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0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当蒋凝香在办公室见到徐晓帆的时候,那双饱经风霜的“慧眼”马上就看出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做大众传媒的,甚至能看出她的脸上似乎还隐隐带着一股杀气。
  而徐晓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女强人,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女人差不多有五十来岁,肯定精明强干,雷厉风行,属于那种男人婆似的女人。
  可第一眼看见蒋凝香的时候忍不住一阵惊讶,眼前的蒋凝香看上去好像只有四十来岁,不仅皮肤白皙,面如满月,而且可以说是风韵犹存。
  虽说不上雍容华贵,可也气质非凡,那模样看起来哪儿有一点辛苦创业留下的痕迹,反倒是更像有钱人家养尊处优的女人。
  当然,徐晓帆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开门见山地说道:“蒋总,我是市局刑警队的,有个案子想找你女儿了解一点情况,不知道你能不能联系到她。”

  蒋凝香甚至都没有问徐晓帆要证件,而是不慌不忙地问道:“那么,我能不能先知道一下你找她具体了解什么事?”
  徐晓帆说道:“这关系到案情,我只能跟她谈。”
  蒋凝香也很干脆地说道:“既然这样,你直接找她好了,我帮不上你……事实上,我也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那你总有她的联络方式吧?”徐晓帆问道。
  蒋凝香说道:“你应该知道她的工作单位,她的手机号码又不是秘密……不过,最近一直关机,谁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没办法,女大不由娘啊……”
  徐晓帆领教了蒋凝香的圆滑,只好说道:“那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哦,说来听听?”蒋凝香走过去关上办公室的门说道。
  “请问你认识陆建民吗?”徐晓帆单刀直入地问道。
  蒋凝香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呷了一口,似乎这时才想起来似的,站起身来一边给徐晓帆从饮水器上接来一杯水,一边似不在意地说道:
  “我是陆家镇人,陆家几个兄弟大名鼎鼎,当然不能说不认识……不过,我十四岁就离开陆家镇出来打拼了……”
  徐晓帆盯着这个十四岁就出来打拼的女人打量了几眼,等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这才继续问道:“我是说……你和陆建民有没有特殊关系?”
  蒋凝香一张脸渐渐冷下来,淡淡地问道:“这和你们的案子有关系吗?”‘
  徐晓帆说道:“这起码和你的女儿有关系,我们要确定你女儿和陆建民是否相识。”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应该认识吧,有什么问题吗?”

  徐晓帆说道:“当然有问题,因为陆建民在东江市监管医院关押期间,你女儿是那里的管教,并且和陆建民有直接接触,难道她没有跟你说过这件事吗……”
  没想到蒋凝香一点都没有否认,点点头说道:“倒是听她提起过,这完全是一种巧合,你应该知道,我女儿比陆建民去那里早两年。
  不过,正因为我们都是陆家镇人,彼此互相认识,所以,我曾经警告过阿君,让她不要多管闲事,一切要按规矩办事……”
  “那么,你知道蒋竹君前一阵受到隔离审查的事吗?”徐晓帆问道。
  蒋凝香一脸吃惊地问道:“有这种事?这死丫头怎么就没提起过?怎么?难道她犯了什么错误?”
  徐晓帆不确定蒋凝香的吃惊是不是装出来的,犹豫了一下说道:“蒋总,很抱歉,我还是想知道你和陆建民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并不是想打探你的**,但陆建民的案子很复杂,我觉得有必要了解你们之间的交往情况……”
  蒋凝香淡淡一笑,叹口气道:“得知陆建民已经死亡的消息,我原本还以为他的案子已经结束了,那点陈年烂谷子再也不会有人提起了,没想到……”

  徐晓帆说道:“这么说你一直在关注他的案子,最近社会上有关他那笔赃款的一些谣传想必也听说过,凡是和陆建民有过密切交往的人,都是我们的调查对象……”
  “应该是怀疑对象吧?”蒋凝香似有点不屑地说道。
  徐晓帆说道:“如果你这么理解我也没意见,不过,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人……”
  蒋凝香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和陆建民那点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以前是担心他的家人……或者担心社会上的闲言碎语,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我和陆建民确实有过一段……怎么说呢,用你的话来说,就算是密切交往吧,不过,那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记得那时候阿君还很小,差不多在女儿上中学之后和他就没有什么来往了,你们恐怕也知道,他那个人很花心。
  不过,尽管这样,听说他出事的消息之后还是很难过,毕竟,他在我们母女最困难时候帮助过我们……”

  “蒋竹君知道这些事情吗?”徐晓帆问道。
  蒋凝香叹口气道:“知道,我也没想瞒过她,也瞒不住她……除了阿君的父亲,我这辈子也只有过陆建民这个男人,所以,阿君小的时候我都说陆建民是她爸爸,直到她工作之后才告诉她真相……”
  “那么,蒋竹君的亲生父亲是谁?”徐晓帆问道。
  蒋凝香沉下脸来问道:“怎么?难道是来查户口的吗?几十年前的事情难道也和陆建民的案子有关?”
  徐晓帆说道:“我只想知道你女儿和陆家有什么瓜葛,实不相瞒,我们怀疑她和陆建民之间有私人恩怨,甚至和陆建民的死亡有牵连……”
  蒋凝香一愣,随即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除了我和陆建民那点陈年烂谷子之外,我女儿和陆家没有任何瓜葛……”

  徐晓帆盯着蒋凝香说道:“是吗,根据我们的调查,情况好像并不是你说的那样。”
  蒋凝香的神情未变,随即淡淡地说道:“哦,那你说说,情况究竟怎么样?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徐晓帆冷冷说道:“你能说说蒋竹君当年在警校发生的那件事吗?虽然我们知道她是一个受害者,但这件事就和陆家有关系……”
  蒋凝香张张嘴,好一阵说不出话,随即恼怒道:“这件事跟你们的案子也没关系,既然你知道我女儿是受害者,请你不要再提了……”
  徐晓帆发现自己一提起警校的事情,蒋凝香显然无法再保持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了,似乎内心很激动。
  于是说道:“今天我之所以一个人来找你了解情况,也是本着尊重个人**的考虑,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把事情搞清楚……”

  蒋凝香气愤道:“既然你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这件事和陆建民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徐晓帆说道:“我相信蒋竹君当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很有可能在她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甚至可能对陆建民产生仇恨……”
  蒋竹君一脸吃惊地盯着徐晓帆,疑惑道:“我不明白……我女儿为什么会对陆建民产生仇恨?”
  徐晓帆还以为蒋凝香还在试图隐瞒,于是咬咬牙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装糊涂,当年难道不是陆建民的儿子陆明和孙维林轮间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