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稚君提前早就知道了排名靠前的几位选手的情况,阆诸电视台提前也把一些选手的资料带送给她看,她的确对丁一有信心。她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布和丁一的关系,的确是恰到好处,一来表明了丁一是凭实力而不是凭她这个老师拿了金奖,其次也希望能促进阆诸电视台招募丁一入职。
  选手们都争着抢着和两位著名主持人合影,蔡枫部长低声问丁一:“你是梅碧馨的女儿?”
  丁一点点头,笑着说道:“是的。”

  蔡枫又说:“咱们市准备出版一本名人录,我看报上来的文稿里有你妈妈的名字和她的一系列成就,真是个才女啊,可惜,英年早逝……”
  丁一听他这么一说,鼻子立刻就酸了,她的眼里便有了晶晶的泪花,鼻头也红亮起来。蔡枫说道:“你妈妈去世好像有些年头了吧?”
  丁一用手轻轻揩了一下眼角,她说不出话,比划了一个“12”,蔡枫见丁一伤心了,就打住了话头,不再说话了。
  林稚君和几个选手照完相后走过来,说道:“小丁,台下坐着的是你父亲吧?”
  丁一连忙说道:“是,他刚才说让我替他问候您。”

  “我们过去看看。”林稚君说着,就走下台。
  丁一也赶忙跟着走下了台。林稚君又冲台下一边坐着的助手招了一下手,助手立刻走了过来,林稚君跟他要过一个皮包,从里面拿出一本摄影集和一个褐色的小盒,她把那个褐色小盒交给丁一,说道:“这个是给你的,一件小玩意。”说完就向丁乃翔坐的地方走去。
  丁一说了一声:“谢谢林老师。”来不及看是什么礼物,就跟在她的身后。
  丁乃翔见林稚君向自己走来,就站了起来,贺鹏飞也站了起来,岳素芬已经不在现场了。
  林稚君走到跟前,伸出手说道:“丁教授您好。”
  丁乃翔赶忙握住了林稚君的手,说道:“您好。”

  丁一连忙说道:“爸,这是林稚君老师。”
  爸爸说:“认识,认识,全国人民都认识。”
  林稚君说:“久仰您的大名,当年我也是京大毕业的学生,只是无缘师从您学美术和书法,现在想来真是遗憾,您给我画的像,直到现在我还在珍藏,是我最珍贵的收藏品。”
  丁乃翔谦逊地说:“画得不好,让林老师见笑了。”
  林稚君笑了,她看着贺鹏飞说道:“丁教授太谦逊了,这位是?”
  “这是小女的朋友,他们也是同学。”丁乃翔说道。

  一旁的丁一脸不由地红了,她很想纠正一下爸爸的话,但觉得爸爸的话还算得体,反正爸爸说的是朋友,而不是说“男朋友”。她连忙介绍道:“林老师,是我同学,贺鹏飞。”
  贺鹏飞一听丁乃翔这样介绍自己,高兴地跟林稚君握手,说道:“林老师您好。”
  “你好。”林稚君握了一下贺鹏飞的手后,就把手里的那本硬皮书递给丁乃翔,说道:“丁教授,这是我在中东国家呆了多半年的作品,请您指正。”
  丁乃翔接过一看,是林稚君出版的中东风情摄影集,他翻开看了几眼,有阿曼的海豚,迪拜的塔,死海的盐湖,佩特拉大峡谷,有“中东庞贝”之称的杰拉什古罗马遗址,大漠瓦地伦独特而壮美的沙漠……丁乃翔很感兴趣,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林稚君笑了,说道:“您太客气了。”她看了丁一一眼,说:“您养了一位好女儿。”
  丁乃翔听她夸自己女儿,满脸都堆起了笑纹,说道:“还请林老师对她多多指教。”

  林稚君说:“当我看到选手比赛情况后,我当时就想,这个丁一,肯定是亢州电视台的丁一,因为我知道她的家是阆诸的,也知道她是您和梅老师的女儿,我当时还以为丁一调回来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没有调回来。对了小丁,这次你获得比赛第一名,肯定阆诸电视台要留下你的,你回家比赛,是不是也想调回来?”
  “林老师,我做梦都想调回来,当时想去找您着,后来听说你出国了,要到年底才能回来。”丁一不无遗憾地说道。
  “是啊,是准备年底回来,但是单位有事,我就提前回来了,就把我先生一个人丢在中东了。”
  丁一学习的时候,只知道林稚君的丈夫是做海外金融工作的,大部分时间在国外。
  这时,林稚君被叫走了,市委为她和那位男主播举办了午宴。
  比赛结束后,电视台为前三名获奖选手制作了一个短片,记录了他们在大赛中的一些表现和才艺展示,摄制组还去北京拍了丁一和父亲在北京办画展的一些情况。
  一周后,阆诸市电视台正式向丁一发出邀请,希望她能加盟阆诸电视台,并且尽快入职,又过了一周,阆诸人事部门给丁一开具了商调函。
  丁一拿到商调函后,很高兴,工作终于有了着落!这才决定回亢州办理调动工作的手续。给彭长宜的电话,也是在拿到商调函后打的。

  最高兴的当属爸爸丁乃翔,他立刻给温庆轩打电话,告诉温庆轩,他的女儿准备回去办调动手续,拜托他多帮忙,万望提供方便,并表达了一个父亲对他深深的感谢。
  温庆轩得知丁一在阆诸电视台举办的主持人大赛获得金奖,被阆诸电视台留下做主持人的时候,很是为丁一高兴,毕竟,是他把丁一引上了电视这条路上来的,丁一取得的成绩,也与当时他的慧眼识英雄分不开的,同时,又有深深地惋惜,惋惜亢州失去了一位不但能力强,而且还很敬业的电视工作者。但是,阆诸电视台是地级台,那里的天地要比亢州大许多,关乎到一个人的前程问题,他也是不好挽留的,况且,丁一在亢州也的确难以呆下去了,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和谐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难以在这个环境下维持下去,在无法改变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而且,丁一还是这样华丽地离开,他当即向丁乃翔表示了对丁一的祝贺。他说:

  “首先,我向小丁表示祝贺,祝贺她华丽回家,其次我也有遗憾,遗憾的是我居然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能说。丁教授,您放心,我当初就答应您了,如果小丁重回亢州我欢迎,如果小丁不回亢州了我也拥护,只要她找到接收单位,这边的事我帮着她办,这一点我不会食言。”
  丁乃翔再次向温庆轩表示感谢,感谢对小女的栽培和照顾,并欢迎温庆轩有时间来阆诸做客。
  周一一大早,丁一踏上了回亢州的长途车,她要回去办理有关调动工作的一切手续。
  哥哥陆原特地从部队休假回来,想陪她回亢州,贺鹏飞也曾经自告奋勇,表示出人出车陪她回去,当然,爸爸也想陪她回去,但是,她都一一谢绝了,她说,我是回去办调动,又不是回去打仗。

  尽管她说回去不是打仗,可是,这个“仗”,她心里一直打着。有些仗,别人是使不上劲的,她这个“仗”,是要自己去解决的,那就是和亢州做最后的告别,尽管“仗”的结果已定,但是过程仍然需要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