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宴的餐厅安排在酒店最好、最豪华的那个大包房里,四周摆满了鲜花,餐台上,是一束由99朵玫瑰组成的花束,王圆拿出珍藏的茅台摆在桌上。
  首先来到包房的是父亲王家栋,然后就是尚德民带着陈乐和小许赶到,最后是曹南,王圆也邀请了市局的武荣培,但是武荣培借口有事没来。那天事情结束后,武荣培就带着驻扎在红军团的特警悄悄撤回了锦安。
  出席晚宴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王家栋看了看表,说道:“彭长宜怎么还没到?”
  王圆说:“估计快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我特地给彭叔儿打了电话,他说保证晚不了。”
  彭长宜是昨天晚上回的单位,因为今天上午有一条新修的公路通车剪彩。这是他主政三源后第一条竣工通车的公路。按说,他这个县委书记完全没有必要出席这个剪彩仪式的,原因就是这条路是上次喝酒跟他叫板的那个牛书记所在的乡修的,当时还是县长的彭长宜就私下承诺,如果他们乡这条路在今年通车,他要亲自给他们剪彩。没想到,这个牛书记也是跟彭长宜赌气,果真就在上冻前?把这条路修通了。尽管这中间三源经历了政局动荡,彭长宜也由县长晋升为县委书记,但当时的承诺没有变,所以,一向信守承诺的彭长宜,无论有什么事,都是要推掉的,他果真给牛书记剪了彩。

  这个牛书记以前因为跟邬友福和葛兆国的关系比较密切,对彭长宜安排的工作有一种天生的抵触情绪,但在那次的酒桌上,彭长宜对他软硬兼施、真真假假还真把他唬住了,对彭长宜,牛书记就有了畏惧,加上三源邬友福和葛兆国的落马,他整天战战兢兢,唯恐自己因为跟他们的关系而受到牵连,为此,彭长宜特地找他谈话,让他安心工作,如果有问题主动坦白,没有问题就踏踏实实干事,三源,无论是谁主政,都是需要干事的干部,并再次跟他重申,自己当时的承诺不会变。

  就这样,这个牛书记安排完乡里的日常工作外,几乎其它全部时间都泡在了这条路上,书记亲自在工地督阵,无论是速度还是质量,当然是没的说。果然,提前完成通车任务,并且通过验收达标,成为三源的一条样板路。
  彭长宜当然不能食言,出席了今天上午这个隆重的剪彩仪式。彭长宜在给予这个牛书记尊重的同时,他和牛书记都清楚,在接下来的干部任用改革制度中,牛书记肯定会因为关系第一个要被裁的。牛书记曾经跟彭长宜说过:“我刚找到干事的乐趣,如果自己再年轻几岁,保证可以干更多的事,可惜,自己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在丨党丨委书记的岗位混了这么多年。”
  彭长宜上午剪完彩,紧接着就召开了班子会议,对推行干部改革制度做了最后一次安排部署,他惦记着亢州的这台晚宴,散会后,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坐上老顾的车就往回赶。
  六点整,彭长宜和老顾终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了,老顾把手包交给彭长宜后就要出去,王圆叫住了他,说道:“顾师傅,您今天也在我的邀请范围之内,已经给您预备好了座位,如果硬回去的话我会伤心的。”

  彭长宜跟王圆说:“我是这么传达的,可是他不信,我说你上去听听王总怎么说再走不迟。”
  王家栋说道:“老顾,坐下吧,今天又没有外人。”
  老顾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我……我还是回家吃自在一些。”
  这时,门被推开了,雯雯和丁一走了进来,不知谁带的头,屋里的人居然冲他们鼓起掌来了。
  彭长宜打量着丁一,就见丁一的脖子上,有几处不大的划痕,已经结痂,白皙的双手和露出的手腕上,也满是结了痂的划痕。他不忍心再看了,也举起双手使劲地鼓掌。
  “进行下一个节目,献花!”王圆大声说道。
  献花?人们都愣住了。
  “对,就是献花,看看你们谁的座位上有花,谁就要把花献给两位女英雄。”王圆高声说道。

  听他这么说,众人都回过头打量自己的座位,这时,大家就发现,王家栋和曹南座位后面的插兜里,别着两束献花,曹南一看,赶紧起来说道:“这个座位不是我的,是尚局临时让给我的,我不算。”
  还没等他站起来,尚德民就把他按在椅子上,说道:“我刚才是占用了你的座位,你不算谁算?”
  “哈哈。”彭长宜他们一边笑着一边鼓掌起哄。
  曹南说:“不对,这个活儿我干不了,是王圆的事。”

  王圆过来说道:“我们当初安排这项活动的时候是针对的座位,没有针对哪个人,谁赶上就算谁,谁就要完成这个仪式。”
  彭长宜这时走过来说道:“曹大秘,你就别推辞了,给女士献花,无尚荣光,机遇难得,您就从了吧。”
  “从了吧!”
  小许和陈乐附和着说道。
  曹南看着彭长宜,说道:“彭长宜,这样,这个无尚荣光的差事交给你了,你来做吧。”说着,就又要起身。
  彭长宜连忙说道:“曹大秘,你怎么扭捏的像个女人啊,不就是给两位女士献个花吗?看你拿捏的,是不是这个活儿从来都没练过?”
  曹南不好意思地说道:“兄弟,真让你说着了,长这么大,还真从来都没练过,别说是花了,我就没给任何女士送过任何东西。”

  彭长宜嘴一撇说道:“别表白了,你偷偷地给嫂子以外的女人送东西,我们哪儿知道啊?此刻,当然不能表现的太熟练了呀,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一阵哄堂大笑。
  曹南说:“有你彭长宜我就好不着,多好的两口子都得让你给拆散了。”
  彭长宜不依不饶地说:“嗨,这年头可是不兴乱扣帽子,你说,我拆散几对了?再说了,人家不就是刚有这么个想法,还没得跟嫂子说呢?这没有付诸行动的事,不能算事实。”

  王家栋见他们争论不下,就站起里,捧着鲜花说道:“我说曹南,你呀,别争了,你争得过他吗?再说下去,真的假的都扣你头上了,到时你兴许真的跟弟妹说不清了,你以为他做不出来呀?”
  曹南说:“您不知道,我是故意气他,其实我知道,这个活儿,他非常想练,我不得不照顾一下他的情绪。”说着,也捧起鲜花站了起来。
  这时,旁边的音响里居然还飘出了音乐,而且是“运动员进行曲”,大家一听又都笑了。
  王家栋和曹南站起,王圆说:“两束鲜花是不一样的,不要送错人。”

  听他这么说,两个人才低头看了看鲜花,的确不一样,一束满是康乃馨,一束是满是红玫瑰。王家栋手里的是红玫瑰,他看着王圆说道:
  “你小子搞什么搞,我别的花不认识,这红玫瑰还是认识的,这红玫瑰我送给她俩谁都不合适啊。”
  王圆也笑了,说道:“您认识问题不要这么狭隘,那么多粉丝给歌星献花,献的都是红玫瑰,不要局限在某一个意思上。”
  曹南说:“咱们还是合着眼献吧,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的程序,咱们也别讲究了,兴许,咱们真落伍了。”
  王家栋笑了笑,看着手里的红玫瑰,说:“我这花献给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