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5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岳筱说道:“我同意董兴市长的意见,本着选拔当地干部的原则,副书记这个职位是提议一个人,那就是副县长陈奎,这个人一贯是不声不响,也很有原则性,应该能很好地配合彭长宜和康斌的工作。”
  市长董兴看了一眼岳筱,按说,还轮不到他提议人选,毕竟市长和副书记都没有提出具体人选,但是他却越过所有的人,第一个提出具体的人选。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再言声了。
  谢长友说道:“既然是副书记人选,还是从县委口考虑吧,我认为纪检书记赵建业可以考虑,这个干部在基层做过党务工作,比陈奎应该更适合。陈奎任常务副县长更合适一些,这样,三源干部整体都向前迈了一步,也合乎原则和情理。至于空出来的副县长和其他的职务,我们也可以让三源的同志推荐。”
  翟炳德点点头,表示同意。谢长友总是能恰到好处地配合翟炳德,平衡书记的各项决议可能带来的失衡现象,真正起到了配角的作用。
  三源的盘子,就在看似不经意间定了下来,彭长宜由此走向了一个新的起点。
  公判大会过后不久,邬友福也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渎职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周连发以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郭喜来也因受贿罪等被判有期徒刑六年;夜玫则因行贿罪、挪用资金罪、提供虚假财务报告罪、偷税罪、非法侵占公司财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其他涉案人员也都不同程度地被刑事或者党纪追究。

  然而,有一个人却出乎意料地躲过了刑事追究,这个人就是葛兆国。据悉,所有的罪名都与他无关,行贿,没有找到他的真凭实据,对于外界传言的摆平矿难的事,也没有查出哪笔钱,哪个人是经他手贿赂的,都是经过夜玫和二黑的手送出去的,贪赃枉法也与他无关,国土局的财务他从来都不签字,都是由常务副局长签字,谁都知道他花天酒地,但是查遍所有的饭店,没有一笔是他签字的饭费,借财政局那笔钱也和没有关系,也就是说,凡是有可能留下罪证的事,他一样都没干,最后,葛兆国也生活腐化、保养情fu、渎职等罪名,被开除党内外一切职务。

  至此,一度甚嚣尘上的三源官场,日渐归于了平静,三源,迎来了彭长宜时代。
  当上书记,彭长宜当然会有些喜悦,但那只限于在自己的内心,他跟外人表现出的永远都是一幅忧国忧民的表情,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四个字:励精图治。他反复强调这四个字的重要性,大会小会的强调,这也给广大干部和群众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一新三源就要诞生。
  三源空缺的两名县领导,准备从两个办公室补充,但当彭长宜跟齐祥说起这个问题时,没想到齐祥推掉了这个晋升的机会,他诚恳地跟彭长宜说道:“彭书记,您对我的感情我心里有数,我谢谢你看得起我,但是我不想当副县长,我只想当你的管家,做好领导的服务工作,说句私心话,我当政府办公室主任比当副县长实惠,一来可以蹭吃蹭喝噌车坐,二来亲朋好友有个大事小情的也能帮个小忙什么的,所以啊,我这个人天生对官位就没有更高的期盼,我也干不了大事,干不成大事,您不如把人选投向基层,基层有许多有能力的丨党丨委书记们,比如赵丰,工作能力强,对家乡也有感情,至于我,就算了,我在政府办当个主任就到头了。”

  彭长宜实在搞不懂齐祥为什么拒绝自己的好意,联想到他对徐德强一家人的关心,是不是他受到了某种影响,安于现状,不想在官场上有进一步的发展了?
  彭长宜实在搞不懂齐祥为什么拒绝自己的好意,联想到他对徐德强一家人的关心,是不是他受到了某种影响,安于现状,不想在官场上有进一步的发展了?他不得而知,人各有志,随他去吧。
  彭长宜果然采纳了齐祥的建议,向上级推荐了龙泉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很快,对赵丰和另一名副县长的任命文件就下达了。
  在为赵丰和另一名副县长举办的欢迎酒宴结束后,齐祥和彭长宜回到了单位,还是那个规矩,彭长宜值班,齐祥跟着值班,只是,他们如今却分属两个院子。

  彭长宜没有在邬友福的办公室办公,他到不是忌讳什么,而是他那个办公室太过豪华,在那里办公,彭长宜会感到浑身的不自在。他把邬友福的办公室改成了贵宾接待室,把原来的小接待室当做了自己办公室和临时宿舍,邬友福办公室里面的那两个套间,当做了两个普通的办公室,是三源信息中心办公的地方。
  彭长宜现在有个习惯,就是每次进市委楼门的时候,他都喜欢往西边那个小门望一眼,谁能想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就从这个小门出来入主东院县委。
  看来,门,本身没有什么,关键是人的心门。
  晚上值班,齐祥还是沿袭老习惯,到彭长宜办公室转个圈,有事说事,没事走人,今天他刚坐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跟彭长宜寒暄了两句就美滋滋地离开了。

  第二天下午头下班的时候,彭长宜和康斌、赵建业还有组织部长一起,整整开了一下午的会议,是研究三源干部人事问题,准备晚上大家在一起吃点饭后接着讨论,彭长宜刚回到办公室,齐祥就进来了,彭长宜一愣,知道这个时候齐祥进来肯定有事,因为自从他搬到县委这边来,齐祥很少在上班的时候到他办公室,毕竟,他目前服务的对象换成了县长康斌,就问道:“老齐,有事?”
  齐祥笑着说:“嗯,徐嫂说请你吃糕。”
  “吃糕?”彭长宜说道。
  “是啊,请你吃糕。”
  彭长宜笑了,尽管他不是三源本地人,但是吃糕的含义他还是懂的,在三源,如果谁家办喜事,请亲朋好友出席酒宴,就叫吃糕。彭长宜想了想,就乐了,故意说道:“吃什么糕,难不成徐嫂有喜事?”
  齐祥笑了,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懂我们当地的风俗,吃糕,不只是办喜事,金榜题名也叫吃糕,她请你吃糕,当然是为了祝贺你荣升啊!”
  彭长宜一听,连连摇头,说道:“那不好,那不好。”
  齐祥说:“是啊,她早就跟我说,说等你没人请的时候,就让我约你。我说,彭书记拒绝这一类的宴请,徐嫂说,就是在家里吃顿家常便饭,也不算请。我觉得徐嫂要是祝贺你荣升,还是和别人有差别的。就答应了他,于是,我通过侦查得知,您今晚没有宴请任务,我就给羿楠打电话,让她到徐嫂家帮忙去了。”
  彭长宜一听,就笑了,说道:“我说齐主任,你这是破裤子先伸腿啊,我今晚的确没有外事活动,但已经跟老康说好,一会到他家的饭店吃点便饭,晚上还接着开会呢。”
  齐祥说:“那我不管,反正徐嫂的糕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羿楠也过去帮忙了,您看着办。”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样,我给徐嫂打个电话。我明天中午或者晚上去吃。”
  正说着,康斌进来了,康斌说:“什么时候走?饭店都准备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