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的蹦跳狂奔让所有人的血液循环都翻了一倍,只顾着逃命的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外部气温有多么的寒冷,而停下来翻动烟头的功夫着实给我们冻成了北极狗。
  还好此刻天快要亮了,我们都期待着明日能有太阳,死也要死的阳光一些。
  几个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来到红楼的残垣边上,当初储存起来的桦树枝还整齐的跺在那里。
  厄运并不是每天都降临在我们身上,月亮姐姐的大姨妈走了之后,太阳公公终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飘在高高的天空上,欣赏着地底下的一片残局。
  我抢救出来的罐头差不多能吃一周的时间,老九吃了熊鞭估计三天四天的也不用进食了,重新盖一座房子似乎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们没有黏土,桦树枝也被雪覆盖了,我们只能背靠着太行山暂时住下,墨西哥暖流的作用让这里并没有想象中北极点的那种寒冷,如果没有太大的暴风雪我们应该不至于被冻死,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晚上必须有取暖用的篝火。
  打火机已经挂掉好久了,上一次取火还是依靠的降落伞烟花信号弹,根据救生手册上介绍的,生火似乎只剩下一种方法了,那就是钻木取火,借助木头之间高速旋转摩擦产生的热量引燃木屑,高速旋转摩擦对于我们这些依靠左右手维持生理卫生健康的人来说倒不是很难,可是我们现在的桦树枝似乎并不太适合做取火的工具,而且这种传说中的取火方法需要耐心,毅力还有强大的自信心,他妈的老子如果有这些东西早就考上重点大学了,怎么能沦落到这里。

  “九哥,实在不行就把手电筒拆了吧,用电池加根电线先把烟头给点着。”我的提议很得民心,死之前怎么也要先过把烟瘾。
  老九有些犹豫,手电筒是我们目前唯一的一件高科技产品了,况且武岛上还有一只威胁我们的北极熊,手电筒关键时候还能防身,万一哪天晚上有船路过,我们还可以拿它来释放求生信号,真要把它肢解掉用来生火,谁心里都有些舍不得。
  “嫩妈老二,咱们先试试钻木取火。”老九痛苦的思索了一会之后,选择了传说。
  没有图解,没有注释,我拿着两根木棍没有一点头绪,这玩意是互插呢,还是相互摩擦?需不需要**?上学的时候老师也没教过呀!
  “哎,要是有个放大镜就好了。”我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太阳,自言自语道。
  “嫩妈老二,放大镜?”老九接过我的话茬,重复了一遍。
  “九哥,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哈哈哈!”老九指着海面上的浮冰,大笑了起来。
  今天的阳光出奇的好,浮冰上反射过来的光刺的我眼睛都有些痛了,而在我眯眼的一瞬间,突然明白了老九的意思。
  “九哥,你这个办法真是太妙了!”我竖起大拇指,眼神里满满的崇拜。
  “水,水头我知道了!”卡带张着大大的嘴,表情夸张惊喜。
  看来卡带的智商也不错,竟然也秒懂了老九的意思。
  “嫩妈卡带,你知道什么了?”老九非常疑惑,毕竟他还没有说出具体什么办法。

  “水,水头,你一定是想利用水在凝结成冰的情况下释放热量的原理,虽然在微观意义上来说,粒子的震动是一样大的,但由于水分子密度变小,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变大,导致分子动能变小,能量也跟着变小,所以放热。我们可以把海水聚集到一起,然后用一个密封罩盖住,等温度骤降的时候海水突然结冰,释放出大量的热,我们可以用这些热量来点燃易燃物,海水的密度大概是1.3,按照”

  “啪!”“嫩妈滚犊子!”老九一巴掌把卡带拍倒在地上。
  “嫩妈老子有那本事早就登上太阳了。”老九双手扶着腰,像极了奥巴马与金正恩在讨论白天还是黑夜把宇航员送到太阳的新闻发言员。
  “九哥,你是不是准备拿冰块做一个放大镜?”我机智的像个猴子。
  “嫩妈老二,还等什么,开干吧!”老九搓了搓手,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

  这应该是最简单的一个点火方法,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曾经有一篇课文说过有几个科学家去南极考察,结果丢失了所有的仪器设备,没有点火用的工具,他们利用自己的理论知识研究出可以利用冰块做成一个凸透镜,然后将太阳光聚集在一起点燃松软的干草,当然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毕竟科学家不可能想出这么简单可行的办法来,最起码也得像卡带一样从微观的粒子角度给我们解释一番才行,但是凸透镜聚光这个道理我们还是都知道的,小的时候没少杀了蚂蚁。

  海冰应该不能用于制作凸透镜,它的结构很松散,含盐量太高,我们只能选择去搞星河里面的淡水冰,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翻过太行山,去银河取冰。
  这可是一番大动作啊,没有看过我前文的朋友估计都以为我要去星际旅游了。
  不过想到要翻越雪山之后我们开始相互埋怨,如果当初能把那批滑雪工具带出来就好了,当然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没有如果。
  徒步爬雪山是一件相当悲催的事情,好在我们有一名神经病科学家,卡带真的算是一名百科全书,他对物理学特别的熟悉,对压力,压强,受力面积以及重力加速度等等研究的非常透彻,他按照每个人的体重用桦树枝做了不同底面积的雪鞋,这可以防止我们陷到雪里。
  走了还没1米,我就对当年翻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啃树皮为了华夏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的战士们肃然起敬,面前的太行山估计也就几十米的高度,就已经让我有些望而生畏了,他们当年遭遇过的那些超级雪山,没有滑雪工具,没有足够的粮食,没有女人,没有精神娱乐,前方有敌人的枪炮堵截,后面是国军的飞机轰炸,这么恶劣的环境下竟然还能顺利突围,靠的是什么?靠的不就是我国自古以来的不怕死不怕累的优良传统吗?靠到不就是千百年来的精神文明建设吗?

  “哎呀呀,实在不行,咱们去两个人,留两个在这看家。”大厨走到第二米的时候提出了建议。
  “嫩妈老刘,家都被你给烧没了,你看什么?!”老九听到“家”这个字,估计又想到了变成灰烬的红楼,身体也莫名的颤抖了一下子。
  “九哥,我们就去整一块冰,去那么多人似乎没有必要吧?”我也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声援了一下大厨。
  “哎呀呀,就是就是,我肚子上的伤还没好,可不能随便乱跑。”大厨适时的把生理的问题又摆放了出来。

  “哎呀呀,还有我晕高,一爬山就头晕,晕的都直不起腰来。”大厨的心理疾病也不容小觑。
  “嫩妈老刘,你自己搁这待着,我们三个去凿冰,嫩妈还有一只北极熊没出来,你自己注意安全。”老九拍了拍大厨的肩膀,递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日期:2017-09-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