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6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招待所走过去干部宿舍楼两百米的距离,那里还有几座较老的院子,也是干部们住的地方。
  这天,早操之后,李牧洗了个热水澡浑身爽快得很,穿了迷彩服扣小帽扎武装带出了招待所。外面,王国庆和赵一云已经在等候了。王国庆已经基本被内定提干了,李牧需要一名机要秘书,王国庆很合适。
  而原来的军务股长被李牧一个调令到了一营去当营长,和任没几天的赵一云对调了职务。为了所有的措施都能够一点折扣不打的以最快的速度落实下去,对机关进行整顿期间,李牧需要一名绝对服从并且默契的军务股长,赵一云最合适。
  等到机关的整顿工作完成,要开打了,赵一云还得到一营去当营长。
  此时还不到九点,在东部地区,这个时间已经是太阳高照了,而在这里,天才蒙蒙亮起。
  三人大步朝宿舍楼走去,那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居住着大部分干部。正连职的是单间,正连职以下的是两人间或者四人间。
  干部股长早早的在那里等候着,他负责机关干部的管理。
  累成一坨屎的机关干部们气都没喘匀,回到宿舍抓紧整理内务,这会儿都知道团长要来检查了,纷纷的最后紧张地检查一遍,重之重是被子。
  从一楼开始检查,李牧走近了后勤处干部的宿舍,每到一间宿舍,干部们都军姿标准得站在那里,等着检查。过去了这么些天,再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军官享受特殊待遇了,在团长眼里,都是他娘的新兵蛋子。
  李牧在一张床前面站定,指了指,问,“这是谁的床铺?”
  马有个尉站出来,“报告团长!是我的!”

  “你有多久没叠被子了?”李牧指着他的被子,“你的被子没有明显的折痕,面包似的。”
  尉涨红了脸,他的确有很长时间没叠被子了,以前谁检查机关干部内务,都是他们检查基层部队的。
  “小王,把他被子扔到外面去。叠不好,不要盖了。”李牧说。
  王国庆二话不说,来抱起被子出去了,一甩手,给扔到了外面草地,草地湿漉漉的。
  尉鼓着嘴巴:“是!团长!”

  不让盖被子,他真的不能盖了。前天有个干部顶撞了一下团长,当场被送走了。摊这样的狠人,701团的机关干部只能认倒霉。
  转了一圈之后,正当其他人以为过关的时候,李牧从口袋里掏出了白手套……
  顿时,干部们的脸都黑了。
  果不其然,李牧戴白手套之后,随手在床沿下面的缝隙摸了摸,把手拿出来一看,黑乎乎的一块。
  李牧的手指捏着,黑乎乎的污垢给大家示意着。
  他还没说什么,手又在门框沿摸了摸,又是黑乎乎的一块。干部股长恨不得地找条缝隙钻进去。
  这种卫生死角应当引起重视,但是尽管多次强调,依然还是这个样子。干部股长自己都看不下去了。那些干部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牧低头观察着地板,大理石的地板,按照地方群众的标准,够干净的了。但是,他指着板砖之间的缝隙说,“这里的污垢,是擦不掉?”
  绝对的吹毛求疵,但是绝对的不过分!
  赵一云此时说,“去炊事班领点钢丝球,一点一点地刷干净,什么时候刷干净了什么时候吃早饭。”
  李牧转身走了,他眼里还看到很多问题,但是指出一两处已经足够。都是党和人民花了大量的资源培养出来的职业军官。如果连起码的举一反三的能力都没有,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军官。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李牧是要从扣细节开始,从最小的方面着手,把整个部队的作风给扭正过来!
  李牧的白手套一路的摸去,没有幸免的宿舍。而当他从三楼下来的时候,楼下草地的被子,又多了几张。
  团部直属通讯连是全团唯一有建制女兵的单位,一个排的女军人,十几人。她们担负的是相对轻松的总机值班等勤务工作,并不需要像有线排和无线排的男兵那样漫山遍野的跑架设通讯线路。
  她们的待遇也是独一无二的,十几名女军人住一座独立的院子,男兵根本不允许靠近。
  一名尉女军官是排长,有七名女士官和五名义务兵女兵,职业军人义务兵多得多,因此女兵排里的义务兵也是团里的熊猫,团领导偏爱得很。
  马要退役的有两名女等兵,高丽娟和陈淑芬。其实如果她们愿意,是完全可以留转士官或者士官学校学习。这方面她们男兵有大得多的优势。但是高丽娟和陈淑芬是属于阴差阳错当了通讯员的兵。
  她们都是才艺学校的,参军是想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成为艺术工作者。外形条件来说,她们是701团所有男兵心目的女神,恐怕也会是很多大头兵晚开车的臆想的对象。
  显然,如果能进入部队的工团之类的单位,实现目标是要地方要轻松得多并且快得多的。而且,这还是一份非常难得并且被很多单位看重的资历。
  只是她们没有太好的运气,分配的时候分到了边防部队,而且还成了通讯员。因此她们也没有别的想法了,熬过这两年等着退伍回家。
  若不是新团长下令延迟老兵退伍的时间,她们早回到家了。
  直到现在,分给701团的新兵还在军分区新兵营那边待着。李牧这边一天不放老兵走,新兵一天无法到位。特殊情况之下,李牧至少要让老兵们打完演习再退役,哪怕超期服役也在所不惜。
  女兵排的内务同样的在检查之列。
  排长牛军一早的在院子门口那里等着。女兵排排长牛军是从西北通讯学院毕业的正统军校生,名不副实,其实是个挺有气质的知性女军人,专业知识非常的扎实。
  干部大会,牛军是见识过了新团长的凛凛威风和心狠手辣,而且隐约感觉到,女性军人在新团长那里,可能很难得到优待。
  她不免的有些担心排里的那些姑奶奶临时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看见李牧大步走来,帅气阳光的那位据说是新的一营长又临时担任军务股长的赵一云少校,还有新团长的士官机要秘书,牛军连忙跑步前,立正敬礼。
  “报告团长!通讯连女兵排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迎接团长的检查!”牛军一丝不苟的说道。
  李牧还礼,指了指牛军,“牛排长,你的冬季作训服呢?”
  这么冷的天,牛军身穿的却是夏季林地迷彩作训服。从外表看,夏季和冬季作训服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长袖,但是厚度和保暖性能是差别很大的。夏季作训服讲究的是通风透气吸汗性好,冬季作训服讲究的是保暖效果。而且,701团配发的所有冬季作训服都是沙漠迷彩,夏季作训服全都是林地迷彩,很容易分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