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7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9 22:05:53
  (正文)
  打赢了一切都好的概念不适用于所有美国人。对一场空前辉煌的大捷,失意者绝非罗彻福特一人,胜利者收获的并非都是荣誉。这一概念同样适用于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弗莱彻少将。因为在珊瑚海和中途岛分别损失了“列克星敦”号和“约克城”号,加上开战之初援救威克岛的失败,金上将对弗莱彻的偏见并未因战争形势的改变而改观。像南云在日本海军中备受指责类似,弗莱彻在美国海军中历来被众多的专家所诟病。甚至很多人否认弗莱彻在中途岛海战中的功绩。早期通俗史书作者弗莱彻普拉特撰写的中途岛海战纪实影响颇大,不但不承认弗莱彻的最高指挥官地位,甚至否认弗莱彻参加了本次战役。历史学家内森米勒在1995年写道:“在战后的史书中,没有一个美国海军将领得到的骂名可以与弗莱彻相比,他甚至被斥为贪生怕死之徒。”凭借在中途岛海战中的出色表现,斯普鲁恩斯很快就任了太平洋舰队参谋长,后来更是出任了第五舰队司令官,指挥了美国反攻的诸多重要战役。凭借一系列骄人战绩,斯普鲁恩斯赢到了数不清的褒奖和赞誉。这些同时也成为评论家贬低弗莱彻的理由。

  中途岛战役的现场第一战术指挥官毫无疑问是弗莱彻。但莫里森在1947年明确指出,斯普鲁恩斯是6月那次航母行动的现场指挥。对于这些明显违背事实的说法,当时依然健在的弗莱彻海军上将从未就此站出来辩论过。倒是同为海军上将的斯普鲁恩斯主动出面做了说明:“在那次战斗中,我是完全受命于弗莱彻将军的。”1959年,斯普鲁恩斯特意手抄了一份报告给自己的传记作家EB波特,特意强调:“主要是想让您看看,我在最后一页关于弗莱彻将军的评价,他的确干得非常漂亮!”在斯普鲁恩斯亲自干预下,最终莫里森勉强承认,“6月2日在两支特混舰队汇合时,弗莱彻获得了战术指挥权”。但他还是心有不甘地补充说,“弗莱彻没有航空参谋,而斯普鲁恩斯有哈尔西留下的参谋,所以斯普鲁恩斯在6月4日到6日的关键行动中实际行使了独立指挥权,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一大幸事。”其实从前文战斗的详细进程我们可以看出,到底哪支舰队的参谋班子表现更加出色。

  不管对自己有利或者不利,弗莱彻从未参与上述争论。1964年,当老朋友史密斯为了撰写关于中途岛战役的书向他提出指挥权问题时,弗莱彻再也无法拒绝。他说了一语双关的一句话:“我请你注意一句评论,法国约瑟夫霞飞元帅曾说,‘谁打赢了马恩河战役我说不清楚,但打输了会算到谁的头上,这是毫无疑问的。’”
  此时,还有一个人心情也极其复杂。两支美军特混舰队取得决定性胜利当天,病床上的哈尔西已经得到了前方传来的好消息,那些荣誉本应该属于他至少应该和他有关的。此时哈尔西的病情在不断加重,主要原因是附近修建船坞扬起的珊瑚粉尘及医院油漆抛光作业产生的灰尘。6月5日,轻巡洋舰“底特律”号奉命前往旧金山,尼米兹特意安排爱将兼好友乘舰回国治疗,副官阿什福德上尉随行陪护。在里士满约翰斯顿威利斯医院,美国最好的过敏症专科医生早已等候在那里。当医生告诉哈尔西将开始做过敏性实验以确定病因时,这位海军中将有气无力地笑着说:“那么,你们就先从苏格兰威士忌开始实验吧。”

  6月14日是太平洋舰队一个重大节点,尼米兹实现了“我要找的人到我挑选的人”的重大转变。他到珍珠港已经半年,对所有人都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这天,德雷梅尔少将离任参谋长,前往接替威尔森布朗中将担任两栖部队司令官的职务。新任参谋长就是刚刚在中途岛战役中立下不朽功勋的斯普鲁恩斯少将。虽然他本人不太情愿,但这是战前已经预定了的。部分内部人士认为,此举让斯普鲁恩斯大丢面子,并可能使他失去晋升中将的最佳机会。但就斯普鲁恩斯本人而言,这却是极大的幸运,他因此避开了吞噬无数人前程的“所罗门旋涡”,诸如戈姆利、弗莱彻等人都在这里翻船。等他再次弃岸登船带领无比庞大的第五舰队发起反攻时,太平洋战争大局一定。他面临的问题已经从“能否打赢”变成“能否赢得漂亮”了。

