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8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不等卢源回过神来,急匆匆拨了一个号码,大声道:“你们两个守住门口,千万别让梁萧跑掉……”
  这时,正好看见那个女职员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徐晓帆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说道:“我是丨警丨察,看见梁萧了吗?”
  女职员吃惊地摇摇头。
  “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名叫张雷的司机……专门给梁萧开车的?”徐晓帆火急火燎地问道。
  女职员摇摇头,说道:“没有……给她开车的是陈助理……”
  “这个助理叫什么名字?”徐晓帆问道。

  女职员觉得自己一条藕臂快被徐晓帆捏断了,急忙道:“叫……叫陈志航……”
  徐晓帆松开女职员的手就往电梯口跑,遗憾的是一部电梯正在下行,而另一部电梯还停在六楼,气得她在电梯门上砸了一拳,转身就朝着楼梯间跑去。
  徐晓帆跑到16层终于搭上了下行的电梯,看着电梯上显示的负一层,心里沮丧地哀叹一声,不用说,梁萧肯定是从负一层的停车场跑掉了,
  不过,她还是去停车场转了一圈,哪里还有梁萧的踪影,上来问问守在门口的两位民警,果然一无所获。
  “你们两个去守着梁萧的公司,暂时别让任何人离开办公室,我这就让人来进行搜查……”徐晓帆只好交代了一番,然后急急忙忙赶回了办公室。
  只见卢源正在办公室里转圈子,见了徐晓帆,气急败坏地说道:“晓帆,我们这一次可栽得太丢人了……

  吴淼刚才来电话,她找到了那个张雷,一问才知道,他是廖木东一个八竿子也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压根就没有什么来往……”
  徐晓帆一听,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不用问,廖木东肯定已经被卢源放掉了,不过,也难怪他,只能说廖木东夫妻两个一唱一和配合的过于完美了。
  “安排追捕了吗?”徐晓帆问道。
  卢源点点头说道:“他们肯定还在市里面,我已经派人封锁各交通与要道,防止他们外逃,现在已经基本肯定,这几个人应该参与了东江市125特大袭警案,范局长已经在联系武警部队协助追博……”
  徐晓帆说道:“对了,梁萧公司的员工说,那个司机名叫陈志航,我估计多半也是化名,不过还是要让人查一查……”
  卢源沮丧地说道:“眼下我们只认识廖木东和梁萧,那个陈志航根本就不知道长什么样,说实话,梁萧恐怕也只是一个帮凶,不会知道的太多……”
  徐晓帆说道:“我已经安排人手查封了她的公司,看看能不能从员工那里得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对了,廖木东不是副市长廖声远的侄子吗?难道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卢源一听,哭丧着脸摆摆手说道:“别提了,范局长已经被廖副市长骂的狗血淋头,他压根就没有什么侄子,这是廖木东这个混蛋给我们抛出的烟幕弹,而我也就想当然地以为……
  不过,他确实是市政府小车队的司机,军队转业干部,东江市人,并且已经在那里工作四年多了。
  梁萧也不是他老婆,他真正的老婆名叫陆薇,陆家镇人,好像和陆建民还有点亲戚关系,等一会儿他们就会把廖木东的个人资料传过来,这案子越来越复杂了……”
  “陆建民的亲戚?陆薇有嫌疑吗?”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卢源摇摇头说道:“二分局的人正在讯问,目前还不清楚,我估计不会知道多少情况,廖木东有一个孩子,他应该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参与进来……”
  徐晓帆说道:“既然这样陆家镇那边也没必要再派人了,我看还是让吴淼撤回来吧,我们先理一理思路,我的脑子都有点乱了,你说,廖木东是首犯还是后面还有人?”
  卢源犹豫了一下说道:“廖木东和梁萧为了骗过我们,采取了真真假假的策略,有些情况也属实。
  比如,廖木东在东江市边防支队当过兵,我估计陈志航可能真是他的战友,甚至那个被你打伤的也有可能是在部队认识的。
  我猜测,这是一个以部队复转人员为骨干的犯罪团伙,并且都有身份掩护,廖木东不一定是首犯,背后恐怕还有人……”
  “并且这些人和陆家镇多少都有点联系。”徐晓帆补充道。
  卢源点点头说道:“看来,我们有必要再一次把目光转向陆建民的家族,目前除了陆建华还在陆家镇生活之外,另外两个叔伯兄弟都在国外。
  前一阵肖长乐让周玉露了解陆建民所有亲属的情况,到目前也没有看到她的报告,看来肖长乐似乎也意识到过去在陆建民的案子上还存在某些纰漏,我们要重新加以梳理……”
  徐晓帆忽然说道:“说起陆建民,我忽然想起陆鸣,他目前在陆家镇,他可能还没有手机,我也没办法跟他联系,你说廖木东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之后,会不会再去找陆鸣……”
  卢源想了一下说道:“眼下应该不会,亡命之徒,逃命都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陆鸣,廖木东其实就是想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陆家镇,然后趁机外逃,可不能再上当了……
  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你在这里盯着,我马上回局里,市政府的办公室主任马上要去我的办公室,我先跟他谈谈,有什么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

  卢源走后,徐晓帆坐在那里想了好一阵,最后拿起手机给吴淼打了一个电话。
  “吴淼,你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一趟陆鸣在毛竹园的家,把这小子带回来……”
  吴淼抱怨道:“徐队,我都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难道还要回过头去?”
  徐晓帆想了一下说道:“那算了,我给陆家镇派出所打个电话……”
  陆鸣说话算话,憋足气在家里待了三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几乎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除了水根来站在门口骂了他一顿之外,只有村子里的几个小屁孩在门前打闹过一阵,接下来几天居然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过一个。
  想想一肚子气,心里把徐晓帆不知道骂了几遍,不管怎么说,自己是因为替她当线人受的伤,怎么也要来说几句安慰的话吧。
  就算她没有时间,难道就不能派周玉露来一趟?她该不会是以为再也用不上自己了吧。再说,周玉露肯定已经听说自己被打受伤的事情了,就算徐晓帆不派她来,难道她自己就不能来探望一下伤势?
  搞了半天,那天晚上情意绵绵的样子多半是装出来的,目的当然是堵自己的嘴,妈的,惹火了就把她给陆老闷通风报信的事情说出来。
  要不是看在她把自己当弟弟的份上,凭什么要替她隐瞒,严格说来,母亲的死跟她也有间接关系,要不是她透露了母亲被抓的消息,陆老闷还不一定知道呢。
  妈的,丨警丨察无情,**无义,这个线人不当也罢,倒是蒋竹君好几天等不到自己的音信,凭她的脾性早就已经暴跳如雷了,肯定以为自己骗了她呢。
  今天在毛竹园等最后一天,如果徐晓帆还不派人来慰问自己的话,干脆悄悄离开这里,去蒋竹君在董家岭的公寓躲上一阵。

  如果她回来找自己的话,干脆就把第二份邮件交给她算了,从此以后再也不露面,急死那些王八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