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0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终于打的手腕酸软,扔掉鞭子坐在椅子上呼哧呼哧娇喘个不停,一边还听见陆鸣嘴里气若游丝地骂道:“贱货……被老子干过的贱货……舒服死了……再来……怎么没劲了……”
  蒋竹君听得一阵恼怒,本想站起身来再抽几鞭子,无奈刚才一阵疯狂,手臂酸软的抬起不起来,一屁股坐在那里,不怒反笑道:
  “姑奶奶……怎么就忘了呢……你是看守所出来的苍蝇……骨头贱着呢……你等着……再想别的法子伺候你……姑奶奶伺候男人的手段多着呢,让你都尝尝……”
  说了一阵,没听见陆鸣回应,趴到跟前看了一眼,只见他气若游丝,好像已经昏过去了,再看看他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心里竟有点不忍,嘴里却骂道:“怎么装死了……刚才的劲头哪儿去了……”
  正说着,只听外面响起一阵手机铃声,蒋竹君马上走了出去,陆鸣原本是趴在那里,听到脚步声出去,马上就测过脑袋,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蒋竹君问了一声:“什么事?”然后就没声音了。
  蒋竹君接完电话,轻手轻脚地走到书房门口,发现陆鸣睁着眼睛,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看见她走进来,赶忙闭上了眼睛。

  “你就装死吧,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说完,一转身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
  屋子里静悄悄的,蒋竹君显然出去了,陆鸣慢慢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坐起来,浑身痛得像刀割一般,脊背上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心里面忍不住又把蒋竹君的祖宗问候了一遍。
  不过,一想到等一会儿女人还要用别的手段“伺候”自己,顿时死的心都有,不用说,等一会儿的手段肯定比鞭子还要难受,眼下浑身别说再经受折磨了,就是美女用手来轻轻抚摸一下也会钻心的疼痛。
  妈的,既然都被打成这样了,只有死扛到底,如果向她屈服的话,不仅让她看不起,说不定得到密码之后真的会要了自己的命呢。
  反正只要不让她密码到手,她自然舍不得杀了自己,接下来干脆就跟她打持久战,她要不是跪着给自己赔礼道歉的话,休想得到那笔钱。
  当然,光赔礼道歉还不够,起码要用身子偿还自己所受到的冤屈,哼,到时候非弄得她半死不可。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开门声,陆鸣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装死,可没想到手脚被绑,倒错了方向,原本是趴着的,这会儿变成了仰躺在那里。
  最要命的是脊背上的伤口触碰到地面,痛得他热不住叫出声来,可显然已经来不及改变姿势了,只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直哼哼。
  蒋竹君探进头来看了一眼,笑道:“哎吆……怎么不趴着了,脊背痒痒是吧,别急……等一会儿我给你挠挠啊……”
  只听蒋竹君在外面忙活着什么,陆鸣猜测可能是在准备着折磨自己的道具,心里面顿时颤巍巍的,不知道这个恶婆娘将会用什么缺德的手段折磨自己,万一要是扛不住可怎么办呢。

  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就听蒋竹君走了进来,在陆鸣身边蹲下来,用手摸摸他的脸,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改变主意了?你要是痛快一点,也省的姑奶奶费事……”
  陆鸣嘴里哼哼两声,没说话。
  蒋竹君拍拍他的脸,问道:“别装死狗啊,给个话,到底说不说那封邮件的地址?”
  陆鸣哼哼道:“想不起来了……”
  蒋竹君把耳朵凑近陆鸣问道:“你说什么?”

  陆鸣又哼哼道:“被你……被你打忘记了……哎呀……想不起来……你打也没用……越打越想不起来……”
  蒋竹君站起身来踢了陆鸣一脚,恨声道:“你这个贱骨头……你有种,你等着……”
  陆鸣一看蒋竹君又要动粗的架势,急忙带着一点侥幸地哼哼道:“也许……等我……等我的伤好了就……就想起来了……”
  蒋竹君一听,二话不说,用双手插进陆鸣的腋下,半抱半拖地往外面走,一边气喘吁吁地骂道:“看不出,你竟然还有受虐的倾向……”
  说着话,把陆鸣拖进了小卧室,让他脸朝下趴在了床上,然后在他的惨叫声中剥掉了粘在身上的衬衫,嘴里嘀咕道:“我这就给你疗伤……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说完,拿起一个装满透明药水的瓶子,用镊子夹了一块纱布,把瓶子里的药水倒在上面,然后直接把纱布按在了他的伤口上。

  陆鸣的身子就像是被电击一般跳起来,嘴里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哀嚎,痛得他差点昏过去。
  “怎么样?现在记忆力恢复没有?”蒋竹君趴在陆鸣的耳边低声道。
  陆鸣嘴里嘶嘶吸着凉气,那一阵痛楚过去之后,脊背上的伤口觉得凉丝丝的,反倒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火烧火燎了。顿时明白女人可能是用酒精在替自己消毒呢。
  “哎吆……脑袋木木的……根本没法想……”陆鸣哼哼道。
  “啊,那就再来几下……”说完,又用一块纱布按在了一道伤口上,这一次陆鸣咬着枕头,没有叫出声来,可浑身忍不住一阵阵轻颤。
  不一会儿,只觉得耳边吹气如兰,只听蒋竹君柔声说道:“既然你喜欢的话,人家就让你这些伤口一直保持新鲜,然后每天这么服侍你好不好……当然,也可以给你换换药,碘酒啊,盐水啊都可以,保证你的伤口不会发炎……”
  陆鸣心里清楚,蒋竹君这是一边替他疗伤一边折磨他,不过,就算是医院里的护士给伤口消毒也照样会痛。
  看来,这婆娘虽然嘴里叫得凶,心也倒也没有想象的多么恶毒,刚才对自己那一番残酷的“蹂躏”,多半是心里憋着一股火太久了。
  何况,刚刚知道自己并不是财神的私生女,心理上本来就有点不正常,自己正好成了她发泄的对象,只能怪自己倒霉。
  “没关系……只要你不嫌烦……就行……前几天被人打的比……比这还重呢……”陆鸣有气无力地哼哼道。
  蒋竹君一愣,笑道:“哦?难道丨警丨察也给你苦头吃了?你该不会都招了吧?”

  陆鸣没有理会蒋竹君的问话,自顾继续哼哼道:“不过……打我人……被老子杀了一个……另一个正在看守所呢……反正,打老子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蒋竹君在陆鸣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嗔道:“这个时候了还威胁人家……我倒是在网上看到了你的英雄事迹,说来听听,究竟怎么回事?”
  陆鸣见蒋竹君不再用酒精折磨他了,脊背上的伤口也没有这么痛了,于是说道:“你给老子点根烟,就说给你听听……”
  蒋竹君轻笑一声,从抽屉里拿来一包中华烟,点上一支塞进陆鸣嘴里,喂着他吸了几口,又端来一杯果汁喂了他两口,然后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
  笑道:“怎么样?人家服侍的好不好……现在可以说了吧?”
  陆鸣于是把那天在陆家镇宾馆被人袭击抢走手机,以及后来两个男人莫名其妙来到家里被自己抓获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