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0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了,自己去医院探望周玉露的时候被两个穿白大褂的人绑架了。天呐,这是什么地方。好像是躺在一张床上。
  陆鸣感到一阵恐惧,睁开眼睛极力看过去,隐约觉得自己躺在一个小房间中,里面的情景似乎还有点眼熟,紧接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就钻进了鼻孔,用力嗅了几下,忍不住心里就骂开了。
  妈的,吓了个半死,原来竟然是蒋竹君这个婆娘绑架了自己,不用说,她找不到自己以后,肯定想当然地以为自己骗了她,所以才恼羞成怒动用了“暴力”手段。
  这婆娘也真够大胆的,竟然敢在丨警丨察的眼皮子底下绑架自己,显然是被逼急了,担心自己把银行账号的密码告诉丨警丨察,只是不清楚那几个帮手是什么人。
  既然知道绑架自己的人是蒋竹君,陆鸣恐惧的心理就减轻了不少,虽然他对蒋竹君仍然有防范之心,可相信自己只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还不至于对自己动粗,何况,账号的密码还没有得手呢,她怎么也不会杀了自己吧。
  这样一想,陆鸣徒劳地扭动了几下身子,张开嘴就想大喊起来,忽然传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不是蒋竹君,好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女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建民死后她们就盯上你了,要不然为什么会跑到警校去调查你……”只听女人说道。
  蒋竹君说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我毕竟受过审查……他们还不至于怀疑我和赃款有关……奇怪,我爸的死因不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在负责调查吗?徐晓帆怎么会掺和这件事?”
  女人说道:“我听你田叔叔说,建民的意外死亡和他留下的赃款本身就是同一个案子,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和W市公丨安丨局也没有明确的分工,既然那个女丨警丨察找上门来,肯定是对你或者对我产生了怀疑……”

  蒋竹君哼了一声说道:“让他们调查去,没有证据能把我们怎么样?密码马上就要拿到手了,到时候我去国外待上一两年,等到事情平息以后再回来……”
  只听女人有点焦急地说道:“我告诉你,省公丨安丨厅已经派人和那些外国银行谈判,尽管这些银行承诺不会透露客户的资料,可为了在中国做生意,早晚有一天会跟政府合作。
  所以,就算你能拿到密码,可你只要敢动账上的钱,跑到哪里都要被抓回来,那时候你什么都得不到……
  听我一句话,还是好好劝陆鸣说出密码,然后带他去公丨安丨局,只要这笔钱还给了政府,你也算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功。
  你不是一直想当刑警吗?我就跟你田叔叔说说,想办法把你安排在市局刑警队工作,反正我们又不缺钱,你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难道不好吗?”
  陆鸣暗中听的直点头,心想,这是哪来的女人,竟然如此深明大义,如果蒋竹君真能按照她说的话去做,自己不就省了不少麻烦吗?
  陆鸣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只听蒋竹君就像神经质一般叫嚷道:“不好,不好,不好……难道我是为了这笔钱吗?我这是为了发泄我们母女这么多年来憋着的一口恶气……这口气不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只听女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阿君,该放手时要放手……陆明已经死了,陆涛也断了一条腿……
  再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里面也有你自己的责任,你还想怎么样?眼下公丨安丨局对这笔钱虎视眈眈,难道你真的想毁了自己?
  何况,盯着这笔钱的人除了公丨安丨局之外,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陆家兄弟肯定也眼红,一旦钱在你手里的消息透露出去,咱们母女就别想过一天安稳日子……”

  母女俩?这个女人难道是蒋竹君的母亲?原本还以为她们母女俩都在暗中觊觎陆建民的赃款,看来自己是猜错了。
  只听蒋竹君恨恨地说道:“正因为他们都惦着这笔钱,所以我才不让他们如愿,这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
  哼,陆明确实死了,陆涛也成了残废,但是孙淦父子还没有受到惩罚,我要让他们父子身败名裂……”
  只听女人吃惊道:“就凭你能斗得过孙淦父子?且不说孙淦现在当着市委书记,大权在握,就是他儿子也财大气粗,不可一世,眼下他们还不知道你在暗中捣鬼,否则,早就有人出面收拾你了。
  你就别不知天高地厚了,那范昌明和卢源身为局长副局长跟孙淦斗了几年,最终怎么样?也就扳倒了陆建民,孙淦父子毫发无损,那个韩越还升了官,调到东江市当市委书记去了……”
  只听蒋竹君说道:“妈,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胆小?难道咱们母女就白白被他们羞辱了?你忍得下这口恶气,我可忍不住……

  斗得过斗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我都准备多少年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你要是害怕,就别参与,反正我不会连累你……”
  只听女人气愤道:“哎呀 ,你这死丫头,你从小就没有听妈一句话,让妈操碎了心,这一次就听妈的话吧。
  妈是过来人,知道其中的厉害……再说,都是十几年前的陈年旧账了,你何必抱着不放呢?难道当妈的还能害你不成?”
  果然是蒋竹君的母亲,有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儿确实够她操心的,听蒋竹君口口声声说自己母女受到了侮辱,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淦这个名字财神倒是在遗嘱里面提到过,那是他的仇人,没想到也是蒋竹君母女的仇人,更没想到竟然是W市的市委书记。
  而那个韩越以前居然也在W市当官,不清楚这两个人怎么羞辱她们母女了,另外,蒋竹君好像跟财神的儿子也有仇,还有那个断了一条腿的陆涛。
  他应该就是陆家镇那个陆伯说的陆建岳的儿子,说起来应该和蒋竹君还是叔伯兄妹,彼此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以至于十几年过去了还念念不忘,难道蒋竹君做为财神私生女的身份只有她们母女知道?
  好一阵没人出声,过了一会儿,只听蒋竹君气哼哼地说道:“也罢,我搞到密码之后暂且不去动那些钱,就让这些钱烂在银行里,谁也别想拿到手……”
  女人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人家会知道你手里有密码,难道你就敢保证陆鸣不会说出去?”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要想消息不被泄露,我打算让他永远闭嘴……”
  陆鸣一听,差点惊呼出来,没想到蒋竹君竟然对自己动了杀心,显然是把自己恨上了。

  和陆鸣一样,只听女人也惊呼一声,吃惊道:“怎么?难道你……你还敢杀人?”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不敢的,逼急了我谁都敢杀……那年在警校没有杀了孙维林那个畜生,现在还后悔呢……”
  女人惊惧道:“孙维林跟你有仇,可这个陆鸣跟你有什么仇,你绑架他已经犯法了,为什么要杀他?难道你真的想毁了自己一辈子吗?
  你如果真想报仇,那也要等你当上刑警,那时候只要有把柄,就算是一枪打死了孙维林,也算是执行公务。可你现在杀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你就是杀人犯,肯定要偿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