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听着,尽管他心里十分担心雯雯和丁一的安全,但是,他深深知道贾东方的残暴,所以尽量不去激怒他,免得他加害雯雯和丁一。
  贾东方又说道:“王圆,我非常佩服你小子的智慧,我要是知道你就是亢州的人,我是不会来亢州投资的,有一回去你的酒店吃饭,我还傻啦吧唧的想跟你通话,感谢你给我的客人打开卡拉OK的大厅,那个时候,只知道你是王家栋的公子,根本没把那个王圆和这个王圆联系到一起,不知是我的悲哀还是你小子太狡猾,这么多年了你还记我的仇呐?真他妈的有种!”
  王圆的心激烈地跳了起来,他心说,班长,我何止是记着了,简直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你给我带来了无法磨灭的噩梦,不但让我变成残疾,还几乎让我失去做男人的权力,我怎么能忘记你啊?我曾经把复仇当做高于生命的事情去做,当然对你要有所回报了,只是今天却连累的妻儿和朋友。
  想到这里,王圆镇静地说道:“班长,你放了她们俩个,你说个地儿,我去找你。”
  “去你妈的!想的美!我放了她们,一会你带丨警丨察过来,你他妈的的还真拿我当SB了?”贾东方破口大骂。
  “怎么办?我要你的命。”
  王圆说:“可以,但是我怎么才能把命给你?”

  “王圆,你听着,现在不到八点半,在九点之前,你给我准备好五百万现金,这是一,二是你单独过来,咱俩单挑。再有,你小子有种的话就不要报警,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有两条人命在我手上呢?不对,是三条,哈哈,我今天也够本了。”
  王圆急了,说道:“贾东方,你要钱,我给,你要我的命,我也给,只是你不许伤害她们,她们对咱们的事根本就不知情!”
  “哈哈,王圆,你怎么忘了,我可是被判了死刑的人,尽管我积极表现卧薪尝胆?,使尽了一切招数,才让狱方给我减了刑,但我还是无期徒刑,无期,跟死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就不要对我抱什么幻想了,赶快照我说的去做,你没资格跟我谈他妈的的任何条件!”
  贾东方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抠下了电池,根本就不给王圆讨价还价的机会。
  这头的王圆对着电话干吼了两声后,见对方已经挂了电话,他才无力地瘫坐在了沙发上……
  自从跟雯雯的通话中断后,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小许陪丁一吃完饭后,王圆让小许到自己楼上的办公室喝茶,醒醒酒再走,小许看了看表,说:“那就坐半个小时吧。”
  来到楼上,王圆泡上一壶铁观音,说道:“现在很忙吗?”
  小许说:“到没有什么中心任务,只是下午要开会,对了,听说贾东方越狱逃跑了,局里刚刚接到了协查通报,贾东方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接到了协查通报,下午我们要开的就是这个会……”
  接下来,小许又说了什么,王圆就没有心思去听了……
  小许走后,王圆下意识地去了雯雯的房间,服务员告诉他,雯雯和丁一去医院了,于是,就不停地给雯雯打电话,还好,雯雯每次都能及时回应。
  如果贾东方知道自己对他所做的一切后,如果他来亢州找他算账,最有可能对他下手的首先是他的家人,而在他的家人中,最有可能攻击的对象就是他的妻子雯雯。父亲王家栋他几乎不用担心,母亲不常出门,而有孕在身的雯雯才是最令王圆担心的。
  跟雯雯通完电话后,王圆就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妈妈尽可能不要出门,把门锁好,家里如果有陌生人来不要给他开门。妈妈早上有和父亲逛早市的习惯,这个他也不太担心,最让他担心的还是雯雯。
  最后跟雯雯通电话时,雯雯没有说完就断了,这让王圆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天色已经不早了,雯雯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没有跟他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他转而又把电话打给了丁一,响了几声后,就传来了忙音。当王圆再呼叫丁一的时候,同样是那句“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

  王圆分别用座机和移动电话不停地拨叫雯雯,但依然是那句“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的回应。
  王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又不甘心,想了想,小许明明说亢州公丨安丨局刚刚接到《协查通报》,不可能这么快贾东方就到了亢州??贾东方从越狱到亢州,就是扒火车也要一天多的时间,还不说他中间躲避警方追捕所耗费的时间,他没有身份证,不可能坐飞机的。
  想到这里,王圆没有迟疑,为了弄清这个协查通报到底是什么时候到的亢州,王圆叫过司机,坐上车直奔市公丨安丨局。
  来到公丨安丨局,局长尚德民没有在办公室,这种事他还不能见着谁就问谁,他出来后,在回去的车上,给尚德民打了电话。
  尚德民接通后说道:“小圆,有事吗?”
  “尚叔儿,我没什么事,就是好几天不见尚叔儿来酒店吃饭了,是不是小的们哪儿做得不够,让尚叔儿生气了?如果是这样,您就直接跟侄子说,我保证给您老出气。”
  尚德民笑了,说道:“你个臭小子,是不是没憋什么好屁?我昨天晚上还在你的酒店招待客人着呢?说,到底有什么事?”
  王圆笑了,说道:“尚叔儿,你要是说话方便,我就跟您打听个事儿。”
  尚德民说:“就知道你没憋什么好屁,说吧,什么事儿?”

  “我听说原来咱们这里东方公司的贾东方越狱逃跑了,有这事儿吗?”
  “哦,有,咱们市公丨安丨局在上周五就接到了他们发来的《协查通报》,当时只在局务会传达了一下,今天上午又接到了电话通知,许多迹象表明,贾东方还没有捕获,而且已经往北来了,让我们高度警惕,协助调查,所以下午我们又召开了中层以上会议,专门传达了这一消息。怎么了小圆,你难道发现了贾东方的踪迹?”
  王圆笑了,说道:“没有,我是好奇问问,我听说关押贾东方的监狱还是全国模范监狱呢,怎么能出现犯人越狱逃跑的事?”
  尚德民说:“兴许就是模范惹的祸,有的时候太人性化了未必是好事!不过贾东方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咱们还不太清楚,哪个监狱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而且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的监狱都有发生,这个并不新鲜。”
  王圆的心沉了下来,他跟尚德民再见后就挂了电话。
  王圆坐在车上,就跟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该向何处用力,不知该如何找到雯雯她们。
  他不停地来回拨着雯雯和丁一的号码,一直是渺无音讯,司机问他去哪儿,他说:“回酒店。”
  只有回酒店等了,无论雯雯她们是否回来,他都要回酒店。
  他刚下车,就看见了父亲王家栋和崔慈过来,他们晚上有接待任务。
  王圆跟两位长辈打过招呼后,看着父亲,想说什么没有说,父亲看了他一眼,说道:“出去着?”
  父亲似乎看出儿子神情有些异样,又说道:“有事吗?”
  王圆赶紧说道:“没事,我在等雯雯。”
  “哦,雯雯还没下班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