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6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军有些尴尬地笑着回答,“报告团长,我的夏季作训服还没干,只能先穿夏季的。”
  李牧没有往下追问,女同志总是有一些不便对男同志说的话。
  “看看你们女同志的内务搞得怎么样。”李牧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说,“刚刚在男同志那边,我可是扔了十几床被子,现在他们都在返工呢。”
  牛军笑道,“团长,我们女兵排的内务标准,肯定男同志的高!”
  王国庆走在后面,盯着牛军扭来扭曲的屁股看。身材很好,好到宽松的迷彩服都被撑得有形有状的。王国庆心里不由自主的跟着牛军屁股扭动的节奏默默的喊起了号子——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左右左,左右左,左右左……
  当兵的时间长了,对女性基本失去了起码的审美标准,是个女的看在眼里都觉得好看,是个胸看着也会不由自主的咽口水,更别说牛军挺翘圆润的屁股了。

  赵一云原来的工作没少接触女同志,甚至李牧当年在高校带军训带过的脚孙璐璐的女学生,都曾经和他一起工作过。孙璐璐都是高质量美女。当时赵一云在乌市那边支援反恐局工作,孙璐璐是武警机动师派出来的干将,两人合作过一段时间。
  不过,赵一云和孙璐璐都并不知道,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老朋友李牧。
  自然的,李牧也不知道,当时甚至和他一起出镜执行了大洋飓风行动的孙璐璐,居然也跟赵一云协同作战过。
  看见王国庆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赵一云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王国庆惊了一下,随即赵一云低声说,“别把眼珠子瞪出来。”
  王国庆老脸一红,快三张的人了,连女朋友也没一个,平时见着女同志的机会也少,见美女的机会更少了,难免会出现这样的失神状态。

  女兵排住的是一个很大的套间,四人一个房间,有大客厅,有两个独立的洗漱间,大大的阳台,住宿条件李牧这个团长的都要好。院子里其他房间则是她们工作学习的地方。
  一个排十三个人,变成了三个班,一个班四个人,恰好是一个房间的规模,编制在团里是最小的了。
  各班班长已经带着自己班的女兵站在各自的房间门口那里,整齐列队等候检查。
  从一群大老爷们群居的地方来到这里,扑面而来的是青春美丽的娇小身影和嫩很多的脸蛋儿,连李牧这个老司机也是有些怦然心动,观感很不一样,轻快多了。
  “报告团长!通讯连女兵排一班准备完毕!请团长检查!”

  “报告团长!通讯连女兵排二班准备完毕!请团长检查!”
  “报告团长!通讯连女兵排三班准备完毕!请团长检查!”
  三名班长依次向李牧敬礼报告,李牧还礼,“稍息。”
  扫视过去,女同志们都很年轻,年龄最小的恐怕只有二十岁。身高较统一,毕竟部队征召女兵的时候,是有硬杠杠的身体条件在那里的。再仔细一看,李牧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他团里这个女兵排,论颜值,军区工团的一些女兵都不遑多让。

  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
  李牧原来的老部队第三旅是有二十多名女兵的,都是通讯兵,但李牧只在那里面发现了那么两三名外貌算得那什么的。
  那个被送了军事法庭的高玉亮,看样子给自己留了不少好兵……
  注:这章好看,我也很喜欢……
  也是霎时间的一些乱想,李牧自然的不会有其他什么想法,不过,他还是很容易的发现了高丽娟和陈淑芬的不同之处。
  首先个子其他女同志高许多,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一看是有长时间形体训练的。而且,她们的领章都是等兵。最最惹眼的是,只有她们俩留着长发,其他人都是一水的齐耳短发。
  这是新团长第一次视察女兵排,牛军不免的要解释,她说,“团长,那两个兵同时也是咱们团化队的骨干,所以当时过来之后,团领导特批了她们留长发。”

  历史因素。
  李牧微微点头,也不知道他是表示认可了呢,还是表示知道了这么一回事。
  高丽娟和陈淑芬心里却满不在意的,反正都是要走的人了。她们倒是盯着新团长看,然后又盯着赵一云看。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帅气的领导,以前见过的都是半老头子,好多她们爹的岁数都要大。
  其他女兵也是同样的感受,新团长好年轻好好看,笑容好阳光,牙齿好白,这个冬季不那么冷了呢。
  瞬间,李牧收起了笑容,恢复了那副死人脸,随即抬脚走进了一班的闺房。牛军连忙跟着进去,那颗心也提了起来,生怕被李牧找出什么毛病来。她可是拿不准新团长会不会训斥女同志的。
  女兵的宿舍也是兵宿舍,所有的物品摆放也必须的全部按照要求摆放,直线,直角,分毫不能差了。

  女孩子总会有些属于女孩子特点的东西,如香水。哪怕明制止使用,步入一班闺房之后,李牧还是嗅到了淡淡的香味,像是茉莉香。除此之外,放眼望去,除了部队配发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多。
  从表面看,这是一个很标准的内务。
  内务标准里,任何部队配发之外的东西,都是不允许出现的。床用品,洗漱用品,服装鞋袜,衣柜书桌,衣架脸盆,水杯水壶,等等等等,全部都是制式的。
  女兵的住宿条件太好了,一人一张层床铺下层书桌的单人床,一侧两张整齐摆着。个人衣柜也是独立的,在书桌边。这让李牧想起他新兵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三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大排房,两个人用一个柜桶,只有两个可以挂衣服的衣柜,什么味道都有,酸爽得很。
  李牧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和他合用一个柜桶的来自湖北宜昌的那兵,把穿过的袜子往里面塞,打开是一股能干死一个排的人的味道。
  床铺的被子叠得很好,棱角分明,那些男同志的要整齐很多。女同志在这方面还是有优势的,足够细心。
  检查内务以来,李牧第一次点头表示了肯定,对牛军说,“牛排长,你这个班的被子叠得不错,标准很高。”
  牛军松了一口气,道,“多谢团长的肯定!”
  她心里却是在苦笑,花了一个小时抠出来的,标准能不高吗?
  然而检查并没有此结束,王国庆察言观色,给李牧递去了一双干净的白手套。
  牛军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门口的女兵们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况的,此时只能心忐忑不已。
  李团长的白手套一出场,机关干部都要瑟瑟发抖。
  照例的,李牧戴了白手套,在牛军紧张兮兮的目光之下,在女兵排一班的闺房里,从头开始摸起。谁都有那么一个过程,李牧曾经也是被班长折腾得要死要死的新兵蛋子,也曾狠狠的见识过白手套的威力。
  日期:2017-05-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