看,在上面缠了一层布,要不然能抽得你这么舒服吗?”
  陆鸣一听,顿时哭笑不得,对这婆娘就更恨不起来了,不过,他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蒋竹君即便得到了密码,应该还不至于对自己行凶。
  “哎,徐晓帆应该审问过你抓的那个人了,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蒋竹君问道。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知道?她又不向我汇报……”
  “那个帮你料理你母亲后事的女丨警丨察呢?你难道没有找她打听一下?”蒋竹君还是不死心。
  陆鸣摇摇头说道:“就在我出事的那天晚上,周警官也出了车祸,已经丧失了记忆力……”
  “啊,这么巧?”蒋竹君惊叹道。

  陆鸣做了抽烟的姿势,蒋竹君马上就替他点上一根塞进了他的嘴里。
  陆鸣深深地吸了两口,这才说道:“我也奇怪呢,会不会有人想害她?不过,开始的时候,我还怀疑在宾馆袭击我的人可能是陆建华指使的,可后来偷听了那两个男人的话,又好像不是……我现在也糊涂了……”
  “你觉得这两个人和陆家有关?”蒋竹君问道。
  陆鸣本想把周玉露的事情告诉蒋竹君算了,起码这方面她不仅有经验,而且对陆家肯定比自己熟悉。

  可一想到周玉露目前已经丧失了记忆力,即便是装出来,目的无非是想从以前的烂泥坑中跳出来,既然这样,自己何必再把她扯进来呢。
  这样一想,只好说道:“我妈毕竟是死在了陆建华的宾馆里面,并且我那天刚住进去就受到了袭击,所以,我怀疑……”
  蒋竹君哼了一声说道:“你真愚蠢,假如你母亲的死和袭击你的人都和陆建华有关,他为什么偏偏选在自己的宾馆里,就算不会受到丨警丨察怀疑,起码会影响宾馆的生意……
  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母亲死在豪客来宾馆,而你又在哪里受到袭击,这里面就大有文章,这个地点不得不让人联想到陆家兄弟,也许丨警丨察也想到了,只是没有证据……”
  “陆家还有三个兄弟,你指哪一个?”陆鸣问道。
  蒋竹君好一阵没出声,最后恨恨地说道:“如果真是陆家兄弟干的,除了陆建岳这对畜生父子还能有谁……对了,陆建伟很可能是帮凶……”
  陆鸣忽然想起刚才蒋竹君和她母亲之间的对话,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好像和财神的儿子,还有那个陆涛之间有仇?”
  蒋竹君忽然拉下面孔斥道:“你刚才偷听了我们母女的谈话,要是敢透露出去半句,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陆鸣现在知道蒋竹君经常会说些狠话,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际上也就是说说而已,没必要和她较真,于是说道:“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你的事情我跟谁说过?”
  蒋竹君缓和了语气说道:“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你少管闲事……”
  随即又愤愤地说道:“不看着他们父子身败名裂,我死不瞑目……”
  陆鸣惊讶道:“你对他们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蒋竹君扭头喝道:“不共戴天……我说了让你少管闲事。”
  陆鸣心里琢磨,蒋竹君那阵一直以为自己是财神的私生女,那么陆明和陆涛跟她就算是堂兄妹关系,他们之间能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母亲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反正,我有种预感,陆家兄弟肯定是那些暗中觊觎财神赃款的人之一……
  徐晓帆说了,我抓到的那两个人虽然也是为了逼着我说出财神的赃款,但他们有可能和财神的赃款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受雇于人。

  我抓的那两个是老三和老四,还有一个老五已经被丨警丨察打死了,目前不清楚是不是有老六老七,但肯定还有老大老二,多半是个犯罪团伙……”
  “这是徐晓帆说的?”蒋竹君问道。
  陆鸣点点头,说道:“东江市的那个大案子可能就是他们干的……”
  蒋竹君说道:“你帮徐晓帆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他们竟然都没有奖励你?”
  陆鸣哼了一声道:“抠门的很,磨破嘴皮子,最后才给了一部廉价的破手机……”
  蒋竹君在陆鸣的腿上掐了一把,恨声道:“你这个蠢货,丨警丨察给的手机也敢用?要不是我的人机灵,丨警丨察这会儿已经摸到这里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