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8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熟悉的声音说道:“只要我们能躲过眼下这一关,就有机会溜出去,老大不会见死不救的……遗憾的是事发太突然,没有带多少钱……”
  男人说道:“要不要和老大联系一下,他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出事了?”
  熟悉的声音断然说道:“现在还不行,难道你不知道规矩?再说,我们两部手机都不能再用了,还是等甩掉了丨警丨察的包围圈再说……”

  “三哥,你有什么打算?”
  熟悉的声音说道:“我们先在这里住一晚,不管能不能抓到那小子,明天一早离开,我们不坐车,走山路,翻过灵山,先离开陆家镇的地盘,然后借道丰源县,一直走到枝江下游,在那里想办法搞一条渔船顺江而下……”
  “走路?那要走到什么时候?难道就不能找陆老闷想想办法?”男人吃惊道。
  陆鸣一听陆老闷,马上竖起了耳朵,心想,好啊,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了。
  可随即就听见熟悉的声音说道:“不能找他,我们吃不准他的态度,我听说为了陆老二的那笔钱,兄弟几个已经开始内讧了,再说,我们身负重案,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陆鸣听到这里又不禁一阵纳闷,好像陆老闷和这两个人又不是一伙的,不过,兄弟内讧还不是为了财神的赃款,都是一丘之貉。
  只听熟悉的声音继续说道:“拿出当年一百公里急行军的精神来,这点路怕什么,何况山里面还有人家,起码不会饿肚子。
  我已经仔细想过了,这条路目前最安全,丨警丨察要想封锁这个地区,起码要一个军的兵力,就凭他们现在那几个人,要想找到我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要不了三两日,我们就能到达东江市,那时候就可以让老大支援我们从海上出逃,只要到了国外,你我兄弟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另一个男人好像被鼓起了士气,说道:“三哥,我听你的,妈的,脑袋掉了不就碗大的疤,到了阴曹地府我们兄弟也不孤单……只是,梁萧恐怕会被丨警丨察抓住。”
  熟悉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说道:“她没有犯过什么案子,最多也就是个包庇罪,待不了几年就能出来,到时候有人会替她想办法,倒是我家里面都没来得及交代……”
  男人安慰道:“三哥,嫂子和我们的事情没有一点牵连,丨警丨察不可能难为她,再说,她也不愁钱花,只要把孩子养大就行了……”

  只听熟悉的声音说道:“妈的,陆家的婆娘太骚,就怕她守不住……”
  男人笑道:“三哥,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吃醋?这些年你起码有过一百个女人也不止了吧,我们既然要远走高飞,只当重新投胎了,过去的就别多想了……”
  一阵沉默,只听熟悉的声音叹口气说道:“没想到我们兄弟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老大本来是不想接这单生意的,毕竟刚刚在东江那边干了一大票,丨警丨察正追的紧,可最终还是磨不过陆家的面子,没想到真就出事了……”
  男人小声问道:“这单生意是陆家老大还是老二的?”
  熟悉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大口风很紧,没有透露,不过,我猜恐怕是陆家大公子直接出面了,否则老大也不会冒这个险……”
  男人叹息一声道:“说来说去还是命不好,眼看钱就要到手了,谁知道竟然和丨警丨察打了个照面。
  其实,也怪老五自己沉不住气,丨警丨察当时也只是怀疑,没想到他不仅逃跑,而且还拔枪朝丨警丨察射击,这才暴露了身份,要不是我动作快,他就被活捉了……”
  熟悉的声音说道:“也怪不了他,一旦他落入丨警丨察手里,早晚会暴露身份,与其这样还不如一拼……妈的,那个婆娘叫什么来着……”
  “叫徐晓帆,上次在东江市的漏网之鱼……”
  熟悉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有一天她要是落在我手里,老子非活活干死她……”
  男人说道:“只要我们能摆脱目前的困境,肯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到时候还担心没有报仇的机会?”
  熟悉的声音说道:“好,只要别泄气,我们就有希望……你去把外面的灯关掉,我们两个轮流睡,要是那小子回来,先捆起来再说,这一次,他要是敢不说实话,我把他一片片割了……”
  陆鸣一听,浑身打了个哆嗦,好像真的有人割他的肉似的。随即眼前一黑,卧室的灯关掉了,然后听见前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陆鸣蹲在那里大气不敢出,只听一阵脚步声在门前来回走动了一阵,然后就听见关门的声音,那个人在门口查看了一会儿之后又进屋去了。
  陆鸣听了半天,总算是听出了一点头绪,尽管还不太清楚这两个男人的来龙去脉,可基本上已经猜到他们肯定是犯了什么事,正在被公丨安丨局追捕,眼下正谋划着跑路呢。
  并且,听他们的意思,好像还是跟钱有关,没准就是动了那个银行账号的钱让丨警丨察发现并差点逮住了他们,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又让他们跑掉了。
  眼下还不清楚这两个人和害死自己母亲的案子有没有关系,否则,非让他们死在自己手里不可。

  哼,就凭他们上次差点打的自己破相以及妄图祸害自己的心就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要不然干脆去派出所报案,让丨警丨察来收拾他们。
  不知什么时候雾气已经散去,天上露出了半弯月亮,屋子里再听不见一点声息,想必卧室的那个男人已经睡下了,另一个应该在客厅或者小卧室里。
  陆鸣慢慢直起身来,露出半个脑袋朝着窗户里面偷窥,尽管窗帘已经拉上,可母亲房间里的窗帘短了一截,无法遮住整扇窗户,借着微微的月光,能够清楚地看见放在桌子上的那把手枪。
  妈的,如果能把这支枪拿到手的话,就能制服这两个罪犯,到时候押着他们去派出所报案岂不是风光。

  那时候电视台、报社的记者都来毛竹园采访自己,那可真要成为名人了,就连徐晓帆和周玉露这两个婆娘也要对自己刮目相看,最重要的是,陆老闷的女儿再也不敢骂自己是缩头乌龟了。
  一想到三小姐的花容月貌,一想到她看着自己的时候惊羡的目光,一股英雄主义的悲壮情节顿时就在陆鸣的胸中激荡不已,他慢慢地坐下身来,虽然还没有下定决心,可已经跃跃欲试了。
  月过中天,陆鸣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估计差不多有十二点了,他猫着腰离开了窗户,来到草垛子后面,由于刚才那个大胆的决定,一颗心紧张的砰砰乱跳。
  虽然那把枪近在咫尺,但却隔着一层玻璃,要想拿到这把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一根细小的树枝从缝隙里插进去轻轻挑起下面的插销。
  他知道母亲卧室的窗户年久失修,那个插销几乎不起什么作用了,不过这么做很危险,即便成功挑起了插销,但在打开窗户的时候肯定会发出声音。
  做为亡命之徒肯定不会睡得很死,那把枪就靠近床头,那个人一旦被惊醒,一伸手就能拿到手枪,到时候自己肯定跑不过子丨弹丨的速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