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拿着棉签的手停在半空,看着丁一说道:“小许,你看出来了吗?这一个也放不下,不然,她在离开亢州前,去万马河畔干嘛去了?”
  小许不知道万马河畔曾经的故事,但是他知道市长江帆那幅万马河畔的艺术照片,他恍然明白了什么,说道:“唉,一对傻人。”
  小许现在可能不太清楚,傻人,何止是江帆和丁一?眼前的彭长宜更是一个傻痴!明明知道她的心有所属,但就是放不下她,自从江帆走后,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包括眼前不顾嫌疑的陪伴在她的身边。
  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他们查看了一下丁一的情况后,彭长宜问道:“她怎么还不醒?”
  大夫说:“没关系,她问题不大,会醒过来的,又说胡话着吗?”
  彭长宜很反感大夫把丁一说的话定位为胡话,就说道:“那不是胡话,那是她的真话。”
  刚才,昏睡中的丁一突然全身战栗了一下,睁大惊恐的眼睛说道:“雯雯,快跑,快跑!”说完这话后,又闭上眼睛昏过去了,随后,额头就沁出了冷汗。这怎么能是胡话,分明是是丁一在掩护雯雯快跑!
  大夫笑了笑,看着他说道:“彭县长说的有道理。”
  如果不是在岳母的单位,彭长宜可能还会反驳他两句,这些人毕竟是岳母的同事,他不好说什么了。
  大夫们走后,彭长宜看着丁一,在屋子里走了两圈后忽然说道:“小许,等过段时间我不太忙了,咱们开车去趟内蒙怎么样?”
  小许一听,来了精神,说道:“当然可以了,我那天还想着呢,你不是不理我们吗?我们去内蒙找你!”
  “只是不知那边的路况怎么样?”
  小许说:“国道没有问题,如果不好走也就是到他们境内的路不好走。”
  “大概要走几天时间?”
  “要走……嗨,咱们都不知道去哪儿找他,怎么计算天数?”
  “是啊——”彭长宜叹了一口气。

  丁一苏醒过来时,天已大亮,房间只有小许一个人趴在她的脚下睡着了,听到丁一的动静,小许抬起头,坐在丁一的床边,说道:“小丁,你终于醒了,彭哥整整守护了你一夜。”
  丁一想起来在现场看到的彭长宜,她歪着头看了一下,屋里没有彭长宜,她感觉头痛欲裂,又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睁开眼睛,蠕动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想喝水……”
  “哦对不起,我给你拿。”小许赶忙给丁一端过水,他一手端杯,一手张着,不知该怎样去扶丁一,这时,护士进来,小许脸红着说:“护士,帮下忙。”
  护士笑了,说道:“她家属呢?”
  小许不高兴地说:“那不是她家属,我们都是她的朋友。”

  护士是新来的,她不认识彭长宜很正常。
  护士走到丁一身边,扶起丁一,说道:“你去把床摇起来。”
  小许摇起了床,护士让丁一靠在自己的身上,丁一喝了几口水,伸出缠着纱布的手说道:“我自己来吧。”
  护士说:“别动,你的肋骨断了,要注意。”
  丁一一听,吓的脸立刻白了,说道:“断了?”
  “怎么会断?”
  “摔的呗。”
  “怎么摔的?”

  护士笑了,说道:“这个恐怕要问你自己。”
  丁一想不起是怎么摔的,这才感到了浑身疼痛。
  这时,王家栋进来了,丁一连忙欠起身,叫了一声:“王书记好?”
  王家栋紧走了两步,来到丁一身边,伸出双手,握住了丁一一只手,说道:“小丁,好样的,太感谢你了,雯雯都跟我们说了,你非常勇敢。”

  听王书记这样说,丁一脸上有了愧疚之色,她说:“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雯雯。”
  王家栋一皱眉,说道:“怎么讲?”
  “本来雯雯不让我瞎转了,我没听她的话,还是瞎转了。结果就被坏人暗算了。”
  王家栋笑了,说道:“这和你没有关系,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想,被贼想上的事,迟早都会被偷的。你感觉怎么样?”
  丁一有些虚弱地说道:“就是浑身疼,除此之外没有什么。”
  丁一说的是事实,哪怕她轻轻地动一下,不光是浑身的骨头,就连每一寸皮肉都疼。
  王家栋说:“雯雯说你为了保护她母子俩,冒充是小圆的媳妇,而且替她挨了不少的打,那个坏蛋还把你扔到了车上,你又从车上摔到地下,浑身肯定会疼。”
  丁一听了这话,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幕,当时只记得脑袋猛然就撞到了什么地方,随后就失去了知觉,肋骨肯定是摔断的。
  “小丁,我谢谢你。”王家栋握着丁一的手真诚地说道。
  听王家栋提起她冒充王圆媳妇一事,丁一不好意思地脸红了,她说:“您千万别这样,雯雯跟我说,您对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非常疼爱,雯雯是陪我才有了这么一劫,说真的,我感到万分的对不住您,您要是再说谢我的话,我就只有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王家栋听丁一这么说,不由地开心大笑,但是,笑过之后,他还没忘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他说:“小丁,我听雯雯说,你当时反应比她快,立马就承认你是王圆的媳妇,你是怎么感觉出这个人和王圆有仇?”
  丁一愣了一下,她心说,不愧是政法委书记,但是,丁一无论如何是不能把彭长宜和江帆他们平时议论的话告诉他的,就说道:“他上来就问我们俩谁是王圆媳妇,我就想肯定是冲着王圆来的,雯雯怀着孕,我怕他们伤害孩子,就厚着脸皮说我是了。”说到这里,丁一的脸就又红了。
  王家栋见丁一说到这里脸红了,这个女孩子的确不错,想起她跟江帆的种种传言,就感觉丁一有些无辜,他微笑着看着丁一,点点头,又说道:“你认识他吗?”
  “我没有正式跟他接触过,但是我见过其他记者拍摄的有关他的素材带,尽管当时没立刻想起他是谁,那也算是认得他,不过他也没有认出我是电视台的,他只是说看着我面熟。”
  贾东方一度是亢州的名人,丁一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即便他们互相认出也属正常,但是王家栋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个贾东方到底和儿子王圆存在什么仇恨,以至于让贾东方越狱千里寻仇?又想到彭长宜自从知道贾东方绑架雯雯她们后就没有表示一丝疑问,这就说明他并不吃惊,丁一那个时候经常和彭长宜江帆他们闲聚,按理说也是该有所知情的,所以,才有了他刚才问丁一的那番话。
  丁一回答得没有任何漏洞,这更加让王家栋狐疑,也许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于是王家栋说道:“小丁,你安心养伤,小圆找了专人来照顾你,一会就能到。”
  丁一连忙说道:“我不用照顾,我没事了,输完液我就出院。”
  王家栋看着她,说道:“你身上到处是伤,需要观察,你的肋骨还断了两根,要好好养伤,我知道你爱吃饺子,我已经给你阿姨打电话让她给你包饺子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