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0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妈,你不知道,这小子真不是东西,实话跟你说吧,为了这笔钱,我都……都跟她上床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出尔反尔一再欺骗我,这种人根本靠不住,反正我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女人惊呼道:“什么?你……你都跟他睡了?难道你喜欢他?”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他是个恩将仇报的混蛋,我最恨这种把女人当玩物、忘恩负义的人了……
  哼,你不知道,这小子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抓了两个杀人犯,丨警丨察夸了他几句,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马上把我供出来了……”
  “啊,他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你怎么知道?”女人吃惊道。
  蒋竹君哼哼道:“我给过他一部手机做联系工具,前两天收到一封短信,约我在江心公园见面,我当然以为是这小子发的……

  幸亏我多了一个心眼,让阿玲先去查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不少可疑人物,显然是丨警丨察的便衣……哼,他还以为躲在丨警丨察提供的安全屋里姑奶奶就找不到他了……”
  陆鸣听了蒋竹君的话,心里直叫冤枉,要不是还想继续偷听他们母女的对话,早就忍不住嚷嚷起来了。
  “怪不得丨警丨察会找上门,说不定跟他有关……既然他已经把你供出来了,那就更不能杀他了,他如果死了,丨警丨察肯定怀疑是你干的……”女人有点焦急地说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怀疑有什么用?我让丨警丨察连尸体都找不见……再说,我拿到密码之后马上出国,在外面住上十年八年,谁能把我怎么样?”
  陆鸣听得心惊肉跳,心想,妈的,在没有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打死也不能给这个婆娘账号的密码,否则就会有杀身之祸呢。
  女人急的好像都快哭了,央求道:“阿君,你可别乱来啊,你要是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妈想想吧,我可只有你一个女儿,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妈辛辛苦苦一辈子还有什么意义啊……”说着,竟然呜呜咽咽哭起来。
  蒋竹君似不耐烦地说道:“哎呀,你哭什么,好像我已经被绑缚刑场似的……你怎么就不往好里想,总想着我会出事……”
  女人抽抽嗒嗒地说道:“难道这些年你惹的事情还少吗?哪一次不是担惊受怕的……妈做这么大的生意都没有你这么让人操心……难道你忘了警校那件事的教训了,妈付出了多大代价才把事情摆平啊……”
  只听蒋竹君幽幽道:“凡事有利有弊,你虽然付出了代价,不是也找到了一个疼你爱你的好男人吗?”
  只听女人骂道:“哎呀,你这死丫头,越说越不像话……难道妈愿意那样吗?那时候,就是给钱也解决不了,田振东这个坏蛋,一心看上了人家的身子。
  可我那时候已经有建民了,怎么能再跟他……可为了你,妈连脸面都不要了,被他睡了三天,才把你的事情摆平……没想到建民出事之后,他又来纠缠人家,没办法,只好……”

  蒋竹君低声安慰道:“妈,男人就是这么回事,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我爸对你也不错,这个田振东比我爸对你还要好,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两个事业有成男人的痛爱,你也该满足了……”
  女人幽幽说道:“你今后别我爸我爸的,今天我就告诉你实话吧,你根本就不是建民生的……你也别一天到晚想着给他报仇了……你们两个根本没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陆鸣马上竖起了耳朵,心想,好啊,原来蒋竹君这个私生女都是水货,只是好像她自己也并不知情,而是她母亲一直瞒着她,怪不得财神遗嘱里只字未提她的名字。
  蒋竹君显然也是一愣,随即笑道:“妈,你就别动心思了,为了阻止我替我爸报仇,这种瞎话你也能编的出来?他要不是我爸,那谁是我爸,你该不会外面还有男人吧……”
  女人羞愧地抽泣道:“你就别逼我了,我这些年把你拉扯大容易吗?不管谁是你爸,反正他们只管下种,从来不管教养,你何必要自寻烦恼……”

  蒋竹君惊异道:“妈,你该不会和陆老闷也有一腿吧?我听说陆家镇有点像样的小姑娘都被他玩过……”
  女人骂道:“胡说八道……哼,在陆家几个兄弟里面,陆老闷算是好人了,建民最花心,好在对女人不错,出手也大方……
  最坏的就是陆老大陆老三父子,哼,难道你没听说,前些年一笑亭案子还没有发的时候,陆家镇起码有三十多个女孩被他们选中带到一笑亭供达官贵人玩弄,要不是后来发生了那个案子,还不知道有多少清白人家的女孩儿被他们糟蹋呢……”
  蒋竹君咬牙切齿道:“陆老大父子简直不是人,听说那两个死在船上的校花是被他们注射了丨毒丨品之后活活玩死的……”

  女人叹口气道:“陆家父子道德败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那些女孩也有自身原因,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陆家镇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姓陆,可只有陆建岳一族被称为大将军的后裔。
  所以,有些外来的陆姓人家,巴不得自家女儿能从陆家兄弟那里借种,反正大家都姓陆,只要能和陆建岳家族搭上关系,死后就能进陆家祠堂,就算陆大将军的后人……”
  蒋竹君哼哼道:“妈,听说你当年在陆家镇也是一枝花,是不是跟陆老大也有关系啊……”
  女人恨声道:“我撕你的嘴呢……我们蒋姓在陆家镇也算是最古老的姓氏,最早和陆大将军的族人通婚,根本没必要攀附他们家族,我除了建民,和陆家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那你究竟和谁生了我?我总不能没爹吧?”蒋竹君问道。
  听了蒋竹君的这个问题,陆鸣忍不住又同情起女人来,心想,她表面的强悍可能和幼年时期缺乏安全感有关,这一点倒是和自己同病相怜啊。

  只听女人说道:“你要是答应放手的话我就告诉你,否则,你别想知道……反正,建民不是你父亲……”
  蒋竹君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怪不得,我还一直纳闷呢,他为什么宁可把赃款的秘密告诉一个不相干的苍蝇,居然也不告诉我,原来我压根就不是他的女儿……”
  女人抽泣道:“这你倒是冤枉他了,虽然你不是他的女儿,可对你还是挺关心的……他之所以不跟你说这些事,那是因为我警告过他,不许他把你拉下水……”
  “你警告过他?你通过什么方式警告他的?”蒋竹君吃惊地说道。

  顿了一下,恍然大悟道:“你是不是认识孙明乔?原来你一直通过孙明乔跟他联系……”
  女人抹抹眼泪说道:“哼,看守所又不是铜墙铁壁,我要想跟他联系有的是办法,难道非要通过孙明乔……
  哎,人都已经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有些事情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如果你听妈的话,将来有一天总会让你知道……”
  只听蒋竹君似自言自语道:“既然不是他的女儿也好,这样姑奶奶就和陆家没有一点关系,做起事来没必要再心慈手软了……”
  女人生气道:“你这死丫头,我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你是一句没听进去,这么说你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