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在锦安市做出关于在三源召开公判大会决定的常委会上,还讨论通过了另一项决议,那就是完善三源县委、县政府班子的决议。
  讨论研究完公判大会一系列有关决定后,翟炳德把手里的笔放在笔记本的夹缝里,然后合上笔记本,这个动作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每当他有这个动作时,就预示着会上的结束,于是,其他常委也都纷纷扣上笔帽,合上笔记本,把笔别在本的封皮上。只等待着翟炳德说散会。
  但是,这次翟炳德出乎意料,没有说散会,却说道:“既然公判大会要在三源召开,那么我们再用些时间,讨论一下三源班子的问题吧,这个问题也拖了这么长时间了,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这样,三源的干部也好名正言顺地配合工作。”他低下头,捏了捏合上的笔记本的一角,没有闭合的笔记本因为他这个动作,被迫闭合了一下,他抬起头,继续说道:“自从邬友福被双规后,三源班子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空缺,但是,三源的工作并没有因此停滞下来,继续按部就班地往下推进着,三源的干部队伍也很稳定,人心很齐,一心扑在工作上,使各项工作没有因为人事的动荡而瘫痪,而停止不前,社会局势也很稳定,没有因为给二黑的事件受到影响。经过这次大地震后的三源,能出现这样稳定、安宁、积极向前迈进的局势,是很难得的,应该说这里面彭长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彭长宜功不可没!”

  说到这里,翟炳德没有给大家思考的时间,紧接着说道:“所以,我提请常委会讨论研究,由彭长宜同志接任三源县委书记的职务,康斌同志接任三源县的县长,三源县委副书记和三源其他职务的人选请同志们再进一步讨论决定。”
  他说完后,会场上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这个沉默现象,早就在翟炳德意料之内。他事先也是经过充分的思忖和准备才做出的这个决定,他事先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甚至连一向配合默契的谢长友都没有说过,更别说市长董兴和其他常委会的成员了。
  他这个提议,看似是在研究三源公判大会的事后随意提出的,但却是翟炳德经过一段时期以来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三源县委书记之所以空缺了这么长时间,他也是在思考、观察。按说,有的是县委书记的人选,组织部有一大批处级和后备干部的名单,但是,县委书记,一方诸侯,往往在这个问题上,地方组织还是比较谨慎的。樊文良、邬友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造了相对的独立王国,他不能捣毁一个再造一个。
  彭长宜是个肯干事,勤干事,善于干事的干部,如今,这样的干部不多见,但是,他由于资历浅,唯恐提出后会遭到大家的微词。在是否提拔彭长宜这个问题上,翟炳德也是颇费了一番思量的,首先,彭长宜的成长背景,始终有一个人的影子贯穿始终,那就是王家栋,王家栋的身后,又是樊文良的影子,这不得不让翟炳德有些心不甘。如果单单凭彭长宜这个人,兴许他也不会犹豫这么长时间,彭长宜在基层干部中,的确是佼佼者,在这个干部的身上,的确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执政魅力,他所散发出的独特的执政魅力,有的时候翟炳德解析后,也经常忍俊不住,

  但是如果不提彭长宜,又唯恐樊文良对自己会更加偏见,有消息透露,樊文良准备往省里调,早知道他有如此野心,当初就不该跟省里提议让他调走了,应该让他窝在锦安,尽早给他在人大或者政协安排一个职务,那样,你就是一匹被绊住马腿的千里马,当时,他想整治一下亢州,挪走樊文良,但是江帆在的这几年,丝毫没有起到该起的作用,钟鸣义有点意思,却也陷在了江帆和王家栋的合围中,最后,败走亢州。樊文良和王家栋不可能没有问题,只是,现在的王家栋会忍,一时还真找不到可以制服他的武器,他坚信,只要揪出王家栋,必定拔出萝卜带出泥。但如今的王家栋,比狐狸还狡猾,凡是出格的话和担责任的事,他一句也不说,一事也不做,就跟缩头乌龟一样,躲进厚厚的壳里,让你一时抓不住把柄。

  彭长宜尽管是樊文良阵营里的人,但是他对这个年轻干部的欣赏,超越了个人成见,而且这个干部对自己也是敬重有加,关键之关键,是老首长临终时那个托付的眼神,他当时完全领会了老首长目光里的意图,可贵的是,彭长宜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他意识到老胡这个目光含义的情况下,唯恐老胡说出什么让他这个市委书记难做的话,竟然红着脸退到了后面。
  彭长宜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他翟炳德的关照,这让翟炳德有点小小的失落,好在彭长宜识时务,以汇报工作的形式,向他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愿,这又让翟炳德很受用,加之彭长宜和老胡、窦老、樊文良等一干人的关系,更主要的是彭长宜这个人重情重义,另外他不像江帆那么清高,死要面子活受罪,比较会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为了体现自己海纳百川的气度,他也要提拔选用彭长宜。
  鉴于这么多方方面面的关系,翟炳德才下定决心要重用彭长宜。尽管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但在常委会上,他却是以这样一种随机的方式,提出自己的建议。
  大家一听,市委书记定了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人选,别人还能说什么?董兴耷拉着眼皮,按惯例,书记在会上抛出一个想法,如果没有大的偏差,他这个市长该是捧哏的角色,但是,人事问题向来都是翟炳德一言堂惯了,他也懒得表态,主要职位他定了人选,那些次之的位置也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毕竟三源是个贫困县,山高路远。
  谢长友看着市长董兴,所有人也都看着他。
  翟炳德又说道:“大家议议吧?”

  董兴这才抬起头,身子往后靠了靠,说道:“我的意见还是从他们内部产生吧,对于贫困县干部的选拔,还是以当地为主。这也是我们的组织原则。”
  谢长友一见市长董兴直接绕过了翟炳德对彭长宜和康斌的安排,放摆着是同意了书记的提议,他也说道:“我同意翟书记对彭长宜和康斌两位同志的提请,尽管彭长宜在县长位上工作时间不太长,但是这个干部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敬业,肯干,尤其是来到三源后,他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而且能在三源经受了这么一次大震荡后,在主持工作期间,表现了一个优秀干部应有的品质和超强的掌控全局的工作能力。康斌同志在这次事件中,也表现出了极强的党性原则,和彭长宜紧密配合,对稳定三源局势也做出了积极努力。我相信这两个人掌控三源党政局面,一定的错不了。”

  常务副市长岳筱等其他几位常委成员也都表示了同意翟书记对三源党政一把手的提议。
  翟炳德说:“那大家就议议副书记的人选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