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早的长途汽车上,人不是太多,相对比较清静,她坐在最后一个单座上,车上放着时下的流行歌曲。她静静地望着窗外出神。这些天来,不是接受采访,就是接受亲朋好友的祝贺,家里面也是非常热闹,有许多失去联系的同学看到电视后又和丁一取得上联系,她也是疲于应付,一直都没有好好静静地想想,这几天,几乎所有的行为都没有离开她夺得主持人大赛金奖这个话题。
  她就是这么被这个金奖涌着,去做和这个主题有关的一切事情,包括今天回去办调动。尽管是调动,但是真要和亢州的一切说再见,她还一时不知道怎么让自己谢幕。
  进入亢州境内了,这些无数次经过的道路和沿途景色,是那么熟悉而亲切,就像过电影一样从脑海显现。当车快到市委和市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忽然,车里面传来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一下子就把曾经的一切都带到了眼前…….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
  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
  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天还是天喔雨还是雨
  我的伞下不再有你
  我还是我喔你还是你
  只是多了一个冬季……
  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她无法把目光从那熟悉的大门口移开,双眼一直注视那熟悉的门口,脑袋一直在向后面看着,直到大门口淹没在车水马龙中……
  “……也许会遇见你

  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
  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
  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
  我终将擦肩而去
  这城市我不再熟悉……
  这个城市太熟悉了,之所以不再熟悉,那是歌者拒绝再次熟悉。是啊,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的回忆依然让她动容,让她不能自制!一切,都恍然就在眼前……
  她的脑海里,无法将那个玉树临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人从内心赶走,他是那么根深蒂固地在自己的内心驻扎了下来,尽管她对他充满了怨,但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恨,他的为人她是清楚的,他肯定有他迫不得已的原因,那首《心往何方》,已经让她隐约地感到了这一点,这个问题,已在她的心里想过无数遍了,尽管她不能原谅他,但要切齿的恨,要把他的形象彻底抹杀,她是做不到的。
  “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没有人比我更懂你……”是啊,江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在他的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他又是怎么的痛苦和无奈……等等这些,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他。
  假如,他们此时真的相遇,丁一相信自己,她绝不会和他擦肩而过,她肯定会站在一步远的地方跟他说:只要还爱,什么也不说……

  然而,这种假如没有出现,因为,他在很早以前就离开了,离开了这个城市,离开了她……
  奔涌而出的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干,旁边的人不知她为什么突然哭泣,都纷纷向她侧目,但是她顾不得这么多了,反正也互不认识,愿意看就看吧,她任凭泪水无所顾忌地流下,不在管它,其实,眼下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了……
  很快就到了汽车站,她的眼泪还再不断,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本来打算先去单位的,但此时自己这个样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出现在过去的同事和领导面前的。她茫然地站在车站的广场上,与泪水中,看着两个出口,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亢州,没有了江帆,没了彭长宜,她还有谁可以投奔?
  她低头擦着眼泪,还是决定去找雯雯,一来王圆的酒店有落脚的地方,二来,跟雯雯多年一直比较要好,雯雯也了解自己的一些情况,尽管自己从来都没有向她坦承过,但有时不否认就是承认。
  雯雯接到丁一的电话后,来不及跟王圆要车,急急忙忙从楼上的办公室下来,看见曹南站在门口,就说道:“曹叔,有闲车吗?快,送我到酒店!”

  曹南奇怪地说:“什么事这么急?”
  雯雯兴奋地说道:“小丁回来了,她去酒店找我了。”
  曹南一听丁一回来了,就说道:“好,你见到她后给我电话,我要见他一面。”
  雯雯来到酒店,酒店还没有正式营业,值班的服务人员在搞卫生,她就兴奋地站在门口,等着丁一出现。

  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驶进来,无疑,里面坐着丁一,因为这个时候无论是酒店还是宾馆,都不是上人的时候,雯雯刚想走下台阶,就见出租车直接开了上来。
  车停稳后,司机师傅从后备箱拎出丁一的行李箱,雯雯帮丁一拉开后门,丁一红肿着眼睛,走下车,泪盈盈地看着雯雯。
  雯雯本想劈头盖脸先给她个下马威,但是看到丁一满脸的泪水,先是一惊,随后自己的鼻子也一酸,就抱住了她,说道:“丁一,你好讨厌,失踪了这么长时间……”
  丁一没敢跟她用力拥抱,她下意识地离开雯雯,退后半步,打量着她,然后破涕为笑。

  雯雯的眼睛正在酸痛潮热之中,冷不丁看到丁一笑了,就生气地说道:“你精神病呀,又哭又笑的?我都不不知道是给陪着你哭,还是该陪着你笑?”
  丁一擦着眼泪,又笑了一下,伸出手去摸雯雯的肚子,用很重的鼻音说道:“小家伙怎么不长啊?”
  雯雯今天穿着一件短风衣,衣服敞开着,里面是一件非常宽松的薄薄的低领毛衫。听丁一这么说,她就“啪”地拍了一下她的手,说道:“你们怎么都嫌他长得慢?我感觉她很快了,肚子都鼓起来了。”
  丁一看着,仍然在擦着眼泪,说道:“哪儿呀,看不出来。”

  雯雯说:“那是我个子高,而且穿的衣服又都是宽松的,是不显怀的,我婆婆说,我就是到了生的那天,也不会像人家似的挺个大大的肚子。”说着,她夸张地比划了一下。
  丁一又摸了摸,点点头,说道:“长了,的确是长了,你的腰宽了。”
  雯雯笑了,说道:“何止腰宽了,哪儿都宽了。”
  丁一掏出纸巾,擦干了泪水。
  雯雯弯腰就要去给她拎箱子,丁一赶紧抢了过来。
  雯雯说道:“走,到我房间去,我要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再次走进雯雯房间的走廊,丁一仿佛又想起了江帆,想起那晚他防汛回来后陪着客人大步走过、然后又在客房被袁小姶暗算的情景……的确如孟庭苇唱的那样,每个角落都有回忆,只是,每个回忆都让她伤感、流泪……
  她跟在雯雯后面,进了房间,雯雯说:“你给我好好交代,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连电话都打不通?你可真是的!”
  雯雯一边数落着,一边给丁一沏水,当她把水杯放在茶几上的时候,又看见眼泪从丁一的眼里流出……
  雯雯连忙说道:“对不起,我不说了,坐下,先喝口水。”
  丁一点点头,脱去了外套,挂在衣架上,她低头走进了洗手间,不停地用凉水冲洗着眼睛,但是,泪水就是不争气地往出流,她不忍心看着镜中自己流泪的样子,用手捧住了脸,泪水,从指缝中滑出……
  这时,雯雯的电话响了,是曹南,雯雯小声说道:“喂,曹叔。”
  曹南说:“雯雯,见着小丁了吗?”
  雯雯说道:“见到了。”
  “我跟她说两句话。”
  雯雯用手捂着电话,压低声音说:“现在不行,她在洗手间,一直在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