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1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卡带你叫唤什么玩意儿?”老九站起身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卡带。
  “冰!冰!”卡带脸上惊恐的已经看不到别的表情,嘴张的都能塞下一整只北极熊了。
  “范冰冰?”我惊讶的大叫着,同时把身子转过去,心想莫不是冰冰姐来北极旅游了?
  “嫩妈有美女?”老九也朝卡带手指的地方望过去。

  “卧槽!”我感觉天在一瞬间崩塌了下来,蓝宝石轮不远处的浮冰竟然全部断裂开了,而且一点一点的往深海里漂去。
  “嫩妈老二!高丨潮丨啦!”老九的身子猛的颤栗了一下,比真正高丨潮丨了还兴奋,月亮姐姐终于发威了,涨起来的潮水竟然把厚厚的浮冰层都挤碎了,我们能感觉到船底下的冰层正在快速的断裂,“噼里啪啦”的裂冰声传过来。
  “嫩妈卡带,快把老刘弄下来!嫩妈老二,下舱,拿东西!”老九反应神速,啪啪两掌打开烟囱防火门的门栓。
  “九哥,下面可是有二氧化碳啊,下去拿什么?我们趁着冰还没有裂,赶紧跑吧!”我快步走到防火门跟前,准备跟老九一起将门打开。
  “嫩妈老二,赶紧深呼吸几次,憋着气下去,拿吃的,嫩妈找一下探照灯,记住了,能拿多少拿多少!”老九眼神坚定的看着我,像准备要潜水一般先是急速短促的呼吸了十几次,然后猛的一个深吸气,手上一用力,把防火门拉开。
  “吱”“啊哦!”开门声竟然和熊吼声同时传到我们的耳朵里,眼前站着的正是那只刚吊完孝的北极熊!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深陷丧夫之痛的北极熊就已经把爪子朝我扑了过来。
  “我草嫩妈!”老九一声爆喝,刚才深吸进去的氧气在丹田旋转了一个小周天后全部吐了出来。

  爆喝声惊到了母熊,它似乎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东西比自己老公叫出来的声音雄浑深厚,老九在它楞神的一瞬间,飞身一脚踹到了它的鼻子上,蓝宝石轮船身整个已经呈现45度角,母熊又恰巧倾斜的站着,而老九的这一脚集结了他百分之400多的爆发力,母熊往后退了几步后,一个仰身,头朝下摔到了机舱的花铁板上。
  “哎呀呀,雪崩了!雪崩了!我们快跑啊!”大厨跟卡带此刻也赶到了我们的身边,大厨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眼睛不住的往外涌着泪水。
  “大,大厨,这是冰崩。”卡带小心的提醒了一下大厨。
  我和老九没空搭理这两个疯子,重复之前的呼吸动作后将手中的探照灯射向了舱内,母熊刚才摔的那一下听上去非常严重,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散落一地的罐头破碎了一大半,还有我们好不容易弄到的衣服电灯被母熊搞的到处都是,最重要的是它竟然把我们最最重要的乌克兰姐妹花撕成了碎片,这不禁让我心头剧痛。
  老九猛的吸了一口气,冲我点了一下头,快速的往下奔去,我紧跟在他的身后,。
  “罐头啊,我的罐头啊!”我低着头,手快速的将滚到角落里的罐头捡起来,心里也在不停的滴血,他妈的熊日的玩意儿我们的仇恨一笔勾销了!
  老九低着头,脸已经憋的有些发青了,他低着头仔细在地上寻觅着,应该是在寻找着那半截熊JJ。
  “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补肾!”老九的姿态让我倍感鄙视。
  我平日潜水憋气时间也不过1分办钟,捡了10几秒的罐头就已经有些头晕目眩,我朝老九做了一个手势,把捡起来的罐头胡乱塞到怀里,准备爬回到后甲板上去。
  “砰!”一声巨响突然从机舱底部传了过来,紧接着蓝宝石轮猛的抖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感觉到它在一点点的回正。
  “我去,他妈的浮冰全碎了!现在船底下已经全是水了,蓝宝石轮要脱开浅滩了!”我心里暗自惊道。
  老九也觉察出了问题的严峻,他用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上了竖梯,蓝宝石轮突然又发出“咔嚓”一声,整个船身突然像断裂了一般,我跟老九一头栽倒在地上。
  完蛋了!我感觉自己眩晕的厉害,不行了,我得呼吸,我要呼吸了!
  我去!报应也他妈来的太快了吧,我们刚憋死了一只熊,没想到我们现在就要被憋死了。
  我忽然想起了大厨的村长,那个得肺癌憋死的像风一样的男子,我跟老九现在马上要步他的后尘了,我曾经无数次幻想吸一口纯氧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可是现在我马上要吸纯正的二氧化碳了。
  完了,憋不住了,我闭上了眼,脑子里已经开始眩晕了,呼吸系统已经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我吐出肺里的最后一股气体,将二氧化碳深吸进去。
  “嫩妈老二,快跑!”老九把我扶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去,九哥,我们怎么还没憋死?”我愣了一下,难不成我已经进化成可以在二氧化碳中生存了?
  “嫩妈老二,先别管那么多了!快跑!”老九拽了我一把,顾不上去捡地上的罐头,二人迅速的爬到竖梯上,爬了出去。
  “哎呀呀!”“大,大副,船往海里漂了!”卡带跟大厨尖叫着,俩人竟然没有逃跑,不禁让我有些感动。
  “嫩妈,快跑,往船头跑!”老九打断了所有人的感性,像只奔袭的猎豹跳跃到主甲板上。

  此刻的蓝宝石轮已经完全平衡了,习惯了45度角仰望天空的我们竟然还有些晕船,但是已经顾不上悲催的生理反应,三个人跟在老九的身后,除了奔跑,想不到其他。
  这一刻,我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害怕与惊慌,脑子里一直重复着高中时期曾经非常流行的一首歌: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随风飞翔有梦作翅膀,敢爱敢做勇敢闯一闯,哪怕遇见再大的风险再大的浪也会有默契的目光!
  船底的冰裂声加上几人的脚步,竟然特别有歌曲的节奏感,到达中桅楼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声把这首歌唱了出来,老九和卡带都被我震惊住了,频频的回头看我,估计心里都在想这哥们是不是被二氧化碳憋的脑子坏掉了。
  还好蓝宝石轮并不是很长,我们跑到船头也只有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蓝宝石轮的船头已经有些微微翘起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它此刻正慢慢的往海里滑去。
  “九,九,九哥,怎么办?”一百多米的奔跑加上我的歌唱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整个人都已经要崩溃了,喘息声也开始变的无比浑浊。
  “嫩妈老二,跳吧!”老九低头看了一眼。
  “哎呀呀,冰都化了,跳海里去不是找死吗!”大厨的手紧紧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血从手指缝里渗出来,从那个位置看过去像是一个忽然来了大姨妈的姑娘。
  “九哥,现在冰层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我们的体重?”大厨的话让我也有些担心,冰层底下估计已经充满海水了,而它的厚度是未知的,我们几人跳下去夏天还好,我们就当洗海澡了,就这个温度掉下去基本上就去见马克思了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