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7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家镇在城南,距离市中心本来也就十几公里,可周玉露所在的位置却是在城北半山别墅区,到陆家镇差不多二十七八公里路。
  所以,她生怕徐晓帆再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所以只好把车的速度开到极限,哪里还管它限速不限速。
  一边开车,她还一边拿出手机给陆鸣拨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却是关机,心里顿时一阵内疚,心想,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万一他要是有个好歹,他们母子岂不是都间接死在自己手上?

  这样一想,心里就像是有一把火炙烤着她,马上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这一次打通了。
  “玉露,深更半夜的……你这是在哪里?刚才你丈夫还打过电话过来,问你在不在陆家镇,说是你的手机一直关机……”
  周玉露哪里还顾得上管丈夫的电话,急忙问道:“妈,陆鸣是不是在宾馆被人打了?伤的重不重?”
  朱雅仙一愣,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也是刚从宾馆回来,派出所的人已经带着陆鸣走了……
  对了,我听三小姐说,这小子一口咬定老闷是幕后指使,真是莫名其妙,派出所的人已经传唤他了,三小姐气得要找他算账呢,玉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搞的老娘云里雾里的,都被你搞糊涂了……”
  “哎呀,你就别问这么多了……那你没有看见陆鸣?”周玉露问道。

  朱雅仙说道:“就看见他和丨警丨察一起离开宾馆……怎么了?”
  “他是自己走出去的?我的意思是……不是丨警丨察抬出去的?”周玉露问道。
  朱雅仙似乎明白女儿的意思了,哼了一声道:“这小子先前还躺在床上装死,走的时候可是活蹦乱跳的……还想赖我们宾馆呢……”
  周玉露松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
  正准备挂断电话,又听朱雅仙小声问道:“玉露,刚才你是不是在他那里,他究竟想让你干什么?说实话,自从那个女人死在宾馆之后,我这心就……”
  周玉露烦躁地说道:“哎呀,妈,你就别问这么多了,就快结束了……对了,我明天把儿子送你那里去,这几天比较忙……”
  话音刚落,周玉露透过雨刮器刮开的一小片玻璃,猛然看见前方弯道处一辆卡车疾驰而来,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占了对方的车道。

  顿时大吃一惊,扔掉了手机,双手抓住方向盘用力往左打,同时踩住刹车,车轮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轿车猛地横了过来,朝着前方呼啸着滑行过去。
  那辆卡车的司机似乎也发现了险情,立即减低了速度,可还是晚了几秒钟,周玉露的轿车车尾被卡车撞了一下,原本快速滑行的轿车顿时飞了起来,翻滚了两圈之后,一头栽倒在路边的一条沟里面。
  只听手机里还传来朱雅仙焦急的呼叫:“玉露……玉露……出什么事了……”
  那辆卡车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司机从驾驶室里面钻出来,匆匆跑到出事地点,只见轿车头下尾上翻倒在路边的沟里面。
  急忙下去想打开车门,可怎么也拉不动,从已经破碎的车窗可以看见女司机歪倒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马上拨打了报警电话,根据他的说法,出事地点距离市区十二公里,距离陆家镇十四公里。
  宋平也搞不清楚陆鸣和徐晓帆到底什么关系,还以为是为了李翠莲的案子想安抚他呢,于是就带着他去医院包扎了伤口,又带他去派出所做了笔录,这才派人把他送回了毛竹园。
  陆鸣受了一场惊吓,哪里还睡得着,只是躺在那里胡思乱想,最让他担心的是被抢走的蒋竹君那部手机,恨不得马上爬起来给她打电话。
  可仔细想想,却因为用那部专用手机给蒋竹君打电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自动拨出的,连蒋竹君手机的号码都没有记下来,一时束手无策,只好安慰自己:向蒋竹君这种人精怎么会上别人的当呢。

  随即又想起那几个袭击他的男人,心里面忍不住又一阵恐惧,想起他们知道自己家住在哪里,担心他们会不会再找上门来。
  毕竟那些账号是徐晓帆设的一个陷阱,如果他们的人被抓的话,没准会找自己报复,到时候压根就别指望徐晓帆的保护,那婆娘一心只顾破案立功,哪管自己的死活,没听说过钓鱼人会关心蚯蚓的感受。
  这么一想,他就爬起身来从厨房拿了一把切菜刀放在枕头下面,又检查了门窗是不是都关严,这才觉得安全一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大半夜之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幸运的是晚上倒也没有做噩梦,反倒是梦见了好几个美人,首先是蒋竹君跑来向他献媚,韩佳音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然后是周玉露哀哀凄凄的样子。
  最后竟然梦见了宾馆的三小姐,只是这小魔女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根本就不让他靠近,当他想伸手抓住她的时候,却传来一声声怒斥,随即就醒过来,果然听见外面好像有人在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陆鸣,你给我滚出来……”随即传来一阵擂鼓似的打门声。
  妈的, 真有美女上门?周玉露?不像。蒋竹君?更不可能,她压根不知道自己住哪儿。该不会是徐晓帆那婆娘找上门来了吧。
  陆鸣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三两下就套上衣服,走出卧室前还在镜子里照照自己的尊荣,没想到一夜之间脸上的浮肿好了许多。

  忍不住有点沮丧,心想,本来可以让徐晓帆这婆娘好好看看自己为她挂的彩,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要是知道她要来“慰问”自己,昨晚真不该去医院。
  “陆鸣……你这个混蛋,你到底开不开门……我可用斧子劈了啊……”外面的女人在门上又是一阵捶打,好像连脚都上了。
  妈的,不像是徐晓帆啊,她还不至于这么撒泼吧?难道老子欠了什么没人的账?
  陆鸣赶紧打开大门,担心再迟一点的话,这扇门可能真的会被踹烂。
  “哎吆,原来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真的咽气了呢,怎么?干了缺德事不敢见人啊……”
  陆鸣只觉得眼前一亮,只见怒气冲冲而又美艳不可方物的三小姐竟然俏生生地站在自家的门前,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家黑漆漆的堂屋忽然蓬荜生辉,以至于都来不及想她怎么会光临寒舍的。
  “啊……在睡觉……没听见……”陆鸣自惭形秽的赶紧扣好衣服扣子,站在门边竟有点手足无措。
  三小姐朝着堂屋瞄了一眼,哼了一声道:“你骗鬼呢,几点钟了,你还在睡觉?我问你……我家怎么得罪你了,刨你家祖坟了?你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地污蔑我爸……”
  陆鸣眯着眼睛瞥了一眼三小姐挺直的鼻尖,似乎明白她的来意了,心里不禁一乐,心想,看来陆老闷昨晚一直被关在派出所,现在都没有回去,否则,这小魔女也不会打上门来了。

  “我……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陆鸣嘴里嘀咕道,一瞥眼,忽然看见从自家屋子后面又转悠出来一个女孩,尽管没有三小姐光彩照人,却也生的明媚皓齿。
  细细一看,还有点面熟,好像就是昨天晚上回头耻笑自己的那个女孩,令人惊讶的是她手里竟然提着一把锄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