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腹相思都沉默[BL]》
第33节

作者: 推挖掘机的老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19 06:20:01
  (四十)
  很多人以为薛之谦是最近才出道的,其实并不是,十多年前的一首《认真的雪》就是他的杰作,可惜当年没有大红大紫。入春的杭州又下了一场雪,没有像歌里唱的“已经十几年没下雪”这么夸张,但实属罕见。
  宿舍门口早早有人堆起了雪人,像模像样,就差一个胡萝卜,在我印象中书上描述的雪人都是这样子。冒着雪出门是为了参加一个版面的聚会,88上有个音乐版,一群爱好声乐器乐的常在上面交流,我很早就开始在上面潜水,直到迎新晚会上台表演后,才敢浮出水面,发帖多了也就熟络了,这不有好事者说趁着刚开学大家都有空,搞个版面聚会。
  聚会地点是在校门口的茶座,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十多个人在喝茶了,除了一个晚会一起排练过的哥们以外,我都不认识,活动组织者让每个人简短的自我介绍一下,专业年级以及爱好,最好玩的是,大家都不说自己的姓名,而是说自己的ID,最后出场的是斑竹,也就是这个版面的头吧,我呢也就多观察了一会儿,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两道剑眉英气逼人,确实像帖子里说的那样,一个字,帅。

  不要以为帅哥就得高冷,这位不一样,亲民的很,坐在那里侃侃而谈,各位看官不要说我俗,结交美好事物是每个人的天性,我也不例外,打一见到他,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和他做朋友,再说我们有着相同的爱好不是么?
  在场的迷妹们一定要斑竹现场献唱一曲,清唱就好,这位也不扭捏,开口就来。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
  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
  唱的就是开头提到的《认真的雪》,大概是为了应景吧。歌里假声特别多,这位高手拿捏的很好,听得出来很有实力,难怪能当上斑竹,我心里想这哥们儿应该唱的比我好,既然这样,我就更有兴趣去认识他了。
  聚会结束回到宿舍我一直在哼着“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小瑜好奇的问我怎么了,去参加个聚会回来就变傻了。我说你知道个屁,今天见到了斑竹本尊,人家唱的那叫一个棒,太棒了,哎哟我要成他的粉丝了。小瑜说你什么时候也会犯花痴了,斑竹是不是个大美女?我告诉他是一帅哥,不对,我连人家叫什么还不知道呢。

  “有老七帅么?”老三看我这副样子调侃道,老七就是小瑜啦。
  “老七是很帅,但你让他唱首歌听听,让他敲锣还行。”我又顺势黑了一把小瑜。
  “得得得,知道你有一颗搞音乐的心,我呢估计只能当观众了,你要是开演唱会了给我留一张vip票就行。”小瑜很不满地说。
  “哎哟好老婆,你看老公学业这么辛苦,平时有点娱乐也是应该的嘛。”
  确实自从大三以来,我就很少去弹琴了,在柜子里放着都要长毛了吧,于是我在88上给斑竹发了一个私信,大致意思是,刚才聚会看到你本人了,唱得真好,我叫袁磊,id是XXXXXXX,光电大三,喜欢弹吉他,有时间而且你又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主席像下面唱唱歌。
  不一会儿斑竹给我回信啦,抛开一些客套话,主要意思是他知道我,在去年迎新晚会上唱《狮子座》的那个,唱的不错,他以前学过声乐,主要唱通俗,找个时间大家一起练练。另外他叫程淼,是研一,本校考上去的,计算机专业,怕我不认识那个字还特地注上了拼音。
  一来二去我俩算是认识了,小瑜在一边提醒我说多多知道你这样勾搭别人非跟你闹不可,我说拜托小爷我也有自己的社交圈好不好,这哪里是勾搭,这是向先进者学习,是我心态积极向上的表现。
  其实我根本不怕多多知道,本来就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再说了,浙大再gay里gay气也不至于是个男生都会喜欢男生吧,当我跟多多说我在版面聚会的时候遇到一个唱歌特好的学长,他回复我说,唱的比你好?不过他有瑜哥帅么?
  至此,我有两路任务并行,一路是洪磊那边的电设国赛,一路是拾起放下挺久的“演艺事业”,本来嘛本科生活已经接近尾声,让自己充实一点也不是坏事。当然还有一个支线任务是考雅思,之所以称为支线是因为那时确实还没有下定决心出国,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渴望而已。
  多多那边我千叮咛万嘱咐这学期可不能再瞎胡闹了,凭他的基础稍微用功一点及格总是没问题的,重修就实在说不过去啦,上学期两个学分的课,100块重修费是小事,但是奖学金什么的都泡汤了。他经常嫌我跟他妈妈一样烦,我说我可不就是从你的家教当过来的么,最关心就是你方面,怎么可能不烦。
  平时除了唱歌我还会问程淼一些考研的问题,算是多方面撒网吧,现在想起来,大三下半学期真是我本科四年中最忙的一个学期,小瑜给我的点评是,你这个恋爱早一年谈该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