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6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李牧的强力要求之下,各项整顿措施不打折扣地落实下去,各项调查工作也越来越深入,许多隐情浮出了水面。
  第二天早,李杭朋在团部营区大门接到了由军分区领导陪同而来的省军区纪委的人。在很多机关干部不知情的情况下,徐清泉被带走。
  当他看到一摞一摞他学习俄语的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崩溃了。
  与此同时,薛猛和石磊的暗查工作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薛猛查阅了扎买提逃跑当晚的武警边防大队的巡逻计划以及相关人员的情况,结合阿泰公丨安丨机关当晚的追捕计划一看,发现了一个很怪的地方。

  安镇的武警边防大队前后两次接到不同的协同追捕命令,最后一次是从阿泰公丨安丨局下达的协查请求,里面要求武警边防大队着重对安镇西南郊进行重点的搜索。
  这个协查请求是与之前的一道命令相左的。
  这两道命令表面看去并没有很多怪的地方,第二道命令只能说是第一道命令的更新版本。
  但是,在掌握了那副神秘的手绘地图之后,一对,马看出问题来了——第二道命令分明是在调开安镇的武警,让出了通过安镇镇区的这一条路。这里面只要有那么几个别有用心的公丨安丨内部人员睁只眼闭只眼,扎买提甚至可以大摇大摆地通过701团的防区。
  薛猛和石磊找了由头离开了武警边防大队,把情况向李牧作了汇报。调查到这里,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权力范畴,与部队是没有太大关系了的。
  李牧马报军分区,同时向阿泰公丨安丨机关进行了通报,把所有的线索移交了过去。李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通过这样的调查,排除了701团内部存在奸细的可能。
  因此,扎买提这个匪首能够从阿拉图哨所负责的边境线越境出去,有且只有一个原因——阿拉图哨所工作面存在着极大的漏洞。
  这也正是他整顿的目的。

  在这一天,还有好消息传来。
  在边防派出所的努力下,两年前那起刘飞调戏地方妇女事件的当事人也找到了,人是在阿泰监狱找到的。原来,那伙人的确是职业的敲诈团伙,而且经常对当兵的下手。
  他们抓住当兵的怕事的特点,采取诬陷和吓唬的手段,作案十余起。最后在阿泰市区再一次作案的时候,被当场抓获。根据那伙罪犯的交代,当年是设计坑了刘飞,看的是当兵对地方群众从来只会息事宁人赔钱了事的弱点。
  刘飞沉冤得雪失控大哭,当年的事情他是冤枉的,但是他携枪私自离队却是既成的事实,怎么也改变不了。同时,金宇收受官兵财物、乱搞男女关系、私自离队这些罪名,也一个都逃不了。
  下午的时候,两人被移交军事检查机关处理。相关处理结果全团通报警示,当天晚各连队都召开了警示教育会议,深刻学习汲取教训。
  同样是这一天,团部机关军官士官队伍,被李牧大手一挥,粗暴地划了一条线充当考核标准线,足足往基层连队哨所下沉了一百名军官士官。
  所有的挂职军官士官返回原单位。
  最关键的一条是,当肖铁宇向李牧请示,考核的标准线应该怎么定的时候,李牧写下了如下一句话——超过标准体重20%。
  李牧直接用了征兵的体重条件来作为决定机关干部骨干是否能够留在机关的唯一条件。

  不管你的专业素质如何,只要不符合这条标准,通通砍掉全部下基层。
  肖铁宇目瞪口呆自不必说,得知自己是被这样一条标准线刷下来的一些已经在机关里怀胎三月的干部,更是气得连屎都不想吃了。
  广大机关干部队伍于是对新团长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没有人性。同时也都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己这些干部在新团长心目的地位——恐怕连新兵都不如。
  一夜之间,昔日熙熙攘攘的团部机关大院冷清了许多,食堂第一次出现大面积剩余饭菜的情况,直到炊事班的接到通知,明天开始只需要制作一百五十人份的饭菜。
  机关干部们接到通知,即日起,如无特别通知,全部着迷彩服戴帽子扎腰带,而久违了的早操,也如约而至。

  李牧一不做二不休,先拿机关开刀,他这一刀划拉下去必须要开膛破肚搞个彻彻底底。
  北京时间六点三十分,也是说,距离天亮还有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一月的寒风之,机关所有人员在团部楼一侧的小操场集合早操。
  首先活动一下身体,绕着营区跑五圈,五公里左右。好些人都把胃部的酸水吐了出来,多少年没这么跑过了。
  然后小操场集合,定军姿半个小时。
  队伍喷出热气来,铁血悍将一般的李团长站在小操场前面的高台,冷冷地扫视着队伍。
  内部的腐肉割掉了,要开始对创口进行治疗。李牧没有很高明的办法,但他有最有效的办法。
  像操练新兵蛋子一样操练这帮机关干部大爷。
  一月份的阿泰地区已经进入了一年当气温最低的时期,天亮之前的两三个小时是最冷的时候。
  拱了一趟五公里回来之后,甚至有些人连汗水都没有出,不是体能素质有多棒,而是实在气温低得离谱。
  以前机关干部们哪里吃过这样的苦,这个时候是在被窝里好端端的甜睡的,有家属的此时都是抱着媳妇睡的。

  天杀的,机关出早操什么时候玩过真的了,哪天不是集合点个卯解散。算是要玩真的,你也不能把时间定在六点三十分啊!
  难道你不知道这边天亮的时间是九点三十分吗!
  寒风矗立着的李牧,他以身作则,在刚才的五公里越野,跑在了最前面,此时此刻,他把帽子摘了下来,灯光之下完全可以看得见他的脑袋在腾腾地冒着热气。
  “谁也不能搞特殊化。”
  李牧朗声说,声音在小操场空回荡着,“从今天开始,701团机关,哪怕是一只耗子,每天早操都要给我起来跑五公里!”

  手指着队伍,李牧说道,“瞧瞧你们的样子,还像个当兵的样子吗?你们有多久没有正儿八经地出过早操了!看看你们一个个站得歪B斜吊的!像个什么样子!”
  “我李牧的部队,我不管你是参谋干事还是炊事班伙夫,你首先得先是一名合格的战斗人员!我的部队,没有非战斗人员!你连最起码的作战素质都不具备,你不配穿这身军装!”
  “最近几年待遇一直在增加,军官的士官的,钱是越来越多,日子好过了,环境宽松了,但是不代表管理要放松训练要松懈!你们的钱从哪来?是纳税人!是人民在养着你们!拿了钱不干事,我要你何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