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9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都不希望自己做事很张扬,出来吃饭更是如此。半坡亭女老板月雯知道这些的,只是将功夫坐在里面。等肖建海和赵弘坤两人下车走进半坡亭了,热乎乎的前台站着一溜露着手臂、肚脐和背的女服务生,脸上的笑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让肖建海看到了后觉得南方市有这样一个去处,当真是非常妙的。只是,这种公共场所却不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经常出现的。
  高挑的前台经理走出来在前面带路,没有表露出因为肖建海是领导才有这样的待遇,而是店子的正常礼遇。没有电梯,上到二楼,就“恰好”遇上了老板月雯。月雯的精心修饰和热情主动,自然与服务生有着不同的韵味,那种**特有的**之劲弥散出来,使得肖建海和赵弘坤两人都觉得,就算见过不少女人,但面前这样的女人还是让人见到就无法忘记。
  从二楼到四楼,月雯的主动热情,使得三个人就像是多年之前就是老朋友一般,而她也在上楼过程中和肖建海走得就很近,能够让肖建海感觉到那种女人味,也为这种特有的女人之气息而迷住。

  楼道上之前就安排了的,不会有人撞见。肖建海第一次来,心里自然有着警觉。月雯此时也不会将他的身份就揭开出来,只是将肖建海和赵弘坤当着一般的、又有着缘分的客人而已。
  进包间之时,肖建海和月雯也就挤了一下,使得肖建海能够体会到月雯那旗袍里包裹着的身子有多么的肉感**。挤一下后,月雯站立不稳给肖建海拉着而不摔倒,让彼此之间就化解了那一接触又多了不少的话题。
  肖建海对南方市不熟悉,但赵弘坤能够安排过来,也知道这里是安全的。
  说一阵,月雯的健谈与风趣让肖建海倍感开怀,也就将浑身的疲累消解大半。上了菜,喝酒之后肖建海才说两人是市委大院的,月雯还是装着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就说到了市委大院里之前她也都熟悉,市委大院里的不少人都是半坡亭的客人,但对两人却是第一次见。虽说是第一次见,但又觉得很熟悉的感觉。
  喝了两杯酒后,赵弘坤自然能够体会到月雯的一些心思,也觉得半坡亭这样的店子,今后也只有市委给她撑腰后,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利益所至,月雯所有的表现也就很好理解。当下,赵弘坤先给肖建海敬一杯,敬了后要月雯也给领导敬酒。月雯端起杯子来,给肖建海敬酒。
  “美女敬酒,可得换一种敬法才是。”
  “那要怎么样才好,只要我能够做到的,都成。”
  “交杯酒。”“好坏呢,不是想看人笑话嘛,交杯就交杯,只要不是交颈就好。”月雯笑眯眯地说。
  进到包间,三个人都没有说去留问题,月雯介绍这南方市这边的情况,知道上了酒菜,女老板月雯也就自动留下来陪着两人喝酒。
  喝了两杯酒后,赵弘坤自然能够体会到月雯的一些心思,也觉得半坡亭这样的店子,今后也只有市委给她撑腰后,利益所至,月雯所有的表现也就很好理解。当下,赵弘坤先给肖建海敬一杯,之后,月雯端起杯子来,给肖建海敬酒。
  赵弘坤见了笑着说,“美女敬酒,可得换一种敬法才对。”也不敢说得太露骨,第一次在一起喝酒,女人就算再性感迷人,也怕她突然变脸。谁知道会不会是南方市里谁安排下来的人?
  “那要怎么样才行?我照办就是。”月雯说着看着肖建海,目光灼灼,又婉转波光,给人的感觉似乎会听从一切意思地去做任何事。浑身媚妩**,逸散出来,肖建海顿时觉得浑身都舒坦了,又觉得内心中的那男人之念给引发激昂。
  “交杯酒。”赵弘坤脱口说出。
  月雯转脸看过去,脸颊绯红,更见生动起来,性感的嘴唇开合之间给人更多的遐想,说,“好坏呢,不就想看人笑话嘛。”矜持了下,继续说,“交杯就交杯,只要不是交颈就好。”月雯笑眯眯地转过去看肖建海。
  肖建海顿时站起来,察觉自己有些失控,似乎要控制下,但月雯举杯人也挨近一步。三人本来是分坐桌的三方,月雯走一步两人也就能够清晰地闻到对方的气息,那股飘香更是让肖建海感觉到浸人心扉,当即轻飘飘地有了醉感。也就不再去多想,觉得自己看人准,能够看到月雯之所以这样,应该是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就算肖建海不四处走又初到南方市没有几天,但从市电视台新闻节目上也是能够看到他的,再说,新到任的市委书记,南方市这些有档次的去处,哪会不多加注意?

  此时看着月雯,觉得没有一处不惹人喜欢,引人幻想。这样的女人,多年来都还没有遇上。平时遇到的女人也不少,但多数女人就算有心讨好男人,只是不少身有媚骨,再多的努力都不如此时月雯的一个眼神具有的效果。
  绯红的脸颊,似乎羞态横生,但看她样子却有觉得下了决心,鼓足了勇气要陪着喝酒。这些神情都不要月雯刻意去做,肖建海、赵弘坤都深有体觉,这个女人的魅力,肖建海自然是主动选择投降。站着觉得会让美女心冷,当即往前走一步也就和月雯面对面地,顿时就清晰地闻到那如兰的气息,以及月雯似乎有些急促的慌乱和她脸上强制的稳定。
  肖建海觉得自己对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看的很清楚,又似乎看不出她到底是什么用意。不管什么用意,都不会对他有危害,他所担心的是她心里是不是对他有意。要是没有什么情意,逼迫着她心中觉得不忍,但真要将她舍弃离开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宁静下来做工作?
  心中居然像年轻毛头小伙子般地在女人面前忐忑起来,是肖建海无法想象的状况,但在月雯面前,在见到她还不足半小时的过程里,真的就有这样的感觉。
  弥散开来的气息让人更加迷醉,肖建海在努力地让自己镇定平稳下来,免得面前的这个女人看出自己的内心,他担心的是给女人笑话他从而看轻了他。女人对男人的所求,不外乎就是能够有足够的保护、能够让她心中所需得到满足。肖建海也是一个控制**很强的人,就算在月雯面前有超乎他自己以外的感觉,依然不想就让她看得轻了。转念想来,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对她的,似乎心里又强大一些。

  凭借着这股气势,肖建海将手里的酒杯往前推,对怎么样来喝交杯酒。交杯酒有什么用的仪式,都非常低熟悉这个套路。在酒桌上,喝过交杯酒后,算是完成了成婚的仪式,就变得很亲密,甚至可用最亲密的称呼来称呼对方。当然,酒席散后,是不是大家都一笑而过,那就看个人的魅力和缘份。
  在体制里,从上到下,对这些事情都没有几个人会当真的。
  月雯见他站着有了动静,两人的间距还是稍大了些,当下往前挪了些,也就更便于完成喝交杯酒了。手往前伸,穿过肖建海的手臂弯,小心地控制着酒杯不让酒洒出来。月雯对交杯酒自然很熟悉的,在南方市里虽说没有几个人能够让她这样做,但每一年里,也不知道与人喝过多少交杯酒的。不单是要应酬,也是她自己的一种需要,女人在应酬里,也是有着一种掌控天下的满足感。
  日期:2018-05-1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