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照现在的气温来说,冰块的厚度最少也得半米以上了,我们不用担心能不能承担我们几人的体重,但是坚硬的冰块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难题,怎么才能取一块下来啊!

  我们身边没有石头,没有铁器,取冰的话看来只能是用肉体了。
  老九用自己的铁砂掌“啪啪”拍了两掌,效果也非常明显,手差点骨折了。
  “嫩妈这冰怎么这么硬!”老九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哥,手肯定不行,手不够硬,根本打不动冰块的。”我在一旁提醒道。
  “嫩妈老二,人体最硬的部位是哪里?”老九活动了一下手腕,又吸了两口气沉孕到丹田里。
  “九哥,人身上最硬的当然是那里啦!”我红着脸低下头,拿手搓着衣角,像个刚做完爱的小媳妇。
  “哎!”老九叹了一口气,“咔擦”一声,全自动的腰带打开了。
  “九哥,使不得啊!”我拽住老九的胳膊,看来老九是豁出去了,为了吸烟竟然想到要出卖自己的肉体。

  “嫩妈老二你做什么!”老九挣脱开我的束缚,把腰带解了下来。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老九在我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嫩妈!”“啪!”“嫩妈!”“啪啪啪!”多么熟悉的声音,陪伴在我的电脑硬盘里,此刻老九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亵渎银河,我对老九这种行为感到不齿,但还是偷偷睁开眼睛,毕竟日人日狗日鱼我都见过了,日冰却还是第一次。
  老九蹲在雪坑里背对着我,身体有节奏的蠕动着,我看不清楚他的具体动作,只能又稍稍移动了一下身子。
  只见老九拿着全自动的腰带卡扣,一点一点的敲击着冰面,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老九还是有底限的。
  老九的外家子功夫练的确实不错,他用腰带卡扣的边缘给冰层敲击出来一个碗口般大小的圆状,然后有一点一点纵向加深,加深出来的口子能容下整个腰带卡扣时,又斜方向的继续铲冰,中途腰疼起来直了三次腰,终于在大厨快要睡着了的时候搞到了一个锥子形状的冰块。

  “嫩妈老二,交给你了,快,搞个放大镜!”老九把冰块递给我,好像在授予我一枚伟大的奖章。
  “九哥,怎么搞啊!”我忍不住热泪盈眶,老师上学没教过啊!
  “嫩妈”老九又从我手里拿回冰块,摆动了一番之后也无从下手。
  “嫩妈卡带。”老九一个眼神传递了过去。
  “水,水头,凸透镜是中央较厚,边缘较薄的透镜,根据镜片的形式可分为双凸、平凸和凹凸等形式,凸透镜的聚光性跟透镜的厚度有关,透镜越厚,聚光性约好,根据2F>V>F,我们可以知道,”
  “啪!”“嫩妈这么多废话!”老九一巴掌又把卡带拍到在地上。
  “嫩妈中间厚两边薄。”老九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腰带扣继续打磨手里的冰锥。
  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丑的凸透镜,但也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凸透镜。

  老九把卡带羽绒服破洞里的鸭绒薅了出来,又小心的清理出来一块空地,把鸭绒放进去,调整好凸透镜的方向,太阳光聚集成了一个白白的亮点,老九把亮点转移到鸭绒上,不到三秒钟,一股青烟升起,鸭绒瞬间化为灰烬。
  “嫩妈老二!继续薅鸭毛!”老九大笑着跳了起来,很不得抱住卡带亲两口。
  我们把卡带按到在雪地里,近乎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把他前胸附近的鸭绒全部都搞了出来,颤颤巍巍的堆放到空地里,老九重新端起我们的法宝,小白点又一次将鸭绒点燃。
  大厨顾不上自己刀口传来的剧痛,叼着半截烟头就把头伸到了鸭绒火里,其他的人也纷纷从口袋里掏出属于自己的烟头,依次点燃。
  “爽啊!”我吐了一个烟圈,惬意的盯着远方。

  “嫩妈,回去!回去生火!”老九小心翼翼的把冰块放到口袋里,嘴里的万宝路已经烧到了烟标的位置。
  “哎呀呀,哎呀呀,回去,回去我给你们烤罐头吃!”大厨兴奋地手舞足蹈.
  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地里,有4个蓬头垢面,戴着7000块钱墨镜的怪物,他们盘腿而坐,衣服兜里的烟头一个接一个的吸着,有种超脱世俗的宁静,这副景象如果被北极熊看到了估计当场都得吓的小便失禁。
  抽烟的同时,寂寞随之也跟来,我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发生什么,食物短缺,天气严寒,随时可能出现的极夜,还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北极熊,我们需要面对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找冰块的时候心里至少还有个梦想,能把火赶紧点着,可是真正点着火之后,心里还空啦啦的,没有了下一步的计划,让人心里莫名的感到空虚。我扔掉过滤嘴都已经烧掉一半的红双喜,揉了揉有些麻木的双腿。
  “九哥,我们是不是得多搞几块冰?”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虽然现在的气温冰不可能被融化,但是毕竟我们有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存在,他可是破坏之王呀,除了自己老婆的处丨女丨膜,还有什么是他破坏不掉的?
  “嫩妈老二,吃了午饭再说,先回去把火点着,嫩妈老刘,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离这块冰3米开外,不然我敲爆你的脑袋。”老九也突然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双目溜圆的瞪着大厨。
  “哎呀呀,我才不稀罕。”大厨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块冰有用,微微也有些怒了。
  老九把第三只万宝路烟头吸光后,插到了身旁的积雪里,起身开始往回走,我和卡带紧跟在他的身后,大厨则闷闷不乐的和我们拉开了三米左右的距离。
  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爬雪山却正好相反,当然前提是你需要拥有一双滑雪鞋,三个人使出了吃奶能把丨乳丨头咬掉的力气重新爬回到了山顶。
  “九哥,你看,蓝宝石轮。”我指了指不远处倾覆在海里的货船,四周布满了浮冰,船的左舷露在海面上,船尾的生活区只能看到一根巨大的桅杆,世事真的无常,几日前我们还在那里吃罐头喝酒精,玩充气娃娃,享受电灯等现代文明生活,可是转眼间却沦落到利用凸透镜来取火保暖。
  老九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取冰时的啪啪啪已经消耗了他过多的体力,此刻算的上是身心俱疲,他双手扶住自己的两个腰眼,45度角看着远方,颓废性感。
  “大,大副,我们还能回家吗?”卡带也有些伤感,他有些后悔在乌克兰没有奉献掉自己的第一次,死之前如果还是个处男,不知道地底下的马克思他们会不会取笑他。
  “卡带,保持平常心吧,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飞来一个直升飞机,把我们拉到最近的一个欧洲国家,给我们一个欧洲的国籍,一人分一套房子。”为了防止卡带鱼死网破把我们给爆菊了,我编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嫩妈别扯了,老刘怎么还没上来。”老九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把45度角的侧脸收回来,朝山下看去。
  “九哥,大厨还不是被你吓的,三米开外,现在估计,我草!大厨呢!”我一边说一边扭头也朝山下看去,可是除了白茫茫的一片雪之外,哪里有大厨的踪迹?

  “嫩妈老刘这狗日的耍小性子呢。”老九笑道。
  老九紧接着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雪后大喊:“嫩妈老刘,别藏了,你赶紧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