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8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后,给周诚来敬酒,对周诚说,“周部长,感谢您一直对南方市的关心,也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就您一杯。”周诚却没有就和他碰杯,也没有站起来,而是看向同一桌的其他人,说,“秀峰市长说的话,有多少可信,我还要先问一问你们。对于干部工作的考核,一起在身边工作的人,比起我们组织部的干部下来考核,要准确得多。我就想听大家一句话……”
  说到这里,也不管是什么意思,其他的人自然都会为杨秀峰说几句好听的话,谁会当着杨秀峰的面而跟领导说他工作的缺点?杨秀峰自身在工作上也是完全经得起考验的。大家知道,简单地说几句好听的话,未必就能够过关的,说话时也都将杨秀峰在平时的工作事例列举出来,就很有说服力了。
  有了这些事例,活生生地就有很多动人之处。这些人对语言精炼而传神都有着很深的修炼,虽寥寥几句,杨秀峰的事迹让领导就记住了。周诚也是需要这些材料的,就算不记完全,回到省里南方市怎么样评价杨秀峰,也就有了更好的说服力,同时,也让肖建海等新来的领导者的,杨秀峰在市里是怎么样进行工作的,对他们也是一种警醒和鞭策。
  等大家说的差不多,周诚说,“南方市的干部对工作的作风上,如今是有了根本性的转变,我在这里代表省里感谢大家,希望南方市的干部继续发扬优点,再接再厉。”说着将杯子里的酒喝了。

  其他的人自然也都要给周诚敬酒的,只是,除了周滔敬酒时喝了半杯外,其他的人给他敬酒,也就沾一沾唇,表示接受。对于敬酒的人而言,新里自然明白各自的地位,周诚肯接受就很给脸面了,不奢望周诚这样的领导喝自己敬的多少酒。
  敬过领导之后,接下来自己要对肖建海等人表示祝贺,也是用敬酒来示意的。杨秀峰在南方市里早就给自己定下三杯之限,今天这样的场面里,就很受到制约。先一起对省里领导到来和市里来这么多领导干部表示欢迎,喝了一杯,随后给周诚敬酒,喝了一杯,杨秀峰也就剩下最后一杯了。
  最后一杯,自然是要走出包间,到外面大厅和处级、副厅级领导们一起喝一杯,也才是对这些人的尊重。
  杨秀峰从大厅回来,肖建海也就很主动地站起来,要和杨秀峰喝一杯。说,“杨市长,我们也算是久别重逢,以前在柳市一起工作,如今在南方市再度合作。刚才又听到市里的领导们谈到你在工作上的很多优秀事迹,深受感动,来我们喝一杯,今后可要坦诚传授工作经验,不能藏私哦。”
  “肖书记一直是我的老领导,也是我一直尊敬和学习的领导,跟在肖书记身边工作,受益良多。到南方市后不敢忘记领导们对我的告诫和指导,总算没有给领导们脸上抹黑。肖书记,今后在市里的工作上,自然要再向老领导请示,得到更多的指点。”杨秀峰说着,却一直没有提到喝酒的事情,把自己和肖建海之间的老关系点出来,肖建海心里会好受得多。
  “喝酒喝酒。”肖建海说。将酒杯举起来,要和杨秀峰碰。
  “老领导,这酒您看能不能推到下一次……”杨秀峰面色不变,之前在柳市时,后三年里也就形成三杯的习惯,肖建海也不会不知道的,“我酒量太浅,今天三杯喝下肚里,热火辣辣的,头重脚轻,思维紊乱,实在无法再喝酒了。”
  第2章:面子决定态度
  杨秀峰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喝酒,肖建海和其他的新到领导对这一点就很不满。有周诚在酒桌上,自然不会表露太多,心里将他这样的做法已经列入是对自己书记的难堪,从而打击自己。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肖建海迫于无奈,言语中就算挤兑这杨秀峰,只是他不接招,不论怎么说这酒就是不肯喝。周诚倒是没有出来打圆场,微笑着看两人在那里僵持。
  包间里,田振辉是老同志,元准备和杨秀峰这个年轻人喝一杯的,表示自己到市里来的心意。从省厅下来,已经五十七岁了,分明是下来过渡的,或许一年或许两年也就退下,升为副厅级后退下去也会有更好些的待遇。在南方市里本来打算着做一老好人,但见到杨秀峰和肖建海这个市委书记在喝酒问题上都纠缠不清,肖建海还是杨秀峰的老领导,心里也就明白。自己虽说年纪大,但未必就会让人给脸面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觉得到南方市来不见得就是好的选择,只是,目前未有观望,不必要急于表示自己的态度。

  石卫今后就是杨秀峰工作上的重要助手,他是从省府所在地的副市长调派过来的,也准备给杨秀峰敬一杯酒,算是对新领导的尊重。见到这情形,也觉得自己不好办,这种扫脸的事情本不该去做,但不去敬一杯又怎么绕得过去?
  石卫的到来,既有在南方市这边获取更好的政治资源之外,也是受到了肖建海的邀请,同时,更是省里领导的意思。领导要对肖建海、石卫等人进行培养,放到南方市来那是最好的锻炼人,又会为今后自身发展最辉煌的业绩,至于以后的仕途就会坦荡得多。
  石卫作为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在今天这样的见面上,给杨秀峰敬一杯就,不论杨秀峰肯不肯接受,他都要去做的。只是,肖建海那里一直搅扰不清,僵持在那里都不想退让,而其他人也不好进行劝解。
  田宇云也是在市政府里出任新职,相对而言,他也就轻松些。作为到南方市来挂职的副市长,也就一年时间。和杨秀峰这个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那么深,涉及不到多少利益上的核心之事。看着市里两位巨头之间在酒桌上就这样不肯退让,只是觉得有些滑稽,又觉得今后在市里不会那么平静。
  最终杨秀峰还是以饮料代酒,陪大家喝,纵然让不少人心里不高兴,也不会在酒桌上蛮缠。有周诚等省里领导在,市里的领导也就心里有那底线。
  第二天送走周诚等人后,市里就仿佛是一堆散乱的积木,要慢慢地梳理。昨晚在宴请之后,送周诚回房间休息,在附近里陪周诚说话。谈到了南方市今后的工作,周诚对肖建海和杨秀峰两人都做了些工作,进行了警示,一切都要以市里工作的推进为目标和核心。话说的很明白,也是省里对他们的嘱托。肖建海和杨秀峰也都明白,掂量出轻重的,都满口答应下了。
  看着远去的车,肖建海转身见杨秀峰一脸毫无牵挂的样子,心里的火顿时就给点燃。但此时也不好就发作,不知道是不是该和他招呼下。送行的人不多,除了肖建海和赵弘坤之外,杨秀峰、周滔和腾云,另一个人就是田宇云。田宇云按说没有前来送领导的可能,但他是挂职干部,在省组织部里垂直管理的,也就有着另一层身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