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7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小姐显然被这一桶水给浇懵了,站在那里看看自己身上,又抬头看看陆鸣,接着哇的一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外跑,嘴里呜咽道:“你这个下流胚……你等着……你等着……”
  阿娇伸手指着陆鸣骂道:“你这个混蛋,你有种……有本事别跑,等一会儿找人扒了你的皮……”说完,急急忙忙追赶三小姐去了。
  陆鸣长长出了一口气,一溜烟跑到楼下,打开房门用脚在那些冒烟的稻草上一阵乱踩,又到厨房弄来几桶水,好一阵才把稻草全部浇灭。
  坐在台阶上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两个小妖精临走之前的威胁,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处境。
  在他看来,陆老闷就相当于陆家镇的黑社会,而他的女儿自然也不是什么善类,说不定马上就会带着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来报复呢,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惹不起还是先躲一下为妙。
  想到这里,赶紧锁上了房门,朝着自家的后山跑去,不一会儿就爬到了山顶上,从这个地方可以俯瞰整个毛竹园村子,如果三小姐带人来报复,一进村口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被三小姐折腾的灰头土脸,可一想到堂堂陆老闷因为自己几句话就成了阶下囚,陆鸣还是充满了成就感。
  只要能让这个害死自己母亲的最大嫌疑人不痛快,就算达到目的,反正眼下凭着自己的力量也奈何不了他,让他在派出所关上一晚上也算是一种小小的报复。
  陆鸣坐在山顶上抽完了三支烟,也没有看见三小姐带着人马来兴师问罪,不禁感到纳闷,心想,凭着这小妖精的脾性,哪能忍得住一丁点委屈,该不会真的把宾馆后院的那辆推土机开来铲自己的房子吧。
  也奇怪了,眼看就要到中午了,不仅徐晓帆没有来看自己,就连周玉露也不露面,明知道自己昨天受了重伤,居然没一个人来慰问一下,难道自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妈的,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了工具,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关心自己,就连蒋竹君和周玉露的那点温情也显得假惺惺的,经不起一点考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意味着变脸。
  罢了罢了,只要再没人找自己麻烦,干脆就守着母亲的这栋老屋过一辈子算了,好歹还有几亩薄田,还有母亲辛辛苦苦种下的这一片杨梅。
  等到开春以后把门前的池塘再挖大一点,养养鸭,养养鸡,还可以在山上养一群羊,现在的羊肉都卖到三四十一斤了,也算是不错的买卖。
  等到所有的人都把自己遗忘之后,找个机会把财神给自己的钱拿出一部分,把新房子盖起来,然后去哪个村子说上一个媳妇,生几个小屁孩,在这里过世外桃源般的日子岂不是快活?
  可问题是,那些人能把自己忘掉吗?他们能让自己安安静静的过太平日子吗?
  哎,能怪谁呢,说来说去都怪自己心生贪念、寻求刺激,到头来小心脏却又无法承受过大的压力,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谁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情。
  陆鸣躺在山坡上胡思乱想,浑然不知时间的流淌,等他感觉到饥肠辘辘的时候,却发现太阳已经偏西了,扬言回来报复的三小姐却迟迟不见踪影,想起她湿漉漉的衬衫中那一抹动人的嫣红,不免让他感到一阵失望。
  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一路踩着自己孤单的影子回到了家里,找来一把大笤帚清理了一下满是稻草的战场。
  然后就拿起锄头来到了屋子后面的自留地,刨了十几分钟,让他刨出了七八个芋头,又在地里揪了一把小葱,回到厨房忙碌了一阵之后,一盘香喷喷的葱油山芋就出锅了。
  饱餐了一顿以后,陆鸣拿出一副重振家业的劲头,挽起袖子,开始清理整个房间。
  用扫帚扫掉蜘蛛网,用榔头钉好被三小姐砸的松掉的门板,清理掉母亲在世时在各个角落堆积起来的灰尘,又找来一叠旧报纸重新装饰了自己的卧室。
  等忙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发现,还是和三小姐吵架有意思,于是就有点提不起劲来,一头栽倒在床上,点上一支烟,满脑子都是三小姐神勇无比的倩影,以至于忽略了她是自己仇人女儿这一无法改变的事实。
  心里面还一边发着狠:老子再也不出门了,就待在家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会第一个找上门来。

  周玉露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终因舍弃不下年幼的儿子,在第三天早晨悠悠醒转过来。
  起初她还以为是在自家的床上,可头顶天花板上的灯以及那股医院特有的气味却是那么陌生,在潜意识中闪过无数画面之后,终于定格在了那个黑漆漆的雨夜、迎面冲过来的卡车以及轮胎发出的刺耳的尖啸。
  出车祸了。自己还活着。只是全身不能动,连脑袋都不能转动。
  不过,她终于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她是奉徐晓帆之命去陆家镇,至于去陆家镇干什么暂时还想不起来。
  护士马上把周玉露苏醒的消息告诉了医生,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医生翻开她的眼皮查看了一下。
  又让护士测过血压,于是他宣布,这个病人已经度过了生命最危险的时期,假以时日应该能够完全康复。
  门口坐着一个女丨警丨察,还有周玉露的母亲朱雅仙以及周玉露的丈夫和孩子。
  周玉露的母亲朱雅仙在听了医生的话之后,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虔诚地说道:“大慈大悲的菩萨啊……”
  旁边一个小男孩问道:“外婆,我妈妈好了吗?”
  朱雅仙抱着男孩说道:“好了,好了……过几天就可以带你回家了……”
  说着,冲医生问道:“我能不能进去看看?”
  医生瞥了一眼那个女丨警丨察说道:“你问问她。”
  女丨警丨察冲朱雅仙摆摆手,然后就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这时房间里只剩下一个女护士,她走过去关上病房的门,然后把嘴凑到周玉露的耳边小声道:“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有个人来看过你,他说如果你醒了让我转告一句话……”
  护士说完观察着周玉露的眼神,见她似乎听明白了,才继续低声道:“他说你应该什么都不想起来了,你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力……不过,肯定能慢慢恢复……他还说,你不用担心儿子,会有人照顾他的……”
  听了护士的话,周玉露脑子里闪过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闪过一个有点帅气又有点猥琐的男人,她终于什么都想起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徐晓帆和吴淼经过医生允许走进了病房。
  “玉露,你感觉怎么样?”徐晓帆凑到周玉露面前问道。
  周玉露两眼茫然地盯着徐晓帆注视了一阵,然后艰难地翕动着嘴唇,含混不清地问道:“你是……谁?”
  徐晓帆再朝着周玉露凑近一点,说道:“怎么?难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徐晓帆啊……”

  周玉露好像极力想认出面前的人来,可最终还是缓缓摇摇头,证明她压根就不认识。
  吴淼似乎还不甘心,也凑过去问道:“玉露……我是吴淼……你认识我吧?”
  周玉露仍然摇摇头。
  徐晓帆直起身来看了吴淼一眼,说道:“医生没说她失去记忆呀。”
  吴淼说道:“毕竟刚刚醒过来,很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