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从来都没有唱过歌的彭长宜,对这首歌的把握很准确,尽管他没有什么歌唱技巧,但是唱的很投入,以至于最后没有人鼓掌和叫好,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完全沉浸这首歌的寓意之中了……
  “……有没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
  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
  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
  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要相信自己的路
  红尘中
  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触……”
  眼泪,顺着丁一的脸颊流了出来,想起了初到组织部,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彭长宜的情景,甚至,还想起了彭长宜第一次去她家的情景……在彭长宜的心目中,还保持着那份对她的美好感情,但是,目前早已经是物是人非,许多美好的记忆,只能储存在记忆的最深处了……
  是的,这首歌,简直就是彭长宜对丁一的表白,表达了他一直都想跟她说的话,那就是希望丁一不哭,希望她坚强,希望她振作起来快乐起来。
  彭长宜也投入了,他唱的也是鼻子酸酸的。

  王圆起哄,说道:“处丨女丨唱都唱这么好啊?简直是原版,以后歌星都该失业了。”王圆边说,边把一束鲜花递给了丁一。
  丁一接过来,含着眼泪走到彭长宜的面前,使劲并着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感情,把花举到他的面前,哽咽着说道:“科长,谢谢你……”说完,便主动张开双臂,和彭长宜拥抱在一起……
  彭长宜紧紧地抱了一下丁一,拍着她的后背,没有说话,他松开了丁一,接过了她手中的鲜花,看着她,深情地唱到:
  “……朋友别哭

  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
  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
  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
  请你不要不在乎
  请你不要不在乎……”
  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彭长宜转过身,冲着丁一她们深深地弯下腰……

  丁一听得泪流满面,五味杂陈,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由于雯雯不适宜久在歌厅,彭长宜的歌又把丁一唱得愁肠百转,他们又玩了一会,就从歌厅出来了。
  王圆说:“小丁,你就住在雯雯的房间里吧,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
  丁一擦着眼泪点点头。

  雯雯见丁一伤感,就说道:“王圆,要不你自己回去吧,我陪丁一。”
  丁一赶忙摆着手说:“别别,你是大熊猫,还是跟王总在一起吧,我怕了。”
  彭长宜说:“这样吧,你们回去吧,我跟丁一还要重要事情要说,小许呢?”
  “在这。”小许和陈乐从后面走过来。
  彭长宜说:“你们俩留下一个,其余的你们该干嘛该干嘛去吧。”
  雯雯说:“干嘛呀彭叔儿,你还避嫌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到不是,我喝了那么多的酒,得有个人陪我呀。”彭长宜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陈乐说:“我晚上没事,我留下吧。”
  王圆说道:“那我们先走,小丁,明天等着我们,对了,明天我们送丁一,你们谁跟着去?”
  彭长宜说:“我就不去了,明天要赶回去开全县干部大会。”

  丁一连忙说道:“我不用送,明天坐车回去就行,你们都有工作,就我是闲人。”
  王圆说:“别,他们都忙,明天我和雯雯送你,顺便,我们也去阆诸达溜一圈。”
  雯雯说:“对,我也想去阆诸逛逛。”
  丁一没再说什么,王圆说:“丁一,睡个好觉,明天咱们不急着走,中午赶到阆诸你请我们吃饭就行。”
  丁一笑着和他们再见。
  目送着王圆的车驶出大门,丁一突然回头跟彭长宜说道:“科长,你的事着急吗?”
  彭长宜说:“怎么了?”
  “我想让你陪我回趟单位,一来是钥匙没有放下,二来我要回办公室看看,上次爸爸来有些东西没给我拿。”

  彭长宜说:“明天白天再去吧。”
  丁一说:“我现在身上这么多血痂,明天在吓着他们。”
  彭长宜想了想,就点点头,一招手就让丁一和小乐上车。
  小许看了他们一眼后,上了自己那辆警车,头上车前,他跟丁一握手,说道:“小丁,我明天还有事,就不送你了,希望你别忘了我们……”
  丁一的眼睛又湿润了,她握着江帆这位以前司机的手,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只能不住地点点头。
  丁一来到单位,见警卫室里有灯光,但里面没有人,她便走了进去,彭长宜掉好车头,在车里和陈乐等着她。
  陈乐说:“要不要我跟她进去帮她。”
  彭长宜摇摇头说:“不用,办公室没有她什么东西要拿的。”
  办公室里,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让丁一带走的,她打开抽屉,几乎全是资料带,有两个用满的采访本她装进了包里,她的私人物品,很少放在办公室,她打开文件柜,见有两个获奖证书,还是上次参加节目评选时获得的一等奖。丁一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布包,把她要带走的东西统统装进了一个布包里。
  当她直起腰的时候,猛然看见了柜子里有个手提袋,手提袋里有一个礼品盒,这个礼品盒是曾经没有公开在市场上销售的帆树酒和市长酒,这个酒是当年亢州酒厂的调酒师,因为他家院里那颗二百多年的老槐树,阻碍北城路扩建,在规划中,本来是要被伐掉的,后来这个调酒师的父亲以不拆迁为由,给当时的市长江帆上书,要求保存下这颗古树,江帆经过调研,最终决定让道路给古树让路,这颗古树才得以保存下来,并拿出了自己第一笔的市长基金,用于重新规划道路。当时,这个调酒师有感于马路给古树让路这件事,就心血来潮,调出了两款新酒,他就给这两款酒命名为帆树酒和市长酒,第一批投入市场后,被本地的人就抢购一空,后来又加大生产量,但是江帆知道后,叫停了这两款酒,许多爱好收藏的人,就开始囤积这两款酒。那个时候,丁一还在广院学习,她听温庆轩说了这事后,跟温庆轩要了一提这种禁销的酒。

  9.2
  她把礼品盒掏出,打开礼品盒的包装,里面一共两瓶,一瓶是帆树酒,一瓶是市长酒。她伸出满是血痂的双手,摸着这两款酒,内心又是一阵伤感。她要离开亢州了,不能把这两瓶酒遗弃在这里,她要把它们带走。她突然又想起了江帆的那首诗:我的爱啊,像蜡烛,燃尽成灰,泪尽始干,最后一滴泪啊,好想落到你的发梢,滚到你的脚旁——多么多么地希望,你把它收好、珍藏……只要冬不雷、夏不雪,只要地不老、天不荒,只要上有阳光,下有希望,我的心,终将所往!因为,有你的地方,再远,也是天堂……

  泪水,再次流出,她抚摸着酒瓶,把它们收好,重新装进了手提袋,锁上了门,把钥匙放在了警务室的桌上,给看门的师傅留下一张字条后,就走了出来。
  当陈乐下去接过丁一手里的东西时,眼尖的彭长宜早就看见了那个装着市长酒的提兜,在心中叹了口气。
  回来的路上,丁一抱着那酒默不作声。彭长宜就在心里想着怎么跟丁一说那个房子的事。
  到了酒店后,彭长宜跟丁一说道:“小丁,你先把东西放到房间,我在二楼接待室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