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9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小姐显然以为陆鸣只是在哄小孩,说道:“星儿,我们今天是偶然碰到叔叔,他当然不会把礼物带在身边,过几天给你送来好不好?”

  女孩犹豫了一下,只好点点头,可忽然又拉着陆鸣的胳膊问道:“叔叔,妈妈说……我爸爸被爷爷带走了,他们肯定在一起,你见过他吗?”
  陆鸣一听小丫头的话不吉利,心里赶紧呸了两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问道:“你还记得你爸爸长什么样吗?”
  小女孩摇摇头,撅着小嘴说道:“不记得了……”
  陆鸣见女孩落落寡欢的神情,心里反倒有点过意不去,心想,如果说自己是她爹,说不定她也会相信呢,这不正是财神的愿望吗?不过,她娘是肯定不会承认的。
  想到这里,忍不住偷偷瞥了少丨妇丨一眼,随即就在她审视的目光中涨红了脸,顿时自惭形秽的抬不起头来,嘴里嘟囔道:“等你长大了……他们就回来了……”
  这时,那个少丨妇丨终于开口淡淡地说道:“星儿,别闹了,快吃饭……”说完,再不看陆鸣一眼,那神情就像是刚才说的那些事情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三小姐好像对嫂子的反应也有点奇怪,愣了一下,对陆鸣小声说道:“哎,我问你,那天为什么要陷害我爸?”
  陆鸣吓一跳,以为女孩又要找他算账,可看看表情又不像,于是嘟囔道:“那天搞错了……毕竟那家宾馆是你爸开的……”
  三小姐哼了一声道:“看在你救我二伯父的情分上,我就不跟你计较那件事了,不过,找个时间我们好好谈谈,把你手机号码告诉我……”
  陆鸣惊讶道:“你想跟我谈谈?谈什么?”
  三小姐嗔道:“当然是谈我二伯父的事情,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你要老老实实交代一切……”
  陆鸣倒没觉得三小姐有觊觎财神赃款的意思,也许她只是出于好奇,毕竟,自己那点事肯定已经在陆家镇传开了,只要她不动粗,自己巴不得跟这个小美人亲近亲近呢。
  不过,嘴里却含糊其辞地说道:“既然你听说过我的事情,现在就不应该跟我多接触,否则,会引起别人的误会。”

  三小姐眼睛一瞪,哼了一声说道:“谁爱误会就误会去,我理他都没空,怎么?难道是你做贼心虚?”
  陆鸣装出一脸坦然的样子嘟囔道:“我有什么做贼心虚的,就怕给你带来麻烦呢……”
  这时,少丨妇丨冲三小姐抱怨道:“媛媛,你还吃不吃饭,我们可要走了……”
  三小姐掏出自己的手机,站起身来说道:“对了,我叫陆媛……快说你的手机号码……”
  陆鸣没法办法,犹豫了好一阵才一脸不情愿地说了自己的新手机号码,心想,丨警丨察要是知道自己和陆媛交往,肯定会怀疑是陆老闷在暗中授意,自然就会对他多加关注。
  虽然宾馆的暴行跟他无关,可仍然不能洗清他害死母亲的嫌疑,不放先跟她女儿接触一下,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陆鸣先吃完了面,冲陆媛说声“你们慢吃”,然后就出了面馆,他注意到自己跟陆媛打招呼的时候,少丨妇丨竟然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心里顿时有点愤愤不平,那感觉就像是受到了什么羞辱。
  陆鸣刚走出面馆,只见陆媛又追了出来,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嫂子说别忘了你答应星儿的礼物……”
  “你嫂子叫什么名字?”陆鸣问道。
  “陈丹菲……对了,她可是我二伯父的儿媳妇……”陆媛好像生怕陆鸣搞不清楚他们家族的复杂关系,还特意强调了一边。
  陈丹菲?陆鸣在心里把这个名字嘀咕了几遍,心想,她装的倒挺像,果然对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上心了,原来她那副冷冰冰毫不在意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其实心里面早就对自己的礼物想入非非了。

  妈的,要什么礼物?老子就是财神送给你们母女的礼物,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和财神儿媳妇孙女的这场偶遇,在陆鸣的心中掀起了一点小波澜,虽然浪花细碎,可久久不能平息,他忍不住就想起了财神在遗嘱中的那个荒唐建议。
  在没有见到陈丹菲之前,他不仅觉得财神的建议荒唐,而且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一种羞辱,好歹自己也是一个未婚青年,怎么能让自己去勾引一个死了男人的婆娘呢?
  可等到见到陈丹菲之后,他就傻眼了,虽然财神的建议有点不安好心,可觉得这才是一份真正的大礼,说实话,如果陈丹菲母女也是财神遗产的一部分的话,他宁可继承这对母女。
  虽然这个念头很荒唐,但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那感觉就像是中了魔咒,明知道不可能却仍然想入非非。
  说实话,在见到陈丹菲之后前,他所遇见的女人中,不管是韩佳音,蒋竹君、周玉露,还是刁蛮的陆媛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可一旦和陈丹菲相比,马上就暴露出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即便不是缺陷,起码也是美中不足。
  他不禁羡慕起那个跟自己同名不同字的死鬼,心想,陆明能有这种老婆,死也值了,只可惜没能享用几天,只能怪他没这个命。

  妈的,自己简直就是个色鬼,怎么见到一个漂亮女人就把持不住呢。像陈丹菲这种女人哪轮得到自己,就不信丈夫死后这么多年都没有男人,除非这世上的男人眼睛都瞎了。
  看看她刚才看着自己的眼神吧,对自己那么不屑一顾,那么冷漠,那么高高在上,那鄙夷的眼神简直让人去死的心都有啊。
  在一阵胡思乱想之后,陆鸣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似乎有了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那是在其他女人那里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情绪。
  体味了半天,他似乎渐渐明白,这可能是一种极度占有欲不能得到满足的痛苦,是一种对神的崇拜而又不能崇拜的无奈,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一个色鬼受到诱惑之后得不到发泄的痛苦。
  啊,多么痛的领悟……
  没办法,陆鸣只能这么哼哼着回到了他的安全屋。

  徐晓帆把陆鸣打发到安全屋之后,基本上就把他忘记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廖木东、梁萧和陈志航身上。
  为了确保审讯的时候给嫌疑人施加更大的压力,徐晓帆专门派吴淼去了一趟东江市边防支队,了解廖木东在部队的时候和战友的交往情况,很快就弄清楚了在于文祥办公室碰见并已经死亡的那个男人的身份。
  正如猜测的那样,这个死亡的男人名叫涂金龙,东江市阴山县人,也是廖木东的战友,生前并没有正当职业,来往于东江市和W市之间,很难搞清楚究竟做些什么勾当。
  徐晓帆首先审讯了梁萧,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梁萧交代了自己参与走私的罪行,也承认自己是廖木东的情妇,并且暗中跟陈志航也关系不清不楚。
  但她否认自己和廖木东犯罪团伙有任何联系,只承认彼此之间存在经济利益,那天之所以包庇廖木东,完全是因为担心自己和廖木东走私汽车的罪行暴露。
  在梁萧那里几乎一无所获,徐晓帆只好硬着头皮审讯廖木东,可正如卢源担心的那样,廖木东拥有丰富的反审讯经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