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之所以承认自己是王圆的媳妇,是为了把矛盾引到自己身上,怕贾东方加害雯雯的孩子,丁一知道,雯雯的孩子寄托了王家多大的希望,也知道雯雯怀上这个孩子的过程是多么的不容易,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别说别人,就是王家栋老俩首先会受不了。
  贾东方伸手抓住雯雯的头发,呲着牙凶狠地说道:“你他妈的快说,老子可没有时间跟你们耽误功夫,我还要去找王圆,到底是还是不是。”
  雯雯的眼泪出来了,她看看贾东方,又看看丁一,母性和友谊在矛盾冲突,她不知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丁一急了,冲着雯雯“唔唔”着,一边不停地点头,一边用身体语言向雯雯表达着自己强烈的不满。同时,在向雯雯身边一点点地噌去。
  “啪”。贾东方狠狠给了雯雯一个嘴巴,凶狠地咆哮道:“快说!是还是不是?”
  雯雯的眼泪出来了,她非常清楚,她点头意味什么,不点头意味着什么。
  丁一急了,用后脚跟不停地踹着沙地,她也在向雯雯发出威胁。
  雯雯含着眼泪,冲贾东方点点头。
  贾东方被她们弄迷糊了,他指着丁一再次问雯雯:“她是王圆的媳妇?”
  雯雯再次狠劲地点了点头。

  贾东方有些狐疑,说道:“我马上给王圆打电话,如果你们要是说了瞎话,看见前面的河了吗,我就把你们手脚都捆上,扔到河里喂王八!”
  其实,贾东方应该见过雯雯,只是他没了印象,那就是当年在《锦安日报》上刊登的王圆手捧玫瑰花向雯雯求婚时的大照片,但那是他没有完全认出王圆,只感到王圆的侧脸有些面熟,好在秋月及时收走了报纸,贾东方才没有继续留意那张报纸上的照片。不过那时的雯雯是长发,现在,雯雯变成了短发。当他来到王圆酒店,说他是王圆的战友,来找王圆的时候,服务员告诉王总有事出去了,王总的媳妇也刚刚出大门口。贾东方进来的时候,见到了丁一和雯雯走了出去,他当时看丁一有些面熟,怕丁一认出自己,就扭过了头,所以,他也没有细看另一个女孩子的长相,听服务员说王圆媳妇刚出去,就说道:“是刚才那两个女的吗?”服务员点点头。贾东方又问道:那两个女的哪个是王圆的媳妇?服务员脱口说出:“短头发的。”

  就这样,贾东方便急匆匆地追了出来,上了他带过来的车,跟同伙说了一句:“癞子,跟着刚才出去的那两个女的。”等他们追上丁一和雯雯,才发现这两个人都是短头发。
  这个同伙,是贾东方过去的一个随从,因为吸丨毒丨,被警方送到了戒毒所,后来,也就离开了贾东方,从戒毒所出来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对他关上了门,本想再去投奔贾东方,这时才知道贾东方已经进了大牢,他无路可走,就整天混迹于车站、闹市,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渐渐地,毒瘾又犯了,这个时候,贾东方找到了他,给了他最需要的东西,并且告诉他,让他跟他干一件大事,事成之后,会给他一大笔钱。就这样,这个被贾东方叫做癞子的人,就跟着贾东方来到了亢州。

  贾东方没有立刻给王圆打电话,他跟癞子说道:“看着她们。”然后就离开她们,顺着河边,察看地形,他转了一圈后,发现这里不适宜囚禁雯雯和丁一,但却非常适宜和王圆单挑,而且人迹稀少,不容易暴露目标,他转回来后跟癞子说道:“先把她们带回去。”
  癞子说:“带回去?”
  贾东方没有说话,而是捡起丁一的包,把丁一从沙滩上拎起,推搡着丁一就往上坡走去。那个叫癞子的也捡起雯雯的包,同样推搡着雯雯跟在他们后面。
  走出河边的沙地,他们来到刚才出租车停放的位置,丁一看到,那里停放着一辆白色的本田车,贾东方肯定是一路尾随,然后打发走了司机,才接近的她们。
  丁一和雯雯被两个男人用布条蒙上眼睛,塞进车,锁上车门后便离开了万马河畔。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后,丁一和雯雯被他们拖下车,然后就听到了开门声,是那种大铁门的声音,没走几步,又是开房门的声音,最后,他们被带着上了楼梯,然后被推进一个屋子,关上了房门。
  过了一会,他们在外面乒乒乓乓一阵过后,听见他们好像在吃东西,又过了半小时后,有人推门进来,打开灯,她们眼睛上蒙的东西被揭开了。
  冷不丁接触到灯光,丁一和雯雯的眼睛有了片刻的不适应,但她们还是努力睁开眼睛,迅速打量屋内,就见房内只有一张木板床,一件废弃的衣柜,窗户上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似乎这窗帘从来都没有拉开过,上面的褶皱里满是灰尘和蜘蛛网。
  进来的是癞子,他把她们的包拿了出去,过了一会,就听外屋传来了贾东方给王圆打电话的声音。

  “哼哼哼……王圆,你听错了,我不是你的雯雯,我是贾东方。”贾东方从嗓子眼里发出一串的狞笑声。
  显然,电话里的王圆沉默了。
  贾东方又说道:“怎么不说话,没想到吗?哈哈,王圆,你个小蛋子,听不出班长的声音了吗?哼哼哼……”又是一狞笑。
  贾东方的笑是那么的阴森可怕,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雯雯和丁一凑近门口,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偷听。
  此时,王圆就是再聪明,也想不到雯雯和丁一被贾东方绑架了。
  贾东方显然很得意,他用讥讽的语气说道:“小蛋子?怎么了,我又吓着你了吗?好像我总是吓着你,是吧?”
  王圆镇静了一下,冷冷地说道:“怎么是你?你在哪儿?”
  贾东方从鼻子眼里发出两声淫笑,说道:“我和你老婆在一起,小蛋子,你艳福不浅啊,两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哈哈,正好我在大牢憋了好长时间了,可以在她们身下发泄发泄了……”
  “贾东方,你不许胡来!你不就是找我吗?好,你说条件吧。”

  贾东方认真地说道:“王圆,在部队这么长时间,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怎么就没有把你教育好,让你学会尊敬我呢?我来亢州后,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你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我,在暗处算计着我,寻找一切机会置我于死地是不是?别说,我还真他妈的忽视你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亢州的王圆,其实就是锦安的那个王圆呢?他就是我手下的一个小新兵蛋子?王圆,我佩服你,佩服你他妈的有种,这么多年了你没有忘记我,还想着我,这一点让我很感动,只是,你小子想念我的方式我不喜欢,你煞费苦心,截我的货,坏我的事儿,还花重金从夜总会找个烂货给我当助理,其实她就是你的卧底,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呢?给海关通风报信,让海关查我,原来都是你跟那个烂biao子干的。我说这两年海上的生意怎么做一桩赔一桩,末了损失惨重,血本无归不说,我还被海关通缉,最后成了死刑犯。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他妈的捣的鬼!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呢?你小子太有心计了,不得不说,我从来都没拿正眼瞧过的小蛋子,还真做出了让我佩服的事。我说小子,你可是害苦了班长了,你早就给班长挖好了坑,就等着我往里跳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