  不过美国人的麻烦很快就来了,原因来自于陆军航空兵。从前文可以看出,中途岛海战中美国航空部队表现最出色的是航母舰载机,几乎所有战绩都由他们取得。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尽管英勇,却也未取得突出战绩。他们使用的大部分是退役或落后的机型,况且众多“卡塔琳娜”在战役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命中日军舰船唯一的一条鱼雷也是“卡塔琳娜”投下的。上面两支来自海军的部队均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三艘航母的鱼雷机中队和中途岛的战斗机中队几乎全军覆没。相比之下陆军航空兵的战绩只能用惨淡来形容,无一颗丨炸丨弹命中目标,伤亡寥寥—不过阵亡最高将领的名额倒是被陆军抢去了。

  在参战的航空母舰尚在海上游弋捕捉战机之时,陆军战机已率先回到了瓦胡岛,喜气洋洋地宣布了自己的“显赫”战绩。“外间盛传陆军打赢了中途岛一战。”这是“企业”号战斗机中队飞行日志上记着的一句话。6月12日,檀香山报纸公布了对斯威尼中校的采访,这位B-17飞行员对记者说:“我们从来不需要去寻找敌人,因为海军飞机早已发现了日本机动部队的确切位置。”这话让众多吃瓜群众产生了误解,认为海军飞机仅仅在战斗中起到了侦察作用。记者鲍勃特朗布尔在报道中高调宣称,“投弹的那些陆军飞行员亲自报告说,他们击中了3艘航空母舰,1艘巡洋舰,另1艘大型舰艇可能是巡洋舰或战列舰,1艘驱逐舰以及一艘大型运输舰。这还不是完全的报告。”

  埃蒙斯中将发给马歇尔的战绩汇总也间接支持了媒体的观点:“B-26轰炸机2条鱼雷击中航空母舰;丨炸丨弹重创1艘航空母舰,可能还炸伤1艘;击伤战列舰3艘,重创其中1艘;击沉、击伤重巡洋舰各1艘;重创驱逐舰1艘,该舰可能已经沉没;导致两艘运输舰起火。”埃蒙斯还添油加醋地写道:“说心里话我认为,如果海军不确信会得到陆基航空兵的支援,它们是不敢以3艘航母冒险与拥有4艘或5艘航母的优势日军对阵的。”作为珍珠港陆军的最高指挥官,埃蒙斯的素质显然不低,他也适当表扬了海军两句:“当然,如果海军没有以航空母舰来冒险,那我们也许不会取得如此巨大的胜利,反而可能遭到失败。”

  《纽约时报》6月9日的一篇社论指出,“就我们目前所知,中途岛海战中日本舰队的主要损失是我陆基机造成的。这次战役表明,一支高度戒备、训练有素、勇敢善战并有足够兵力的陆基航空兵,是可以对付来自海上的敌海空力量进攻的。”
  华盛顿的高层同样片面夸大了陆军航空队的能力。6月5日,陆军部长史汀生就放言:“太平洋上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战役。很显然,美国部队、主要是陆基航空兵对日本人实施了突然袭击,并取得了辉煌胜利。我们打垮了日本舰队之残部,这是事实。但舰队并不起多大作用,陆基飞机才管用。与此同时或几乎同时,日本开始大举进攻中途岛,可能还计划向西对付夏威夷。我陆基战机迎头痛击两路来犯之敌,给了敌人以毁灭性打击。我认为,目前在夏威夷与马绍尔群岛之间的太平洋是太平的。”

  到了6日,史汀生继续得意地说,太平洋的事态似乎已被“我完全控制”。我陆军大型轰炸机在战斗中起了决定性作用。他们攻击时技术娴熟,击伤敌主力舰只多艘,这标志着对高空轰炸的看法有了重大变化。海军将航空母舰投入战斗,他们面对数量上占优的敌航母部队,日子很不好过。不过他们干了该干的,埃蒙斯源源不断地把这些大型轰炸机从夏威夷派往中途岛,最后终于将敌人击退。其中6月6日15秒内击沉一艘日军重巡洋舰—其实那是美国人自己的潜艇—的细节更是被当作传奇故事大肆渲染。

  日期:2018-05-09 22:07:38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