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8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个方法虽然也有风险,但成功率要高得多,那就是等到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当两个逃犯睡的正酣的时候,用一块砖头猛地砸破窗户玻璃,然后迅速把枪抓在手里。
  不过,这样一来,马上就要投入战斗,被惊醒的逃犯要么负隅顽抗,要么仓惶逃窜,不管怎么样,自己马上就要用到枪。
  可问题是,自己虽然知道点枪械的知识,可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开过枪,仓促之间是不是能够打得响,就算打得响也不一定能打得准,万一被对手制住的话,这条小命就算是交代了。
  最重要的是,目前还不知道另外一个男人手里是不是也有一把枪,如果有两把枪的话,那就意味着一场枪战,自己肯定不是对手,到时候不是受伤被擒就是被对手击毙。
  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宁可去派出所报案。如果为了出风头丢掉小命可就不划算了,到时候三小姐可不会把自己当英雄,说不定还会成为她的笑料呢。
  陆鸣躺在稻草堆里苦思冥想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身子就像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怕。

  一边嘴里还像念经似的不定嘀咕着:老娘保佑,老娘在保佑,看儿子替你报仇了,你可要保佑儿子平安无事啊。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只见陆鸣猫着腰一溜烟消失在了房屋的背后,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只见他抱着一捆两头削尖的竹签潜到了卧室的窗户下面,侧耳听听,房间里传来一阵阵鼾声。
  睡的就像一头猪呢。
  陆鸣开始把那些竹签一支支插在地上,每支竹签之间相距十几厘米,露在外面的部分差不多有三四十厘米长,半个小时之后,在卧室的窗户下面完成了一个一米见方的竹签阵。
  陆鸣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当他真正开始行动之后,反而不再那么紧张了,那感觉就像是在按部就班地完成一项工作,尤其是屋子里不时传来的鼾声听在耳朵里感到很踏实。
  完成了竹签阵之后,他悄悄来到大门前面,打开挂在门上的锁,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把两个门环锁在了一起,然后把耳朵贴在门缝听了一下,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接下来,他开始把一捆捆稻草搬到大门前,堆得差不多有半人高,几乎把整扇门堵了起来,心里不禁想起那天三小姐撅着屁股蹲在门前用稻草熏自己的情形,忍不住想笑。
  妈的,把两个畜生烧死在里面也不错,反正这房子迟早要拆掉盖小洋楼,烧它个精光反倒省了拆的功夫,只是稻草不太干,火势不会太大,要是有一桶汽油就好了。

  万事俱备之后,陆鸣在距离房子差不多十几米的距离之内来回走了几趟,最后选定了屋子左侧的一个小土坎后面趴下来。
  从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见大门和卧室窗户前面的情形,距离也不是太远,他相信在这个距离自己能够用手枪击中一个人,并且,那个小土坎还可以替他挡子丨弹丨,只是稍微矮了一点。
  万事俱备,只等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了。
  陆鸣的一颗心又开始砰砰狂跳起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跳越快。
  妈的,一定要冷静,老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三小姐在地上注视着自己呢,一定要沉住气,拿到手枪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打开枪机,可别像那些电影里的狗血情节,没有打开保险就被对手一把夺了过去。
  另外,也不能像电影里那样用枪指着敌人,眼看着敌人一步步逼近却哆哆嗦嗦的不敢开枪,一定要毫不留情地扣动扳机。眼下可不是演电影,而是关系到生死存亡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鸣虽然紧张,可浑身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状态,整个人就像是充满了气的气球,稍微不小心就会跳起来,当然也很容易爆炸。
  终于,月亮运行到了西部天空,而在东方则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不停地朝着陆鸣眨眼睛,似乎在告诉他,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来到了。

  陆鸣跪在那里又向母亲的亡灵祷告了一番,然后紧了紧皮带,把自己口袋里的钱和银行卡掏出来,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埋起来,那意思很有点破釜沉舟的架势。
  只见他来到了大门前,丝毫都没有犹豫,掏出打火机就开始点燃稻草,等到三个地方被点着,火苗开始窜起来的时候,马上就一路小跑来到卧室的窗户地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半块砖头,想都没想,照着那把手枪的位置狠狠地砸了过去。
  玻璃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既刺耳又恐怖,连陆鸣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过,他没有丝毫犹豫,几乎在玻璃被砸破的一瞬间,扔下砖头,一只手迅速地伸过去抓住了桌子上的那把手枪。

  与此同时,他好像听见屋子里有响动,客厅那边有急促的脚步声,但他顾不了这么多,转身就往那个土墩子跑去,脊背上直冒冷汗,总觉得背后马上就会飞过来一颗子丨弹丨。
  终于,在距离那个土墩子三四米的时候,他奋力一跃跳了过去,几乎是在他刚刚趴下来的时候,大门那边传来了用脚踹门的声音。
  而卧室的窗户也哗啦一声向着两边敞开,只见一个人影就像是一只大鸟一般从窗口飞了出来,可随即就听见一声惨叫,只见那个黑影就像一只青蛙一般蹲下去,然后又猛地朝着上面一跳,嘴里发出愤怒的咒骂声。
  妈的,成功了。

  陆鸣兴奋的差点喊出声来,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的程序,直到那个黑影伸手拔出插在屁股上的一支竹签,他才意识到自己手里的武器。
  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自己握枪的那只手湿乎乎的,仔细一看竟然满是血,不用说是刚才拿枪的时候被玻璃割破了手。
  就像他猜测的那样,手枪后面的枪机是合上的,他试着用握枪的那只手的大拇指扳开,没想到还挺紧,扳了两次都没有扳动,他只好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去扳。
  就在这时,陆鸣瞥眼看了一下从窗户跳出来的那个男人,只见他已经拔掉了竹签,正朝着他这边扑过来,很显然,刚才自己的行踪被他从窗户上看见了。
  陆鸣心里一着急,手指头用力,猛地把枪机扳了过来,可没想到用力过猛,他握枪的那只手食指正扣在扳机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震得他耳朵嗡嗡直叫,手枪差点脱手。
  那个正朝着他扑过来的男人似乎也被震慑了,身子在地上一滚,然后爬行几步,接着跳起身来就往后山跑。
  妈的,想跑。

  陆鸣看了一眼手里的枪,只见放了一枪之后,枪机自动张开了,他双手握着手枪,朝着前面那个黑影瞄准,然后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巨响,双手还是震的发麻,再看看那个在黑暗中逃跑的男人,却丝毫都没有受阻,几个跳跃已经失去了踪影。
  妈的,没打中。距离太远了。
  陆鸣爬起身来就想追上去,忽然,只见卧室的窗口人影一闪,好像有人躲在窗帘后面,只是不敢贸然从里面出来。
  妈的,大门出不来只好跳窗户了。

  陆鸣马上放弃了追赶那个逃跑男人的念头,心想,要是去追那个,屋子里的这个就会跑出来,那时候顾东顾不了西,可别一个都抓不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