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摇摇头,说道:“今天不说工作了,你不在状态,说实话,我也不在状态,本来想向你倾诉倾诉,没想到你比我更甚。罢了,咱们晚上找地方喝酒去吧。”
  彭长宜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下喝酒会很麻烦,就说道:“不去了,我要早点回去休息。”
  吴冠奇说:“这样,你听听我的烦心事后,就会轻松起来的,因为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比你更不幸,更烦。”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无非就的攻坚失败。”
  吴冠奇说:“那还不行啊,这对于一个快四十岁而且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失败!”
  彭长宜笑了,他低下头,又喝了一口水。
  吴冠奇见今天彭长宜的确没有什么兴致,甚至连跟他打嘴仗的兴致都没有,就说道:“算了,我还是告辞吧,与其跟你浪费时间,还不如去继续攻我的山头,说不定还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哈哈。”彭长宜这次是真正的笑了,说道:“你就不怕我把这话转给羿楠?”
  “我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无论是好话还是坏话,只要能引起她的注意就行,问题是现在不管我是好还是坏,人家根本就不注意我,好像我是空气。”
  彭长宜可以肯定,吴冠奇这次是动真的了,他是真心爱上羿楠了。这不单纯是一个正常的人对于一种美好东西的向往,也不单纯是一个正常男性希望征服一位美丽的女人,而是一个男人对一位女人真实的、原始的、冲动的爱。
  彭长宜笑着说:“很有挫败感吧?我早就告诉你,别以为你腰粗,想尝尝我们的地方小吃,调节一下胃口,如果你真心爱她,不要为她暂时的不答应而苦恼,你要真心享受这个过程,不是为了追求而追求,不是为了征服而征服,你要想明白,你到底是爱她什么,别把她追到手后,三天半的新鲜,又把她凉一边了,对下一个奇特的目标感兴趣。羿楠虽然身为记者,经多见广,但她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单纯、传统,她找的是能过一辈子的伴侣,而不是一个钱袋子,所以,你要想俘获她的芳心,光靠这么穷追烂打、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甚至毛头小子都会的招数,她肯定会不屑一顾的。无论多么强悍的女人,她们内心其实都是软弱的,都希望找一个靠得住的人,你这个样子,肯定会让她没有安全感,任何一个正经的女孩子都不会对你上心的。”

  吴冠奇想了想,冲彭长宜竖起大拇指,说道:“长宜,我来三源这么长时间了,这是你对我说得最有价值的话,你的话触动了我,在女人这个问题上,我一向是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是主宰,确切地说,认为金钱是主宰,现在看来我错了,最起码这一套对付羿楠不行,别说我捐款100万元,成立教育基金,就是再捐款200万元,我估计她也不会改变对奸商的看法的。看来,我也需要好好想想,想想我对她到底有多爱,我对这种爱到底尊重了多少?”

  彭长宜说道:“你果然聪明,能够举一反三。”
  吴冠奇说道:“长宜,我今天找你来,的确有想法想跟你汇报,随着我对天鹅湖项目的深入考察,我更加坚定要做这个项目的决心,当然,这里纯粹是出自于商业行为,至于老天鹅配对只能算是理想,决定权不在我的手上。我准备回去一段时间,一来处理一些公司的事,二来也要做做规划和设计的事,也准备往上跑跑这个项目,尽快立项,我走后,你们县里也要抓紧时间做,我们争取把前期工作在明年开春之前做完,开春后就开工。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笑了,认真地说道:“冠奇,我还以为你竟顾着追女孩子,把正事忘了呢?”
  吴冠奇说:“追女孩子是副业,工作是主业。我不能顾此失彼,更不能荒废主业,那样,别人就更看不起我了,即使我的追求失败,也还有事业为我支撑信心,不至于让我败得什么都没有了,你说是不是?”
  “不愧是奸商,算计得很对。”
  “长宜,有你我就好不着啊!”
  “哈哈。”彭长宜开心地笑了。
  正如彭长宜猜测的那样,吴冠奇真的是爱上了,爱上了那个桀骜不驯的骄傲的记者,那个干练、率性的姑娘。他在开始的时候,曾经认真分析过自己对羿楠的感情,但无法得出清楚的结论。反正一想起她,想起她的样子,想起她一贯的冷酷中那难得的笑靥,以及那青春、充满活力的健康的身体,他的感觉就酸酸的、甜甜的。他曾经无数次在睡梦中,亲吻她那性感的嘴唇,抚摸她那柔软而丰满的身体,然后疯狂云雨,激情缠绵,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这似乎是有点不可思议,但却又是那么真实地出现过,吴冠奇可以肯定,自己的确对羿楠动了心,而且超越了纯粹的情.欲。

  他身边不缺女人,各色的女人,他也不是守身如玉、规规矩矩的男人,他结交过许许多多女人,他跟形形色色的女人上过床,他需要女人来调节他的生活。但是他从来都不让这些女人影响到他,影响到他的事业,影响到他的感情,一句话,他从来都不会对这些女人对感情,他跟她们交往,就是一种完全的利益行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码一清,来去自由,不拖泥带水。她们付出了媚笑,他付出了金钱,买卖公平,互不赊欠,他一度认为,他对女人很了解,认为天下的女人都是可以用利益来交换的,天下女人。但是,他错了,在这个偏乡僻壤的三源,他在一个女人面前碰了壁,他碰到了从未碰到过的女人,这个女人让他痴狂,让疯癫,让他不知所措。

  这个女人从来都不关心他有多少股票,不关心他有多少房产,不关心他的公司一年挣多少钱,他原来很反感这样的女人,可是,他现在多么希望羿楠能够对他的这些感兴趣,但是没有,羿楠不但对他的这些不感兴趣,甚至到现在还没有跟自己说一句温存的话。他原以为在医院给老胡输血的时候,他似乎从她的目光里看出了一丝吃惊和钦佩,以为自己再努把力就能看到希望了,但是回来后,他们只接触过一次,还是她为了完成对他的采访,其余的没有丝毫的进展,甚至约她她都不出来。总不能再捐款100万以求得她对自己的采访吧?吴冠奇倍感煎熬,倍感挫折,这对于他这个崇尚金钱、迷信金钱万能的人来说,这是极其失败的,他第一次看到了金钱也有不能到达的地方,也有实现不了的目的。

  越是这样,他越是入了迷,发了痴,如果不是她的警告,如果自己不是这样的年龄,他很有可能天天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不顾自尊,不顾脸面地去追求她,但自己不是。他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知道欲求之不得,不求之反得之的道理,他不想跟她耍什么手段,只想让自己痛痛快快、不加任何掩饰地、完全赤裸裸地、放松身心地去追一个女人,一个他爱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