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二,现在跳船还有机会活,嫩妈你看看后面,在晚一会,那可就真没命了。”老九扭头看了一眼船尾,表情惆怅。
  所有人都把目光扭转了回去,生活区整个的已经入海了,甚至已经看不到驾驶台的玻璃,完蛋了,船尾也断了!这么一来我们没有了船头也没有了船尾,船岂不是入水后就翻掉了?

  我开始对当初焊接蓝宝石轮船头以及船尾的电焊工人提出强烈的谴责,这种豆腐渣工程怎么可以,
  “哎呀呀!”“啪!”我心里的谴责还没有感慨完毕,大厨已经跳了下去。
  “我去,这狗日的是川剧协会的吗?”我咽了口唾沫,就大厨变脸的速度估计人死了以后不管国内的阎王还是外国的冥王哈德斯都不会收的,这已经人神鬼共愤了。
  “哎呀呀,大副,快下来,冰厚着呢!”大厨扬起沾满鲜血的右手朝我们挥了挥。

  “嫩妈老刘你个狗东西。”老九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大厨气笑了,他摇头骂了一句后,跟着也跳了下去。
  “大,大厨,水,水头!趴在冰上走,根据压强压力以及受力面积的关系,面积越小,压强越大,不能踮着脚尖走!”卡带一边传授着物理知识,一边也跳到了冰上,像个乌龟一样趴了下去。
  我们几个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卡带,然后踮着脚快速的往岸边跑去,卡带爬行了十几厘米之后,我们已经坐到了岸边的礁石上。
  “九哥,这二氧化碳味道还不错呢,我吸着一股子熊胆儿味。”我看了一眼比蛆爬的还慢的卡带,回忆起了自己刚才在锅炉间里大口呼吸二氧化碳,竟然没有被憋死。

  “嫩妈老二,二氧化碳根本就没放出去,我一下去就嫩妈知道了。”老九先斜瞥了我一眼,又把鄙视的目光转向卡带。
  卡带低头蠕动着,竟然还没看到我们几个已经跑到岸边了。
  “九哥,你怎么知道的?没有二氧化碳柴油机怎么会熄火?”我朝卡带摆了摆手,紧跟着问向老九。
  “嫩妈老二,我到了底下找熊鞭时候实在憋不住了嫩妈吸了一口,吸完嫩妈我才发现竟然这么好的味道。”老九眯起了眼睛,陶醉的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去,九哥,你知道有氧气,你不说告诉我,害我憋的脸都绿了,不过柴油机怎么还熄灭了?”我的疑问还没有解决。
  “嫩妈老二,你没看熊给柴油机搞翻了啊,油箱都朝下了,嫩妈没油了能不熄火吗?”老九捏着那半条熊鞭,手舞足蹈的样子煞是可爱。
  “哦。”我点了点头,看来我们的二氧化碳并没有释放成功,应该是因为气温太低,又或者是管路阻塞,不过这次失败恰恰救了我们,当然世事无常对我们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如果我们真被二氧化碳憋死了,倒还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们几人的表情都很释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事情太顺利了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罐头,手电,GPS,充气娃娃,发电机,甚至还有一条可以跑到挪威的船,这一切来的太容易了,所以看着蓝宝石轮重新沉入海中的时候,还没有我们的红楼被烧时的心情悲痛。
  崇尚自然科学的卡带终于爬到了我们脚下,羽绒服上都磨出了好几个洞,松软洁白的绒毛在风中飞舞着。海冰一点点的断裂,慢悠悠的朝海中央漂去,蓝宝石轮摇摆了两下后停止了挣扎,翻沉在了水里,也带走了我们能回家的唯一希望。
  四个人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此刻如果有支烟,那该是极好的了。
  “嫩妈,有支烟就好了。”老九翘着二郎腿,表情性感而忧郁的看着翻倒在海里的船身。
  “水,水头,我这有,我这有!”卡带拂走胸前的鸭绒,把手插到上衣口袋里。
  “嫩妈卡带你有烟?”老九没想到自己的梦想竟然这么快就实现了,他不停的看着昏暗的天际,难不成有北极光显灵?
  “哎呀呀,卡带你个小子,你竟然还有私货?哎呀呀,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地道。”都这个时候了,大厨竟然还不忘阶级斗争。
  “卡带,你可想好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假如你从口袋里掏不出来烟,那你就得想办法用你科学的思维来解释了。”我紧盯着卡带伸到口袋里的手,想着这哥们是不是因为刚才太丢人了然后现在想逞能一下。

  “我,我”卡带支支吾吾的,手哆嗦着不敢掏出来。
  “嫩妈卡带,你个小比养的拿你九哥开心是不是!”老九爆喝了一声,手扬起来作势要拍卡带。
  “住手!”卡带的气势从未有过的惊人,他一手扶着岸边的礁石,另外一只猛的从口袋里掏出,高高的举了起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动作帅呆了呀,不过我同时也对他的行为稍稍感到一丝担心,这逼如果装不成,老九估计就得真上巴掌了呀。

  卡带的动作维持了足足有20多秒,我暗自摇了摇头,心想这次完蛋了,又要见血了。
  “你,你们看!”卡带终于把手拿下来,将手掌摊开。
  “我草!”“嫩妈”“哎呀呀!”所有人都震惊了。
  卡带手里竟然是一把烟头,满满的一大把烟头!
  “狗日的卡带,你他妈的就是耶稣啊!”我激动的差点射了,抢在老九和大厨的前面抓了几只过滤嘴前面烟草长些的。
  “红双喜,三五,我草,还有玉溪的!”我兴奋地手舞足蹈,迫不及待的把烟头放到鼻子底下,一股发霉的味道加着淡淡的烟草气,这一刻比新婚夜都爽。
  “咔嚓”老九的全自动腰带很应景的打开了,看来老九也兴奋到了极致。

  卡带活这么大估计没被人这么称赞过,低着头,嘴角微微扬起,不停的用脚踢着粗糙的沙子。
  “嫩妈卡带,在哪里搞的?”老九扒拉了一支万宝路,好久没吸烟了,先弄只劲大的。
  卡带清了清嗓子,给我们讲述了一下这些烟头的来历。
  原来卡带晚上轮值的时候,实在无聊,就跑去机舱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没想到在机舱集控室最里面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一瓶银鹭八宝粥,卡带看了一下竟然还在保质期里,正好趁着我们几个睡着了赶紧喝了,接过打开八宝粥之后才发现里面是满满的一盒烟头,原来这是机舱的值班人员自己制作的一个烟灰缸,卡带一气之下差点扔到机舱污水井里,可是转念一想他妈的这烟头都还挺长的,扔了怪可惜的,就偷偷塞到了口袋里,为了怕我们嘲笑他,一直没敢拿出来,而接下来我们碰到了前来报仇的母熊,这件事就这么搁浅了下来,而刚才老九突然的惆怅让卡带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口袋里的烟掏了出来。

  “嫩妈卡带,你小子长大了一定有出息。”老九赞赏的拍了拍卡带的头。
  “哎呀呀,没火有个啥用!”大厨发现自己被彻底冷落了,赶紧把凉水泼给其他人,让大家温度同等。
  我们这才发现了这个艰巨的问题,老九脸上瞬间布满了愁容,有烟没火,这个问题可是比爱爱时没套套还要痛苦啊!当然我们更痛苦的并不是没有火用来吸烟,而是现在我们没有火来取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