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0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忽然胀红了脸,一直保持着的优雅风度忽然就不见了,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徐晓帆骂道:“你放屁!这就是你们调查的结果?我……我要告你们诽谤……”
  徐晓帆吓了一跳,没想到蒋凝香突然就像泼妇一样骂起来,还以为是受了刺激,急忙说道:“蒋总,你别激动,我刚才说了,这是你女儿的**,我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但是,你不能否认事实……
  我们也知道,你当年为了掩盖这段丑闻费尽了心思,可现在关系到陆建民死亡的案子,我不得不再提这件事……”
  听了徐晓帆的话,蒋凝香慢慢坐下来,微微喘息了一会儿,盯着徐晓帆问道:“我问你,是谁告你……说陆建民的儿子……和孙维林轮间了我女儿……”
  徐晓帆说道:“因为警校还有老人记得这件事,并且他当年亲自参与过处理这件事……”
  蒋凝香眯着眼睛想了一阵,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了……张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我倒要问问他,他哪只眼睛看见我女儿和……”
  徐晓帆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打断蒋凝香的话说道:“请你不要误会,这件事并不是张良直接告诉我们的……”

  “那你是从那儿听来的?”蒋凝香愤愤地质问道。
  徐晓帆一时说不出话,因为,陆明和孙维林轮间蒋竹君的依据来自于一张老照片,当时几乎所有的调查小组成员都从那张照片得出了当年孙维林骗蒋竹君外出以后见的那个人是陆明。
  可现在看看蒋凝香激烈的态度,好像显然是弄错了,要不然时隔这么多年,她为什么要袒护糟蹋自己女儿的人呢,难道和孙维林一起糟蹋蒋竹君的另有其人?
  “蒋总,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澄清事实……不可否认的是,虽然你当年极力掩盖事实真相,但不能否认确实有人和孙维林一起糟蹋了你女儿吧……”
  蒋凝香靠在椅子里微微闭着眼睛喘息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们凭什么确定那个人是陆明?”
  徐晓帆只好承认道:“说实话,根据孙维林当年的口供,当时我们只是猜测这件事可能和陆家有关……正好我们找到了一张孙维林在W市二中上高中时候的合影,发现陆明是他的同班同学,所以就……”

  蒋凝香眯着眼睛沉思了一阵,然后颓然地倒在椅子上,冷冷说道:“我累了,不想再听你信口雌黄……你可以走了……”
  徐晓帆还有点不甘心,可看见蒋凝香已经闭上眼睛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只好站起身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只听蒋凝香哼哼道:
  “你回去可以仔细看看,那张照片中是不是还有你们感兴趣的其他人,据我所知,和孙维林同班的陆家子弟并不仅仅是陆明一个人……”
  徐晓帆还没有反应过来,茫然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蒋凝香直起身来,盯着徐晓帆说道:“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回去慢慢想,不过,如果你敢把今天的话泄露出去,别怪我不客气……”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也不用威胁我,只要和案子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也不感兴趣……不过,你能保证自己女儿不会对陆建民的赃款动心思吗?”
  蒋凝香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我的女儿还不至于见钱眼开,我这辈子辛辛苦苦也替她攒下了一点家业,虽说比不上那些亿万富豪,可也让她一辈子吃喝不愁……我可以再次明确地告诉你,我女儿和陆建民的案子没有丝毫的瓜葛……”
  徐晓帆出门以后,蒋凝香坐在那里沉思了一阵,然后就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不一会儿就有人接了。
  只听她生气地说道:“你给我听着,丨警丨察已经找上门来了……你在哪里……你别过来,等一会儿我们在老地方见……”
  徐晓帆一路琢磨着蒋凝香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脑子里把潘浩的调查又细细琢磨了一遍,最后好像终于明白了,一路小跑回到楼下的车里面。
  “吴淼,看来我们搞错人了……”刚钻进车里面,徐晓帆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吴淼听了徐晓帆没头没脑的话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搞错人了,难道蒋凝香提供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徐晓帆摆摆手说道:“倒也算不上什么线索,但我们……包括肖队都被浩子这家伙给带偏了,想当然地以为蒋竹君当年在警校被孙维林和陆明轮间了……
  其实事情恐怕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和孙维林一起糟蹋蒋竹君的可能另有其人,并且,听蒋凝香的口气,应该还是和陆家有关……”
  “啊……”吴淼惊讶道:“不是陆明,那还有谁?”

  徐晓帆想了一下说道:“陆建民堂兄弟有三个,除了他以外其他几个兄弟应该也有儿子吧,并且年龄应该和陆明差不多,并且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念过书……”
  吴淼说道:“陆家的人我们都熟悉啊,除了陆建民之外,陆家老大陆建岳,老四陆建华都有儿子……不过,其中一个是残废……”
  徐晓帆说道:“你赶紧去一趟市第二中学,把孙维林同班的每个人都给我搞清楚,我看,**不离十,肯定是陆建华的儿子干的好事。
  当年蒋凝香一方面是担心毁了女儿前途,另一方面也惹不起孙淦,同时还要顾及陆建民的面子,所以最终才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可……这跟我们的案子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替蒋竹君讨回公道?”吴淼说道。
  徐晓帆瞪了她一眼,嗔道:“我们是丨警丨察,只要是违法乱纪的事情都不能放过,哼,可惜已经找不到证据了,否则真想把这两个混蛋绳之以法……”
  吴淼一边发动车,一边说道:“就看蒋竹君是不是领情了,说不定到时候还怪你多管闲事呢。现在她自己也成了我们的调查对象,想起来真可笑……”

  徐晓帆说道:“这有什么可笑的?一码归一码……我总有种预感,蒋竹君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也许和当年的那次遭遇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
  毕竟,那种事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肯定会留下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也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人,我倒是希望她不要卷进陆建民的案子……”
  吴淼笑道:“徐队,你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这可不像你啊,蒋竹君是不是会被卷入案子,也不是你的善意所能决定的,我也有种预感……”
  “什么预感?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跟浩子像一家人了,说起话来总是说半句留半句的……”徐晓帆取笑道。
  吴淼嗔道:“哎呀,你可别再胡说了……”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预感蒋竹君和陆鸣之间肯定有事,我甚至怀疑她绑架了这小子呢……”
  徐晓帆白了吴淼一眼,嗔道:“你就扯吧……”
  陆鸣被人从医院绑架之后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他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当渐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浑身软的不能动弹。
  起初他还迷迷糊糊觉得自己睡在安全屋里,可稍稍扭动了一下身体,双手双腿竟然无法动弹,还以为自己被梦魇住了。
  他稍稍用力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好像被都什么东西捆住了,顿时就惊醒过来,医院里发生的一幕电光石火般闪过脑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