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彭长宜办公室出来后,深秋的风,已经有了几分凛咧的寒意,天幕渐渐垂了下来,吴冠奇开着车,漫无目的地东转西转,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留恋在这里,公司在别处的工程已经告急,头入冬必须完工,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回去处理,公司已经打电话催他好几次了,但是现在几乎以三源为大本营了,有事没事的就往三源跑,目前云中公路被剧组征用,工程没有进展,天鹅湖项目尽管在跑,但也犯不着他总是驻扎在三源啊,自己明天必须要赶回公司,总不能女人没有追上,耽误了主业,毕竟还有几百人等着他吴冠奇吃饭呢?

  想到这里,,吴冠奇给羿楠拨通了电话,电话响了半天,羿楠才接通,,吴冠奇说道:“羿楠,对不起,打扰了,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
  羿楠毫无表情地说道:“吴总有话请讲。”
  还好,她没有借口说自己正忙的话就已经万幸了。
  不知为什么,吴冠奇忽然鼻子有点酸,心里就有些难受,他想了想,沉着嗓音说道:“羿楠,我明天要回公司,处理一堆的事情,可能会有好多天不来三源,我本想在我头走的时候,跟你见一面,但是我临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与其让你不高兴,不如这样打电话跟你说。羿楠,我决定不逼你了,我吴冠奇奸商也好,良商也好,好人也好,坏人也好,就是这堆这块了,这一段时间,我也毫无保留地在你面前充分暴露出了原有的嘴脸,我希望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能认真地想一想,好好考虑一下我,等我回来后告诉我你最后的决定,好吗?”

  羿楠心说这人怎么这样,自己都无数次跟他说了,怎么还让她考虑,想到这里说道:“吴总,这个问题我记得曾经跟你明白无误地表达过,如果我有含糊其辞或者表述不清的话,那么我再表一次态,我们不可能成为……”
  “羿楠,我知道你以前无数次地表示过自己的态度,但是现在你别再说出口了,我只想请求你,在我走后的这段时间里,好好想想,然后等我回来再告诉我最后的结果不迟,好吗?”
  羿楠想了想说道:“好的。”
  吴冠奇心情有些沉重,他仍然低沉着嗓音说道:“羿楠,诗人雪莱有过一首诗,分别前,我想背给你听。”
  羿楠说道:“吴总,请讲。”
  吴冠奇缓缓地背道:
  “有一个字常被人滥用,

  我不想再滥用它;
  有一种情感不被看重,
  你岂能再轻视它?
  有一种希望太像绝望,
  慎重也无法压碎;

  只要怜悯起自你心上,
  对我就万分珍贵。
  我奉献的不能叫爱情,
  它只算得是崇拜,
  连上天对它都肯垂青,
  想你该不致见外?

  这有如飞蛾向往星天,
  暗夜想拥抱天明,
  怎能不让悲惨尘寰
  对遥远事物倾心?”
  吴冠奇背诵完这首雪莱的诗后,就默默地挂了电话……
  吴冠奇没有回他宾馆的宿舍,而是开着车,驶出了三源境内,他要改变策略,要给羿楠时间,也要给自己时间,让自己好好想想,重新调整思路,另外,天鹅湖的事,他一定要帮彭长宜做成,做成了,对于彭长宜来说是政绩,对于自己来说是事业,是企业多元化发展的探索和尝试,如果这种尝试成功,他就可以慢慢地把企业带入集团化发展的轨道,只是,事业的成功,不代表他在个人感情上的成功,这一点,他忽然没有了自信。

  他不能再对羿楠穷追不舍,这和他的年龄不符,这会让羿楠感到自己不够庄重,要知道,这是个对他的一切优势都视而不见的女人,光向他展示漂亮的羽毛的没有用的,要让他看到自己的真诚,而不是想吃腻了山珍海味想换地方小吃尝尝,彭长宜都这样认为,何况羿楠更会这样认为,所以,为了尊重羿楠,也为了尊重自己的爱,他都要给他们双方时间。只是,刚给羿楠背完那首雪莱的诗后,吴冠奇忽然感到自己爱得好苦,好悲壮,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

  吴冠奇忽然变得儿女情长了,而彭长宜此时也是。
  吴冠奇走了之后,他看了桌上一眼自己的电话,没有再次响起,他有些闷闷不乐地拿起电话,夹起手包,关闭灯的开关,就走了出去。
  老顾早就等在一楼,秘书和老顾站在一起正在说着闲话,彭长宜看了秘书一眼,说道:“你也早点回去吧。”
  坐着车,彭长宜不想立刻回海后基地,他让老顾拉着自己再到那个废水库转转,想看看夜幕下的水库是什么样子,这些日子,他除去研究人事问题,就是想着这个水库项目,前一个问题是对以前工作的一种修正,后一个问题是鲜明地烙上彭长宜印记的事,有吴冠奇的捧场,他有信心把他做好。
  只是,事业上的成功,同样弥补不了彭长宜内心那隐隐的愁苦和空虚,
  只是,事业上的成功,同样弥补不了彭长宜内心那隐隐的若隐若现的丝丝愁苦和空虚,江帆、丁一和他,他们三人曾经是无话不说,度过了许多美好的岁月,无论的喝酒还是喝茶,少了一个人都觉得空虚,但如今,他们仨人天各一方,尤其是他,居然谁都联系不到他们,彭长宜深深地知道,以后,随着自己阅历的增加和官位的变化,他不可能再结交到这么纯粹的朋友了,也不可能在这么用心地去想念一个朋友了,因为,他们仨人,几乎都是在最初相遇,而且那个时候彼此的心灵都是不设防的,没有许多凡俗的东西,有的只是那份纯粹的友谊,以后,他不可能在遇到江帆和丁一这样的人了,即便是眼前的吴冠奇,也无法到达他们那个境界了,因为吴冠奇毕竟是商人,官员跟商人走得过近,也是有风险的,尽管你一尘不染,但是仍然无法逃脱“互相利用”的诟病。

  其实,官与商都是一种职业,而且承担着重要的社会分工。官商互动,倘若依法合规,促进经济健康发展,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有些官商关系,是由利益连接的,不是公共利益的利益,而是私相授受的私利。
  当公共权力被拿来谋私和编织“利益圈”,这种官商互动,对社会是一种灾难。官商走得越近,灾难越大。在现实中,官与商无法完全分离。政府在资源配置中的权力越大,官员就越习惯于紧密型的官商关系,习惯于“以官促商”,有的官员也的确是“离了老板就不自在”,就说邬友福,他坐拥三源最大的权力机关,掌管着一方政治和经济的大权,葛氏集团和他已经融为一体,他们很多时候是很难分清彼此,形成了一个利益共沾的联合体,这不但是他个人的悲哀,也是体制监督机制不够的结果。

  彭长宜对此看得非常清楚,他不想跟吴冠奇走得过近,但是在前期,?他肯定是要和吴冠奇并肩作战,最终让天鹅湖项目走上正轨,但是他心里始终有道红线,这个红线无异于高压线,他知道它的危害。“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资本的逐利性,决定商人以利益为重,为实现利益最大化有时候真有无所不用其极,商人乐于向官员谄媚,官员安于听从商人安排,你来我往,臭味相投,“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权钱交易大行其道,入干股、收回扣便顺理成章,胆大者甚至直接行贿索贿,这种现象在三源这次下马的干部中比较普遍,腐蚀了吏治,浊化了风气,民众看在眼里,恨在心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