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0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忙抬起手,刚碰到我的脸,一阵剧痛就传过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左脸整个的大了一整圈。
  我忽然想起家乡的老一辈人告诉我,5几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我们老家附近好些人穷的连媳妇都娶不上,他们相约一起去闯关东,可以在东北搞点钱,怎么着也要把生理问题解决掉,其中有一个哥们到了东北之后跟着自己的东北亲戚去山上采蘑菇,可是不小心采到了黑熊的洞里,黑熊没有见过这么稀奇的物种,出于礼貌用舌头舔了他的面部,人家都说黑熊的舌头上是带倒刺的,这一下舔完之后,他的面部像刚耕完的地一般,千万道沟壑出现不说,鼻子竟然也被黑熊舔去了,不过这哥们命硬,靠着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和做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勇气从熊洞里逃了出来,这件事让使他心灰意冷,本来自己只是一个穷人但还有几分姿色,讨个老婆也完全不是没有可能,科现在自己成了一个穷残疾人,而当时根本没有什么整形手术之类的东西,他只能找村子里的木匠用木头做了一个假鼻子戴在脸上,这件事在我们那个封闭的乡镇轰动一时,最多时有20多人组团去观看被熊咬掉鼻子会是什么样子,这哥们也因此成了我们乡镇上的名人,孤独一生。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还好这狗日的熊是用熊掌拍的我。
  即便鼻子存在着,我还是十分的慌乱,毕竟我可是靠着这张脸过日子的,如果被熊搞的毁容了,我以后出门跟女人搭讪,成功率岂不是低了百分之80?
  “嫩妈老二,你脸就是肿了一些,没有什么大事儿。”老九笑了笑,“嫩妈老二,你胖了好看。”老九接着说道。
  “熊呢?熊在哪儿呢?”我挣扎着站了起来。
  “你们谁也不能给我抢,他妈的熊用的哪只爪子拍的我?今天给我清蒸了那只!”我气的有些哆嗦,狗日的把我的锥子脸都扇成椭圆形的了。
  卡带指了指老九的身后,躺着的应该就是那只比大厨家村长还倒霉的熊的肉体,此刻它已经被老九肢解掉了,隐隐约约只能看出是个熊的模样,肉体旁边是一张完整的熊皮,不知道被谁铺在地上,这让我感到有些痛苦,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九哥,我刚才听刘叔说酒气,你们是不是搞到酒了?”我忽然想起刚才隐约听到大厨在念叨有比较大的酒气。
  “嫩妈老二,是这熊的肝,我寻思着玩意儿爆炒一下应该好吃,嫩妈没想到闻着这么大的酒味。”老九指了一下尸体旁边盘子里褐色的一摊肉。
  我去,这熊也太不中用了啊,半瓶酒精竟然给它整成酒精肝了!
  “哎呀呀,照我说这肝我们还是得吃,说不定跟喝酒一样,吃了还醉呢。”大厨已经忘了自己在几天前还因为肚子疼被我们解剖了一半。
  “嫩妈老刘,你待会炒一下试试,我觉着也不错。”老九应该是心疼那半瓶酒精了,现在如果还在的话,我们可以美美的喝上一顿了。
  “九哥,那两只母熊没一起跟过来吗?”我没有去跟老九他们争吵酒精肝能不能当酒喝的问题,而是关注了一下两个寡妇。

  “嫩妈老二,明天想办法给两只母的杀了,然后开始弄考察艇,嫩妈这几天有点涨潮,万一哪天给浮冰干开了,咱们几个就挂了。”老九听到我提起目前我们最大的两个障碍,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两只母熊肯定会来找她们的老公,凭借她们超强的嗅觉,如果没猜错的话,她俩应该已经把我们这里包围了,老公被人灌醉了已经让她们很愤怒了,我们现在却又把她们的精神以及生理上的支柱干掉了,这就好比是我弄折了隔壁女主播的黄瓜,让人哀叹不以。
  “九哥,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我们是要对两只母熊负责的!”我严词厉色的说道。
  “嫩妈老二,实在不行让老刘牺牲一下,留这给它们交配得了。”老九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等伤天害理的事儿,不像是老九这种仗义人的做派。
  “哎呀呀,等我伤好了,等我伤好了,我一定尽量满足,一定尽量满足。”大厨一听到交配两个字,兴奋的已经哆嗦了,完全不在乎交配的对象是谁,要不是因为肚子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早就跳出去把俩熊给办了。
  “刘叔,你可别瞎想了,这是不可能完成的挑战。”我微微有些发怒,他妈的熊瞎子拿舌头一舔,你就成古代的公务员了。
  “哎呀呀,到时候我把这熊皮披上就行,我身材跟熊差不多的。”大厨想妞想的已经快要疯了。
  “嫩妈老二,别装了,嫩妈你要是搞人道主义,我们就把俩母的也干掉,让它们三口去地底下汇合,嫩妈现在整的阴阳相隔,它们谁心里都不好受。”老九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感伤,举手投足间满满的人文主义关怀。
  “九哥,我听你的。”我停止伪善,同时开始考虑老九刚才的话,现在浮冰底下肯定是暗潮涌动,平日小范围的涨潮落潮我们可能看不出来,北极地区虽然潮汐现象不是特别明显,但假如哪天月亮姐姐来事儿了心情不好,给你整次大的潮差,蓝宝石轮船底的浮冰就有可能瞬间断裂,蓝宝石轮要么完全倾覆,要么随浮冰入海,但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们几乎都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我们现在第一要做的是把科考艇弄出来,并且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居住的地方,毕竟我们现在是住在一艘理论上说已经沉没了的货船上。

  “九哥,母熊也不是好惹的,更何况还是寡妇熊,你有什么好办法?”既然目标已经设定好,那么接下来就该讨论具体的实施方法了。
  “嫩妈老二,先吃饭,嫩妈老刘,给熊肝爆炒了,熊掌清蒸,嫩妈你找到熊胆了没有?”老九应该也还没有想好下一步的计划,他冲我摆摆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具血淋淋的熊尸。
  新鲜的北极熊熊掌,充满诱惑力的酒精肝,用来壮胆的熊心,还有治疗肾虚的熊蛋,美味的食材在大厨的锅铲中交织,或是让人叫绝的天作之合,或是叫人动容的偶然邂逅,又或是令人击节的相见恨晚。
  “嫩妈老刘,你要是没那么多废话真嫩妈是个好人。”大厨的手艺已经征服了老九。
  清蒸的两只熊掌分成了四份,熊JJ切成了两截,我对生*器基本上是不感兴趣的,老九肾虚,分到一截,卡带正在长身体,也分给了他一截。
  “嫩妈开干吧!”老九已经按耐不住了,随着他一声令下,大家纷纷把手中最新鲜美味的食材塞进嘴里。
  “砰砰砰”烟囱外面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敲击声。

  “水,水头,哇啦啦啦啦啦!”卡带的半只熊JJ还没有咀嚼完毕,说出来的话含糊不清,这让我总算是体会到嘴里含着个diao说话是一种什么风情了。
  “我去,九哥,外面什么动静?”我把熊掌放回到盘子里,顺手摸起身边的铁棍。
  “水,水头!是不是救援人员到了!”卡带顾不上熊JJ海绵体的韧性,强行咽了下去,噎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