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06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地良心啊徐哥,是有人找我帮忙,可这事我不能干啊,一次可是亏大了,怎么着也要长点教训不是。”眼镜男恨不得指天发誓的诅咒道,唯恐怕我不相信他。
  “哦,别人为什么都找你帮忙?”我疑惑道,看来这个眼镜男在圈子里还挺有名声的,动不动有人找他帮忙。
  “嘿,这个嘛,这个圈子说大不大,我还是有一些名气的。”眼睛男还是颇为有些自豪,眼神内也洋溢着一束光芒。
  “看来那个人还不惜重金的搞你,真是舍得投资。”冯仑皱了皱眉道。
  “徐哥,您如果知道谁搞你?您给句话,我一分钱不要,免费帮你找回场子。”眼镜男挺了挺胸口,很是认真的保证道。
  我深深看了一眼他,头脑灵活会做人,有前途。

  “你小子有眼力劲,我喜欢。”冯仑扔了一眼神给眼镜男,笑着道。
  “冯科长,您和徐哥的事情,是我的事情,我哪里敢不出力。”眼镜男干笑道。
  “你知道我?”冯仑哦了一声,惊讶道。
  “吃了那么大的亏,如果连宣传部的冯科长都不知道,我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眼镜男苦笑道。
  “我还以为你要报复我的。”冯仑玩笑道。
  “冯科长你可别开玩笑,我哪里敢啊,何况我还要在圈子里混的。圈子里谁不知道,宁愿得罪公丨安丨局,也不能得罪宣传部,你们真较起真来,我们可是连饭碗都保不住了。”眼镜男急忙坦诚道。
  “没事,开玩笑,开玩笑,我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怕人搞我。”冯仑呵呵一笑道,指了指饭菜道:“吃啊,别客气。”
  “吃饱了。”眼睛男干涩道,看这架势,这个时候他哪里还吃得下饭。
  “不吃了,那我们谈一谈吧。”我也放下筷子道。
  “您说,我听着。”眼镜男态度摆的很端正,坐直了身子认真道。
  “的事情你也知道,你帮我也造个势如何?”我笑着道。

  “放心吧,徐哥你说搞谁,我听你的。”眼镜男挺了挺胸膛,一副这事没二话,我在行。
  “不是搞谁,而是让你实话实说,再说一遍,我可是守法的。”我认真道。
  “是是是,守法的,守法的,我们都是好公民。”眼镜男连连点头。
  “我一次出车祸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刚好又和高考的事碰到一起,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车祸是有人别有用心想搞我。”我认真道。
  “您的意思,是某些坏人想要陷害你,所以高考的事也是对方别有用心,故意推波助澜的。”眼镜男小声道。
  “你理解的不错。”我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聊天,倒是剩下不少麻烦。
  “徐哥你放心,这个事情我包下了,这些坏人也太他妈的嚣张了,这一次我替天行道。”眼睛男拍了拍胸口,是保证道。
  “给你一点资料,或许用得到。”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是我今天下午特意准备好的。
  “徐哥真是一个好人啊。”眼镜男看了一眼那纸的资料,感叹道。
  “什么东西?”冯仑一愣,忍不住接过那张纸低头看了看,一拍大腿望着我道:“徐组长,你还搞了这么一出啊,估计那些推波助澜把你推的很高的人,反而是帮了你。”
  “是啊,其实我们大部分的民还是很善良的,这样冤枉了徐哥,如果有了这份资料爆出去,他们的内疚肯定一瞬间把徐哥的美名,掀到一个顶峰,说不好还能把幕后主使者给揪出来。”眼镜男高兴道,眼睛内都冒出了金光,好似看到有他一手操作的水军,主动一场正义战争的鼎沸情境。

  “我现在才知道,你说的对事不对人是什么意思,不过你这一招玩的狠啊,直接对人还要厉害。”冯仑苦笑着道。
  “打人,何必打脸。背后抽冷子才能让人忌惮。”我冷声道。
  这一次的事情,还好有韩书记给站台,如果不然,我哪怕有三头六臂也没办法翻身,估计最好的结果,是灰溜溜的去宁波。
  “行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钱不给你了,省的落人话柄。”我笑着道。
  “徐哥说哪里话,帮你,怎么能要钱。”眼镜男急忙表态道。
  “送你这么一个好的爆炸性的新闻,你估计也不少赚。”冯仑可是知道这些人怎么赚钱的,摆明了两头赚,声势抬起来,逼急了对方肯定会花钱消灾,声势越大,花的钱越多。
  “赚点辛苦钱。”眼睛男尴尬道。
  “赚点钱我不管,不过我可告诉你,不让你停,不准停,如果让我知道收了对方的钱,不出力了,可别怪我砸了你的饭碗。”冯仑哼了一声道。

  “徐哥,冯哥你们放心,这个事情我听你们的,你们说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停,说句实话,哪怕这一次不赚钱,名声打起来了,以后也不少赚。我混这一行这么久了,知道名声有时候眼前的钱,更重要,能跟着你二位混,是我的荣幸。”眼睛男满脸真诚道。
  “算你小子会做人,行了,走吧。”冯仑看我没什么要说的,让对方赶紧走了。
  眼镜男仔细看了看我给的那个材料,然后又把那张纸还给了我。
  “都记住了?”我有些惊讶。
  “记得差不多,有时候太清晰,不过朦朦胧胧的挺好。”眼镜男呵呵一笑道。
  “那行,这件事情麻烦了。”我点了点头,接过那张纸直接给撕掉,省的留下证据,这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王副校长是怎么被眼镜男给阴的,那可是历历在目。
  眼镜男身穿着T恤,下身只是一个大裤衩,这也是我安排这样做的,虽然有点无耻了一些,不过安全最重要,虽然谅他也不敢私自偷拍,不过小心无大碍。
  眼睛男走了之后。
  “对了冯科长,你让辉子注意下二院的秦主任,特别是进药渠道。”我突然说道。
  “怎么想到,管医院这一块了?”冯仑愣了一下。
  “先查一下,等忙完我的事情,我有用。”我沉声道,拍了拍冯仑的肩膀。
  吃了这么大的亏,如果还不给卢芳一个教训,岂不是更让她肆无忌惮了,这只是私心,主要还是查一查老婆的事,尽快把整个事情搞个水落石出,对我对她都是一个交代。

  我和冯仑回了隔壁包厢。
  “事情忙完了?”陈倩看了我一眼道。
  “好了。”我点了点头。
  “徐组长到底什么事情啊,方便透露一下吗?”冯晓莹总归有些小八卦,她一开口,连马局长和刘科长乃至陈倩都忍不住看过来。
  “我来说吧 。”冯仑笑着道,看我没阻拦,把刚刚的事情大概给说了一遍。

  “这么好玩的事情,你也不叫我一起去看看。”冯晓莹咯咯一笑。
  “冯姐,人家只穿着一个裤衩,你去看也不方便,这是咱们徐组长照顾你。”冯仑笑着道。
  “真是这样的吗?”冯晓莹翻了一个白眼,不过却是看向我。
  “行了,没一句正经的。”陈倩哼了一声。

  “大概情况是冯仑讲的这样,教育局从正面进行澄清,我安排人从后面打个迂回,两路夹击,应该会起到不错的效果。”我笑着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